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中秋快乐

    第1633章  中秋快乐

    “蛋黄月饼?”

    “嗯?”心肝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见他盯着月饼盒子,“你不喜欢啊?”

    “不是,就是没吃过。”

    心肝找到话题就跟他聊起来,“那你们以前过中秋都是吃什么月饼?”

    “小时候吃那种里面有红丝和绿丝的,后来就吃五仁的。再后来,上了大学之后基本就不过中秋节,也不吃月饼了。”

    心肝一愣,“为什么?”

    “忙啊。”

    “……”

    忙是借口,主要还是身边没人陪他过中秋吧。

    想着过年过节的时候,别人都是一家人热热闹闹的,他就一个人孤零零的要么在工作,要么在看书……心肝又有些心疼。

    “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话都冲到喉咙了,想到他多少年一个人过中秋,也没跟人吃过团圆饭,心肝硬是改成了,“没吃!”

    谢言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听到她这个点还没吃饭,颇有些意外,“还没吃?”

    “是啊。我妈去剧组拍戏,我爸跟着她一起去了,他们剧组忙起来根本顾不上过节。萧睿最近工作也忙,他不忙也想不到我,我弟媳妇家里没亲人了,他今天忙着跟我弟媳妇过节呢。人家小情侣腻腻歪歪的,我一个单身狗也不好当电灯泡。”

    “……”

    心肝垂下头,一下子就从御姐变成了小可怜,又演上了,她叹气说,“本来想去餐厅自己吃个晚饭的,结果今天中秋节,我平时去的几家餐厅全都满座了。我想着你也是一个人,就跑来跟你一起过节,谁知道你也吃过晚饭了。”

    说着,还眼神幽怨地看了谢言一眼。

    “……”

    谢言一个字也没信。

    他算是领教了心肝扯谎的本事,明明跟萧睿关系不错,非跟他说他们势如水火。

    说跟他一起过节。

    谁大晚上十一点一声招呼不打,跑过来找人过节的。

    再说了……

    他鼻子又不瞎。

    离这么近,他清晰地闻到她身上还没完全挥散的酒香味……谢言心中好笑,也没揭穿她,“那我带你去吃晚饭?”

    心肝眼睛蹭亮,“好啊,去哪儿?去你家吗?”

    “我家没什么吃的,我们小区门口有个烧烤摊,生意特别好,要不要尝尝?”

    “好啊。”

    虽然遗憾不能去他家,但能一起吃个晚饭也不错啊,这样也算一起过节了嘛。

    “走走走,吃烧烤,我最喜欢吃烧烤了。”

    “……”

    谢言下意识地扶住她,心肝本来想告诉谢言她已经能自己走路了,可想了想,她要拒绝了,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跟他亲密接触呢。

    心肝闭上嘴,心安理得地靠在他手臂上。

    两人很快到了烧烤摊。

    别说。

    生意真不错,中秋夜小摊上也坐满了人。

    看到谢言和心肝,摊主赶紧又支起一个小桌子,谢言问她,“想吃什么?”

    “金针菇,蘑菇,娃娃菜,羊肉串,再来个蒜蓉烤茄子……算了,茄子不要了。”

    “嗯?”

    “……”

    心肝干笑着没解释。

    蒜蓉茄子她还挺喜欢吃的,但是,吃完有一股蒜味,她还怎么跟他聊天啊。

    “我就要这些,其他的你看着点。”

    “好,等着。”

    “嗯嗯。”

    谢言去点串串,心肝就捧着下巴,一脸星星眼地看着他。

    以前就知道谢言长得好看,没想到穿上正装竟然这么好看,如果结婚的时候给他定制一套西装,他穿着该好看成什么样啊。

    心肝捂着胸口,感觉心跳又开始紊乱了。

    点完单,谢言拎了两瓶啤酒和一瓶可乐,烧烤摊的啤酒都是玻璃瓶装的,谢言把可乐推给她,自己开了一瓶啤酒。

    “你还喝酒啊?”

    “很少,今天过节凑个气氛。”

    “我陪你喝啊。”

    “你?”

    “别看不起人哈,我成年之后我爸妈就不管我了,那时候就开始偷偷喝酒了,不带吹牛皮的,我酒量还挺好的。”

    谢言挑眉,似乎有些惊讶,不过看她一身御姐气场,好像也不奇怪,他问她,“那你等会儿怎么回去?”

    她可以不回去呀!

    心肝怕这话说出来吓到谢言,清清嗓子说,“不是有代驾嘛,我来的时候就是让代驾开车送的。”

    谢言点点头,跟老板娘要了两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啤酒推给心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恰在此时,老板娘把烤好的蔬菜送来了,所有的蔬菜都去了签儿,放在一个不锈钢的盘子里,心肝用一次性筷子夹了个烤娃娃菜,别说,真挺好吃的。

    蔬菜入味了,也很清脆。

    她吃着菜就着啤酒,喝了两口之后,突然乐了。

    “笑什么?”

    “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两顿小烧烤,爽快呀!”心肝嘿嘿笑起来,“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中秋节,这么晚的时候单独跟人一边吃烧烤一边喝啤酒呢。就……还挺新奇挺有意思的。”

    她端起一次性杯子,豪气云天,“来,走一个。”

    “……”

    谢言默默地跟她碰了一杯,见她一口气把酒喝光,谢言有些不赞同,“你慢点喝,这样容易醉。”

    “不至于,对我来说啤酒的酒精度酒就跟开水一样,一点威胁都没有。”

    “……”

    她到底是多能喝。

    两人都吃过饭了,这会儿其实都不饿,但两人都觉得对方一个人过中秋特可怜,所以都打着陪对方的念头,所以两人吃得很慢,更多的时候在喝酒聊天。

    两瓶啤酒很快见了底,心肝跟老板娘又要了两瓶。

    谢言不放心,“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少喝点,万一喝醉了,回去的路上不安全。”

    “我千杯不醉。”

    “……”

    谢言叹口气,打算万一等会儿她真喝醉了,他就亲自把她送回去,他见心肝一杯接一杯,觉得她这喝法完全是借酒消愁。

    愁什么?

    一个人过节觉得自己太可怜了吧。

    谢言摇摇头,干脆由她去了。

    夜幕中。

    月如银盘。

    清清冷冷地落在身上,心肝仰着脑袋,“今天月色真美。”

    “嗯,很亮。”

    “谢言!”

    “嗯?”

    心肝突然转向他,她眼睛比月色还要明亮,笑着跟他说,“中秋快乐。”

    “……”

    谢言心里某根弦突然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