第1634章 要不……咱俩试试?

    第1634章  要不……咱俩试试?

    谢言已经不记得,多久没人跟他说过中秋快乐了。

    七岁那年。

    一夜之间,他所有的至亲都离开人世,他从小也受尽父母的宠爱,可父母去世之后,他就成了亲戚间的皮球,互相推诿,没人想照顾他。

    他理解。

    毕竟谁家里条件都不好,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过来,谁还愿意添个负担?

    后来。

    他去了姑姑家。

    姑姑家条件也不好,去了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想融入那个家,学习之余,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做家务。

    从那年开始,除了过年,他再也没过过任何节日,也再也没有人对他说过节日快乐这种话。

    “……”

    也许是今夜月色太好,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对上她明亮如星辰的眸光,谢言突然觉得喉间微微酸涩。

    他喝了杯啤酒,压住那涩意,笑着跟心肝说,“你也是,中秋快乐。”

    “同乐同乐。”心肝举杯跟他碰了一下,“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过中秋哎,为了这个美好的日子,来,走一个。”

    “……”

    谢言听着她豪迈的声音,又有些哭笑不得。

    他跟她碰了杯,两人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两人烧烤没吃多少,啤酒喝光了,心肝高兴,还要再叫,这次谢言制止了她,“已经喝了不少了,别喝了。”

    “这不是高兴嘛。”

    “高兴也不是这个喝法,今天太晚了。”

    “……”

    心肝砸吧砸吧嘴,似乎还没过瘾,但还是听劝的没有再要了,她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烤串,见状,谢言跟她说,“以后跟异性独处,尤其是这么晚的时候,不能喝太多。”

    “为什么?”

    “万一碰到心怀不轨的,会吃亏。”

    心肝趴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他,反问,“那你会让我吃亏吗?”

    “我?不会。”

    “那不就成了。”心肝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跟他解释说,“虽然我酒量很好,但是除非是家人,或者有家里人在身边,要不然我一般都不怎么喝酒的。”

    “嗯。”

    “谢言!”

    “嗯?”

    心肝双手捧着下巴,“今天有人陪你过节,高兴吗?”

    “高兴。”

    “我也高兴。嘿嘿。”心肝突然想起什么,把月饼礼盒捞起来,“过中秋节怎么能不吃月饼,来,一起吃点。”

    “好。”

    心肝拆开礼盒,从里面拿出两个月饼,自己拿了一个,给了谢言一个,她拆开外包装,像碰杯那样,跟谢言手里的月饼碰了一下,“干!”

    “好。”

    心肝一边吃一边看谢言的反应。

    这月饼是她精心挑选的,也是她最喜欢吃的月饼,比起普通月饼,这种月饼没有那种腻人的甜味,口感很好。她知道很多男的不喜欢吃甜食,特意带了这一种过来。

    看到谢言吃了一口,她问他,“好吃吗?”

    “好吃。”谢言确实不太喜欢吃月饼,不过她这个月饼确实挺好吃的,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咸蛋黄又沙又糯,咸味和甜味融合得很完美,“很好吃。”

    “嘿嘿,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什么?”

    “你以前没吃过蛋黄月饼,下意识地觉得蛋黄月饼不好吃,其实你只是没有尝试过。你看,有些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说不定试过之后就欲罢不能了,你说是不?”

    “……”

    这话暗示性十足,谢言想装作听不懂都难。

    他眼神有些复杂。

    心肝本来想徐徐图之,可也许是今天气氛太好,也许是谢言今天太勾人,她突然就冲动了一回,她舔舔嘴唇,有些紧张地问他,“谢言,你讨厌我吗?”

    谢言诚实地摇头。

    心肝一喜,紧接着说,“你看哈,你不讨厌我,我长得也还挺漂亮的,要不,你考虑考虑……咱俩试试?”

    “……”

    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收回来的余地了。

    心肝鼓起勇气继续说,“你之前在福利院说的那些问题我都考虑过了,我觉得……你做好事我是接受的,只是咱们不能把所有的家当都拿来做好事。天天开水泡饭吃,哪有营养?你现在年轻感觉不到,那以后呢?你要这么想,万一咱们身体折腾坏了,以后还怎么帮助别人,对吧。”

    “……”

    “虽然我不太理解,但是我会试着理解的。”心肝说,“世界上没有完全契合的两个人,尤其是刚认识的时候,有一个互相磨合的过程。暖暖说得对,我既然喜欢你的优点,就要包容你的缺点。咳……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些问题,我已经深思熟虑过了,而且我觉得那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试试呗。”

    “我……”

    “你先别说话,等我说完你再说,要不然等会儿我就不一定说得出口了。我跟你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萧心肝,今年二十三岁,身高168,我这人就两个爱好,美食和美人。你别误会,我对美人就是纯欣赏,不分男女,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我偶尔会在家里喝点小酒,没事儿的时候去做做美容,跟小姐妹一起去喝喝下午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谢言,“所以?”

    “所以,入股不亏哦。”说完想说的,心肝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她整个人都轻松很多,“我知道你是不婚主义,不婚不代表恋爱都不谈吧。不谈恋爱的人生跟条咸鱼有什么区别?你以后年纪大了回忆年轻时候的往事,发现感情这一栏是空白的,到时候该多遗憾啊。”

    “……”

    “所以啊,咱俩试试,就跟你手里的月饼一样,万一你试过之后发现爱我爱得死去活来无法自拔,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就打破不婚的想法,主动跟我求婚也不一定呢。”

    “……”

    谢言沉默了一会儿问她,“你这段时间突然接近我,不是为了跟我做朋友?”

    “谁要跟你做朋友啊,我要跟你做男女朋友!”

    谢言又沉默了片刻,半晌他才笑起来,“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啊……”

    “行不行你给个话呗。”

    “如果,我拒绝你呢?”

    “怕什么,拒绝了就继续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