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4章 你本人也挺好看的

    第1624章  你本人也挺好看的

    那能一样吗!

    高原红是高原红,腮红是腮红,能!一!样!吗!

    “还有……”

    “还有什么?”

    “脸上一层一层又一层,真的不难受吗?”

    “……”

    心肝吸气,再次问他,“那么,请问你怎么评价我脸上的这个妆容?”

    “跟原本的你……不太像。”

    “那你觉得我是化了妆好看,还是不化妆好看?”

    谢言看着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你长得好看,化不化妆都好看。”

    “……”

    她信他个鬼!

    心肝觉得她一大早起来化妆,真的是白瞎了,碰到个不懂欣赏的人,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算了!

    吃饭!

    她打开谢言给她带的早饭,今天他确实没给她带甜粽子,给她带了一个蛋黄肉粽,估计是怕她不够吃,还另外给她买了一份灌汤包,外加一盒牛奶。

    她是真的饿了,飞快地把东西吃完。

    吃东西的时候,谢言一直盯着她看,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吧。”

    “哦!”谢言是真的好奇,“你嘴上涂了口红,吃东西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掉色,这是什么原理?”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口红雨衣。”

    “口红还有雨衣?”谢言一副长了见识的样子,“真神奇。”

    “……”

    呵呵呵。

    她觉得也挺神奇的。

    直男到这个地步,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迅速吃完早饭,心肝放弃轮椅,拄着拐杖就起来了,“我吃完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好!”

    毕竟是在女孩子家里,尤其是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谢言也有些不自在,听心肝要走,他立马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扶她。

    到了玄关,谢言换上自己的鞋子,心肝把拐杖竖在墙边,就去拿自己的鞋,她腰还没弯下去,谢言就问她,“要穿哪双,我帮你拿。”

    “白色帆布鞋。”

    “嗯!”

    其实她这身大红色裙子要配高跟鞋气场给更足,但是没办法,谁让她的腿不争气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选百搭的小白鞋了。

    谢言把鞋子放到她脚边,她扶着墙打算蹲下穿鞋,下一秒谢言就蹲在她脚边,自然而然地解开了鞋带,敞开了鞋舌,“脚。”

    “……”

    心肝都震惊了。

    是什么力量让他这么温柔体贴地给她穿鞋,是金钱的力量啊,

    老妈捐的那些钱,也忒管用了吧。

    她愣愣地伸出脚。

    谢言应该没做过这种事情,动作有些生涩,不过还是顺利地帮她把两只鞋子都穿好了,心肝低头,看他认真的侧颜,心里热乎乎的。

    丫的。

    长在她审美上就算了,还这么体贴,简直是成心来勾引她动凡心的。

    “好了!”

    一抬头,谢言就对上心肝笑眯眯的眼,他一愣,其实很多人都说他是直男,不解风情,他觉得这个词虽然有一丝丝贬义,但确实是在形容他,所以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同事们吐槽他审美也很直男。

    但是,以他直男的审美来看,心肝的长相也是非常漂亮的,尤其是她现在用一双笑吟吟的眼睛盯着他,微微上扬的眼尾像个小钩子,带着妩媚和风情,他突然就觉得,她这个妆容,就……还挺好看的。

    “呆子,傻看什么呢?”

    谢言实话实说,“你这个妆还挺好看。”

    “……”

    心肝扬眉,她突然凑近他,一只手撑在玄关柜上,把他整个人都壁咚在玄关柜上,两个人距离很近,心肝红唇微动,带着几分蛊惑,“就妆好看?我人不好看呀?”

    谢言觉得两个人距离太近了,近到已经突破了他内心的安全范围,所以,他压根没发现心肝在引诱他,他非常不解风情的推她的肩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诚实又认真地说,“你本人也挺好看的,真的。”

    心肝不满,“你推我干嘛?”

    “我们还不太熟,距离太近了有点奇怪。而且……”他看她一眼,后半句话硬是没说出来。

    心肝追问,“而且什么?”

    “我说了你估计要生气,还是别说了。”

    “说话只说一半的人最讨厌。”

    谢言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你身上喷了香水吧,就……味道还挺浓的,我闻着有点想打喷嚏。”

    “……”

    心肝心里骂了句脏话。

    丫的。

    她本来觉得萧睿这种母胎单身,性格阴晴不定,而且骚得一批,暖暖跟他在一起,简直就是白瞎了这么好的条件。

    可现在……

    她开始同情未来的自己了。

    心肝黑着脸退开两步,她没好气,“走了。”

    “你生气了?”

    “没有!”

    谢言叹气,“我就说我说了你肯定会生气。”

    心肝气乐了,“怪我咯?”

    谢言顿了一下,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头,于是求生欲再次上线,他摇摇头,“不,怪我。”

    “出门。”

    “嗯!”

    走出房门,心肝眼睛一转,问他,“会开车吗?”

    “有驾照,没怎么摸过车。”

    “有驾照就是会!”

    心肝拉着他上电梯,按了负一楼,跟他一起来到地下车库,地下车库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谢言吸口气,看得目不转睛。

    男人对车有种天生的热爱。

    谢言也不例外。

    他看着车库里这些豪车,连脚步都放缓了,心肝挑眉,有些惊讶,“你也喜欢车啊。”

    “还好。”

    什么还好,眼珠子都挪不开了好吗。

    心肝好笑,她拉着谢言来到一辆奔驰大G旁边,从包包里掏出车钥匙解锁,谢言有点呆愣,“这是你的车?”

    “对啊。”

    “你上次在医院门口,开的不是这辆吧。”

    心肝知道他说的是她上次在医院出车祸的时候,她靠在车身上,“那辆车送去维修了,还没拿回来。这是我另一辆车。”

    心肝把车钥匙丢给他,“上车。”

    “……”

    摸着车钥匙,谢言理智瞬间回笼,“我拿了驾照之后很少开车上路,万一擦了碰了怎么办,要不我们还是打车出去吧。”

    心肝撩着卷发,十分霸气,“尽管开,擦了碰了算我的,老娘就是车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