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1章 脸是什么东西

    第1621章  脸是什么东西

    “……”

    这是什么恶趣味!

    安暖暖脸上一阵发烫,她嫌弃地远离他,萧睿像是猜到她的意图,她刚动,就被他用手捞了回来,固定在他腿上。

    “往哪儿跑!”

    “……”

    这段时间安暖暖上班,为了显得成熟一点,她基本都穿职业套装,白衬衫,一步裙,衬衫外套一件黑色的西装。

    从外面回来之后,她觉得有点热,就脱掉了外套。

    此时。

    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她觉得萧睿卡着她腰部的手分外灼热,她耳根子有些泛红,不自在地动了动,“松手。”

    “不松,除非……你叫一声。”

    叫什么?

    爸爸?

    安暖暖耳根子更红了,她推他一把,“你……能不能要点脸啊?”

    “脸是什么东西,那玩意儿能吃还是能喝。”

    “……”

    “乖宝,叫句听听。”

    “不要!”

    “就一句。”

    “不!”

    太羞耻了!

    她根本叫不出来!

    “那……换个称呼,叫句哥哥总行了吧?”

    “……”

    这也羞耻。

    安暖暖觉得脸上的温度能煮鸡蛋了,她摇头,“不干。”

    她在某些事情上怂得像牙膏,他不挤,她就不出来,萧睿卡住她的腰,保持着这个姿势靠在沙发上,“行,不叫今天你就别回家了,我还挺喜欢这个姿势的。”

    什么意思。

    她不叫,他还不放她走了?

    安暖暖动了动,萧睿的手像铁钳子一样,她根本挣不开,安暖暖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松手啊,我还要回家补觉呢。”

    “啧,宝儿,你是在暗示我带你回房睡觉吗?”

    “……”

    她暗示个鬼!

    她这两天基本就没有睡觉,跑了几个原材料工厂,基本不是在工厂,就是在去工厂的路上,两天下来,也就在车上的时候能睡一会儿。

    这两天她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估计都不到三个小时。

    今天接到许谦电话的时候她刚从工厂到公司,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就匆匆赶到酒吧,这会儿人一放松,她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她拍他的手,“赶紧松开,我要回家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

    萧睿不为所动。

    似乎她不喊句哥哥,他真不打算松手一样。

    “萧睿!”

    “听不到!”

    “……”

    安暖暖没办法,红着脸凑到他耳边,极低极低地喊了一声,“好哥哥,快松手呀。”

    “……”

    她拉长了声音,声音娇媚中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呼吸间喷洒的热气在耳边浮动,萧睿瞬间绷紧了身体。

    他无声地骂了句脏话,不但没松手,反而卡得更紧了。

    “萧睿,你说话不算数。”

    “擦!安暖暖,你简直是老天爷派来折磨我的。”萧睿气血翻涌,他也没打算忍,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低头,狠狠地吻她。

    “……”

    这个吻带着野兽般的凶狠,又带着几分原始的欲望,持续的时间很长,直到安暖暖缺氧地捶打他的后背,萧睿才抵着她的额头松开她。

    安暖暖浑身发软,大口大口地喘气,萧睿也没好到哪儿去,他额头沁出一层薄汗,呼吸像野兽一样,又粗又重。

    周边的空气几乎灼烧起来。

    他摩擦着她鲜红的嘴唇,眼神越发幽暗,一开口,声音暗哑,“宝儿……”

    安暖暖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欲火,她头皮发麻,有些害怕地吞了口口水,控诉他,“你说我叫了就松手的。”

    “我又不是第一次说话不算数。”

    “……”

    您说话不算数还有理了啊。

    安暖暖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瞪大眼看着他,萧睿低笑一声,安暖暖咬牙,别过头不理他了。

    “生气了?”

    “哼!”

    “也不能怪我吧。”萧睿搂着她的腰,“大晚上的,你穿成这样,我又不是柳下惠,没有坐怀不乱的本事。再说了,你还软软的叫我好哥哥,你那声音跟勾引我有什么区别!”

    “……”

    安暖暖简直疯了。

    她就没见过这么颠倒黑白的人。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打扮,“我穿成什么样了?我这就是最普通的工作服好吗,我那样叫你……还不是你要求的!”

    “谁把工作服设计成这样的。前凸后翘,这曲线也太明显了。”今天看到她的第一秒,萧睿就注意到她的穿着,也暗暗地生了一肚子闷气了,他霸道地说,“穿什么一步裙,就你这个穿着打扮,跟别人谈生意不吃亏才怪了。等会儿我让方伟送几条干练点的西装裤过来。工作的时候,裤子穿着比裙子方便。”

    安暖暖没反对。

    第一天上班穿这个衣服,她就觉得不方便,但是这两天太忙了,她又没有时间去买,就凑合着穿了。

    安暖暖有些困,靠在萧睿的肩膀上,萧睿松开她的腰,改扶住她的肩膀,“投怀送抱?”

    “饿了。”

    萧睿手一顿,他看着她,嗓音暗哑,“我也饿。”

    “……”

    安暖暖很迟钝,但萧睿表现得实在是太明显了,她想不明白都难,她磨牙说,“我说的是肚子饿,你能不能用漂白剂把脑袋里带颜色的思想漂一下。”

    萧睿笑着挑眉,“我说的也是肚子饿,你想到哪儿去了?”

    屁!

    她用脑袋保证,他刚才指的肯定不是肚子饿。

    安暖暖懒得跟他争辩,拍开他的手,这次萧睿很快松手,安暖暖站起来,从沙发上抓起她的外套,“我回去了。”

    “不是饿了?一起吃饭!”

    “不了,我从香溢紫郡走回去,路上有卖吃的,随便吃点就行了,你自己叫外卖吃吧。”

    萧睿拦住她的路,霸道地抓住她的手腕,“一起吃。”

    “我……”

    “我已经一个人单独吃了五顿饭了。”

    “……”

    安暖暖有些心虚。

    毕竟搬走的时候她信誓旦旦地跟萧睿保证,说他们俩的小区距离多么多么近,想见面想一起吃饭多么多么容易。

    结果。

    从她搬走到现在,今天要不是因为许谦,他们还见不上面,更别提一起吃饭了。

    心一软。

    到底还是留下了。

    安暖暖拿出手机正打算叫外卖,就看到萧睿缓步走进厨房,他自然而然地系上围裙,打开冰箱拿出了食材。

    “……”

    安暖暖愣了一下,她鬼使神差地跟上他,也来到厨房。

    “不用进来,出去等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