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完全没有求生欲

    第1623章  完全没有求生欲

    次日。

    心肝六点多就起来了,起床之后,她洗了个澡,又用卷发棒卷了个头发,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又换了身大红色的连衣裙。

    昨天她纠结半天今天出门要穿成什么风格。

    最后。

    她还是选了自己的风格。

    她喷了个香水,看着镜子里妩媚动人的自己,笑着给自己涂上大红色的口红。

    收拾完毕已经八点多了。

    穿着裙子坐轮椅不方便,心肝干脆放弃轮椅,拄了个拐杖。

    “唉!”

    这拐杖真的很影响美观啊。

    想想看。

    她这么精致漂亮,御姐范十足,结果……竟然拄着一个非常拉低她气质和气场的拐杖,真的low啊。

    她有些后悔。

    小星星说得对,教训渣男她上手就行了,干嘛非要用腿呢,现在好了,又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好了。

    “唉!”

    她没吃早饭,坐在沙发上等了半天,都到九点了,谢言竟然还没给她打电话。

    他不会忘记今天要请她吃饭吧?

    心肝是个主动的人,所以,当即就把电话打过去了,谢言那边很快接通,“喂?”

    “是我。”

    “我知道,有备注。”

    心肝把拐杖扔在一边,靠在沙发上,“还说要请我吃饭,我都等半天了,还没等到你电话,我要不主动给你打电话,你该不会把这顿饭赖掉了吧。”

    “……”

    谢言沉默片刻,半晌才说,“现在才九点,吃午饭……会不会太早了?”

    “我早饭都没吃呢。”

    “你等着。”

    “啊?”

    “我去给你送。”

    喔嚯!

    开窍了?

    刚这样想,就听到谢言说,“你的腿还没好,我过去接你吧。”

    心肝震惊,她脱口而出,“你今天怎么这么上道?”

    话一出口心肝就后悔了,她这话让人家怎么接?她清清嗓子,立马说,“行啊,那你来接我,我家的位置你还记得吧?”

    “金光灿灿的香溢紫郡,想忘都难。”谢言笑了一下,又问她,“早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随便。”

    “真随便?”

    “呃,甜粽子就算了。”

    谢言又笑起来,“好,我知道了,二十分钟后到。”

    “这么快?”

    “我已经在路上了。”

    他的宿舍在康华医院旁边,距离市中心开车最少都要四十分钟,也就是说,他老早就出门来找她了!

    虽然知道他这么体贴周到是因为福利院的事儿,可心肝还是高兴,她爽快地应了一声,“行,那我在家等你。”

    “嗯!”

    挂断电话,心肝往门卫那里打了通电话,让门卫不要拦着谢言,然后就翘着完好的那条腿,哼着歌儿等谢言。

    二十分钟后。

    门铃声准时响起。

    心肝从可视门铃里看到是谢言,立马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口出现的谢言,她挑眉,“不多不少,刚刚好二十分钟。”

    “我算上了买早餐的时间。”

    心肝对他竖起大拇指,“快进来吧。”

    好巧不巧。

    就在此时,对面的房门再次开启,萧睿和安暖暖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门口的谢言,萧睿和安暖暖对视一眼。

    萧睿开口,“你……”

    这该死的巧合啊。

    心肝心慌慌,在萧睿开口之前截断他的话,“啊……暖暖你昨天晚上没回家啊?哈,哈哈,你们这是要出门去上班吗?都九点多了,要迟到了呢。”

    “……”

    心肝推着轮椅上前,绕过谢言之后,她疯狂对安暖暖使眼色,安暖暖把满心的疑惑压下去,顺着她的话说,“呃,昨天吃完晚饭之后太晚了,就没走。我们是要去上班了。”

    “那你们赶紧先走吧。”

    安暖暖注意到谢言手里的早餐,她对心肝一阵挤眉弄眼,然后拉着萧睿离开了现场。

    期间。

    萧睿一直面无表情,保持高冷。

    等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心肝才松口气,她催促谢言,“赶紧进去吧,我昨天晚上都没吃饭,现在快要饿死了。”

    刚才安暖暖还说昨天吃晚饭太晚,显然,她是在萧睿家吃的晚饭。

    萧睿……

    他竟然再一次没给自己的亲姐姐留饭。

    谢言看看坐着轮椅上的心肝,脸色有些不好看,他跟着心肝换鞋进门,“你跟安小姐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心肝能污蔑萧睿,却不想让谢言对安暖暖印象变差,如实说,“暖暖性格可好了,跟我关系也很好。不过你也看到了,萧睿性格太差了,天天绷着脸跟别人都欠他钱似的,他霸道惯了,暖暖在他身边也没什么话语权。唉!”

    谢言想了想,“可惜了。”

    “啊?”

    可惜安小姐性格这么好,竟然跟萧睿成了男女朋友,萧睿对自己的手足都这么刻薄,对她能保持多久的新鲜感?

    谢言深深为安暖暖的未来担忧。

    不过这话不能当着心肝说,毕竟萧睿是她亲弟弟,她作为家人能说,他作为外人,就不好说了,他摇摇头,“没什么。”

    “哦,进来吧。”

    “嗯!”

    谢言把早饭放到茶几上,“你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出发。”

    “……”

    心肝有些心塞。

    她扶着沙发从轮椅上站起来,单脚在谢言面前跳来跳去,谢言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心肝暗暗咬紧了后槽牙。

    她对这个直男彻底无语了,指望他自己发现是不可能了,她在谢言面前站定,撩撩自己的长发,直截了当的询问,“你看我,今天漂亮吗?”

    “……”

    谢言这才注意到今天心肝盛装打扮,连头发丝都透着精致。

    他点头,“好看。”

    屁!

    他明明连眉毛梢都没动一下,分明就是在敷衍她!

    心肝气个半死,“你说实话!”

    “你真要听?”

    这话一出口,心肝就知道他接下来没有什么好话,但她还是好奇他到底能直男到什么地步,她闭上眼,“你说!”

    谢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这里……是涂了东西吗?乌漆嘛黑的,好像被打翻的颜料。”

    “……”

    谢言完全没有求生欲,继续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你问。”

    “你们女生……脸颊上原本就有两酡红,为什么要擦一层白白的粉之后,还要在脸上打腮红。”在心肝迫人的视线下,谢言声音越来越低,“你们这样,不是多此一举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