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包你满意

    第1628章  包你满意

    “……”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人跟他说别怕,还要保护他。

    而且还是个女孩子。

    谢言有些好笑。

    她哪看出他害怕了?

    “我……”

    “这个张扬,记吃不记打的混蛋,之前他骚扰我,被我揍了几次不长记性,后来萧睿出面,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他再也不敢纠缠我了。对了,那混蛋玩意儿最怕萧睿了,今天回家我跟萧睿说一声,让萧睿警告警告他。”

    谢言眉头一挑,“他怕萧睿?”

    “是啊,我大学在云大念的,他不是没考上吗,他爸要送他出国镀金他也不干,那段时间他天天守在云大门口堵我,还跑我学校见人就说我是他女朋友。丫的,老娘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他要真对我一往情深,那我烦归烦,也不会太让他难堪。偏偏他那时候就已经不学好了,身边女朋友天天换,我见过几次就没有重复的。丫的,一边跟人鬼混一边来追老娘,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

    心肝恶狠狠地说,“所以我逮到机会就揍他,但是他一点也不要脸,就死缠着我不放,后来有一次他堵我被萧睿发现了,嘿,也不知道萧睿跟他说了啥,从那之后他看到我跟见了鬼似的,再也不敢往我跟前凑了。”

    “……”

    谢言目光又是一闪,“你跟萧睿感情不错啊。”

    心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压根没发现谢言给她下套,想都不想就说,“那当然,我们俩是龙凤胎,感情比一般兄妹还要……”

    说着说着,她突然反应过来,她僵硬的扭头,正对上谢言似笑非笑的目光,“你们感情挺好的,嗯?”

    他尾音拉长,语气颇有些危险。

    “呃……小时候,那是小时候。”心肝连忙补救,“我们俩小时候关系还行,就是他进公司之后关系才慢慢变化的,咳,你也知道萧氏集团挺大一公司,面对金钱和利益,感情又算什么。”

    谢言不置可否,“是吗?”

    “是,是啊。”

    心肝有些心虚,也不知道谢言信了没有。

    恰在此时,用餐号喊到他们,心肝生怕谢言追问,迅速起身,拉着他就往餐厅里跑,“啊……到我们了,快进去吃饭,我等得都要饿死了。”

    “……”

    谢言深深看她一眼,触及到她略微慌乱的表情,他轻笑一声,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再追问,任由心肝拉着他一起进了餐厅。

    谢言让心肝点餐,心肝果断地点了两份蟹黄面。

    “要不要再添点儿别的?”

    “不用,这个面分量挺足的,足够咱俩吃了,现在不是讲究光盘行动吗,咱俩别浪费。”

    谢言知道心肝在帮他省钱。

    他有些无奈。

    估计是开水泡饭和他的老年机给心肝他一种非常贫困的错觉。其实他也不是顿顿开水泡饭,就刚好那天吃被她撞见了而已。

    他真没她想的那么可怜。

    他张张嘴想开口解释,对上她怜悯的目光又住了口。

    算了。

    解释了她也不信。

    谢言什么都没说,又默默地点了两份橙汁,刚把菜单还给服务员,就听到心肝肉疼的声音,“两杯橙汁加起来好几十块钱,去普通果茶店现榨的橙汁才十八块钱一杯,太贵了。”

    “没事儿,偶尔来一次,总不能太寒碜。”

    “……”

    好吧。

    心肝不说话了。

    面很快就送上来了,心肝怕谢言不知道怎么吃,又怕直接告诉他,会让他误会自己有优越感,所以,面刚上来,她就把各种佐料全都倒进面条,用筷子搅拌均匀。

    “慢点,不够吃再点。”

    “……”

    心肝嘴角一抽,默默地放缓了动作。心肝的心情到底因为张扬受了点儿影响,要不是请她吃饭,谢言也不能得罪张扬,心肝认真叮嘱他说,“如果谢言找你的麻烦,你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

    谢言好笑地点头,“好。”

    心肝还是不放心。

    张扬的性格她太了解了,那人就是一纨绔子弟,根本不跟人讲道理。他看不顺眼的,经常仗着家世好欺负对方,更别说谢言还踹了他,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

    心肝越想越不安。

    她跟谢言说,“你等我一下,我去个洗手间。”

    “一个人行吗?我让服务员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这里我来过好几次,熟悉得很,洗手间也没多远,我蹦跶两步就到了。”

    “……好。”

    心肝今天和谢言一起出门,没带轮椅也没带拐杖,她背着包包,真的支起一条腿,一蹦一蹦地去了洗手间。

    她努力蹦跶的背影还挺可爱,谢言没忍住笑了一下。

    ……

    卫生间门口。

    心肝拨通了萧睿的电话,萧睿有两个手机,一个是他的办公用的电话,另外一个是私人电话,办公用的电话基本上都是方伟拿着,私人用的他自己随身携带。

    知道他私人电话的人几乎都是他的至亲,只要有人给他打这个电话,不管他在干什么,都会接。

    果然。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有事?”

    “哥,你在干嘛呢?”

    “……”

    电话那端的萧睿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幻听了,两秒后他不确定地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哥!亲哥!”

    “……”

    自从心肝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姐姐之后,就再也没喊过他哥了。

    电话那端。

    萧睿抬起手示意会议暂停,他从会议室走出来,“无事献殷勤,说吧,有什么事儿要我帮忙。”

    “哥,你真是神通广大。”

    “有事说事,少拍马屁。”

    “是有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想让你帮忙。”

    “说。”

    心肝声音谄媚,“哥,要不你去拜访拜访张氏集团呗。”

    “张扬家?”萧睿面色一沉,“他又往你跟前凑了?”

    心肝趁机告状,“今天我和谢言出来吃饭,好巧不巧就碰到他了,这厮还跟以前一样,说话难听得要死,还想对我动手。要不是我腿上有伤,我非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谢言帮了我忙,但是张扬那货你也知道,我怕他记恨谢言找他麻烦,所以想让你跟他谈谈心。”

    “好处呢?”

    “……”

    心肝几乎是立马想到萧睿的软肋,“中秋后就是暖暖的生日了,到时候我送她个礼物,包你满意!”

    “成交!”

    “谢谢老弟!”

    “……”

    刚才还一口一个亲哥,现在又变老弟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呵!

    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