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喊句爸爸听听

    第1620章  喊句爸爸听听

    “这么怕我误会啊。”

    “……”

    听他这话,大概率是没误会,安暖暖放松下来,从他怀中抬头,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有个醋坛子男朋友,我能有什么办法。”

    萧睿心情很愉悦。

    他捧住她的脸,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今天表现不错,这是奖励!”

    “……”

    安暖暖故作嫌弃地推开他,她熟门熟路地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两瓶冰水,一瓶递给萧睿,自己拧开另一瓶,她问他,“许谦真没事吧?”

    “没事,就是工作不顺心,喝点酒排解排解。”

    “那就好。”

    萧睿把她的冰水夺掉,给她倒了杯温水,“马上就中秋了,还喝什么冰水,喝温的。”

    “……”

    安暖暖默默地把温水接过来,小口喝了两口。

    看着她,萧睿又有些不爽,“我工作也不顺,你怎么不安慰安慰我?”

    “……”

    说他是醋坛子都委屈醋坛子了。

    安暖暖翻个白眼,“我信你个鬼,在云城,还有人敢给你工作使绊子?开什么玩笑!”

    一句话就取悦了萧睿,他勾住她的腰,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你对自己男人的能力认知得非常清晰!”

    “……”

    自恋狂!

    客厅里灯光明亮,离得近了,萧睿才发现她脸色不好,他皱眉摸她的下眼睑,“两天不见,怎么还长熊猫眼了?”

    安暖暖刚要回答,就听到他挑眉又问,“你老实说,是不是没有我在身边睡不着?”

    “……”

    骚!

    以前在公司的时候,这人还是闷骚,现在突然转明骚了,安暖暖有些受不了,从他大腿上挪下来,跟他拉开距离,“你这话说的,我就不能有个正经事儿做做,长黑眼圈就不能是工作太忙?”

    “工作不顺?”

    “有点!”

    提起工作,安暖暖头皮有些发麻,隔行如隔山,尽管她之前查了很多关于装修的资料,但是等她真的接手公司了,发现还是很难。

    尤其是。

    她还想把公司发扬光大。

    这样就很辛苦了,她要搞清楚装修从开始到结束每一样工作流程,他们是大公司,每个原材料的采购都有固定的工厂,这两天她把所有的原材料工厂都跑了一遍,但是结果不如意。对方公司仗着她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说一大堆专业术语糊弄她。

    萧睿经商多年,安暖暖跟他说工作上的事情,希望他能给她点儿建议,“安大庆接手公司之后,公司被他搞得乌烟瘴气,而且没有主题。我觉得一个品牌要想被大家记住,一定要有自己的优势,这些年大家都很注重环保,所以我打算把公司改革一下,打环保的旗号,并且把环保做到极致。”

    “……”

    萧睿挑眉,“很多装修公司都在打环保的旗号。”

    “所以我说要做到极致,要比别人的都好才行。”

    “有想法?”

    “有一丢丢。”在萧睿面前,安暖暖还是很低调的,她轻声说,“装修就少不了板材,国内的板材市场鱼龙混杂,想钻空子的人太多了,但是如果选进口的,成本几乎是成倍上涨,所以,我打算做自己品牌的橱柜。从选材到生产,全都自己来,尽量把甲醛控制到最低!”

    “想法不错。”萧睿提出最关键的问题,“但是,要开工厂,要生产板材耗时耗力,而且耗钱,据我所知,你们公司的流动资金不足以支撑。”

    “是啊!”安暖暖吸气,“所以,我打算破釜沉舟了。”

    “哦?”

    “之前在安大庆保险箱里不是拿了不少东西吗,我打算都给卖了,家里还有几个门面,还有安大庆之前送给安一鸣在郊区的那套别墅也收回来了,我打算全卖了,再加上我之前卖别墅剩下的钱,应该就有个差不多了。我先试试水,能行就扩大规模,不行就再说。”

    “……”

    安暖暖心里也没底,“云城这些年开发得差不多了,所以,我打算把工厂开在临近的省市,最好是二三四线城市,能节约一些成本,交通运输也要方便。”

    “……”

    她从香溢紫郡搬出去之后,他们俩就一直没见过面,每次打电话,她基本也是在忙,萧睿知道,她刚开始接管公司,忙也很正常,他理解。

    可……

    现在她竟然要去外地开工厂?

    那岂不是说,她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外地?

    在同一个城市见面都难,她真去了外地,两个人碰面的机会就更少了,萧睿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萧睿,萧睿?”

    “嗯?”

    安暖暖喝口水润润喉,“你觉得我想法怎么样?”

    “工厂你打算现在开?”

    “现在肯定不行啊,我就是跟你说一下我的打算。”安暖暖说,“安大庆之前接了一笔活,在云城郊区,量还不小。我听公司的人说,因为公司不景气,安大庆打算这批活好好做,给公司拉点口碑回来,安大庆进看守所之后,这些活就暂停了,我打算先把这批活做好了,然后再考虑别的。”

    “嗯!”

    这件事萧睿知道。

    是郊区开发的一个精装房小区,小区很小,只有六栋房子,安大庆承包了这六栋房子的装修,这是个相当大的大工程。

    房子交付在明年五月,也就是说,她最起码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待在云城。

    萧睿暂时把心放到肚子里。

    他给安暖暖提了几个实质性的建议,安暖暖默默记下来,听得非常认真。

    看她跟个认真的小学生一样,萧睿好笑,他及时收了话题,对上她不满幽怨的眼神,他摸摸她的脑袋,“差不多就行了啊,偷师也要有个度。”

    “……”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古人诚不欺我。”

    “小气鬼!”

    “……”

    “古人还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当人家师父就跟当爸爸一样,要倾囊相授的。”

    “……”

    萧睿心里突然涌起一股热流。

    “那也没听你喊我爸爸啊。”他两根手指头抬起她的下巴,嗓音暗哑,“叫句爸爸命都给你,乖宝儿,来喊句爸爸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