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再也不属于他了

    第1619章  再也不属于他了

    萧睿送许谦上楼。

    他还想帮他洗漱,被许谦拒绝了,“我就是有点晕,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一个人可以的,你早点回去吧。”

    “真行?”

    “要不我给你表演个花式洗澡?”

    萧睿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一遍,似笑非笑,“我对看男人洗澡不感兴趣。”

    “……”

    许谦摆摆手,“回去吧,跟心肝和暖暖说一声,免得她们担心。”

    “行,那我走了!”

    “嗯。”

    萧睿离开了房子,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许谦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他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突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他仰靠在沙发上,一只手臂挡在眼睛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下手臂,起身。

    许谦的房子距离香溢紫郡并不远,很普通的三室一厅。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厨房的冰箱里又拿出几瓶啤酒,打开放在茶几上,堆得满满的,然后,他坐在沙发上,一瓶接一瓶地喝了起来。

    “叮——”

    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下,他目光涣散的打开微信,是萧睿发来的信息,告诉他,他已经到家,让他早点休息。

    许谦没有回复。

    他按了返回页面,看到手机屏幕上笑容灿烂的女孩,喉咙突然一阵哽咽。

    照片上是安暖暖。

    是他偷拍的。

    那是她在奶茶店兼职的时候,他远远看着,趁机偷拍的。

    许谦抚摸着屏幕上的脸。

    他和暖暖都不喜欢拍照,所以,分手后他才发现,他们两个在一起两年,竟然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暖暖!暖暖……”

    他又想起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暖暖一直以为她们俩初次见面是下着大雨那天,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牌。

    其实不是。

    他早就见过她了。

    她刚入学就被评为校花,在学校里很有名,但她自己不知道。第一次见她,是新生入学那天,她是带着行李新入校园的学妹,他是迎新的学长。

    远远的,他看到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推着行李箱远远走来,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她黑发扎成高高的马尾,随着她走动轻轻颤动,她明眸皓齿,笑容浅浅,九月的阳光跟她相比都黯然失色。

    身边跟他一起迎新的男同学看到她,纷纷起哄,声音有些大,她听到动静,下意识地侧首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一刻。

    他明显感觉自己心跳慢了一拍。

    但她没有注意到他,轻轻一瞥之后就收回了目光,身边有男同学鼓着勇气去帮忙,她拖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拒绝了学长们帮她拎箱子的好意,问了宿舍楼的方向之后,一个人推着行李箱离开了。

    他看着她穿过校园的小路,消失在视线中。

    后来。

    他知道她是护理系的新生。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观察接近她,他无数次跟她擦肩而过,她却从来没有注意过他,她总是步伐匆匆,好像是在跟时间赛跑,忙着上课,忙着打工,她似乎有些孤僻,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她也不太关心周围的事情,也鲜少参加学校的公开活动。

    身边所有人给她的评价就两个字。

    高冷。

    直到大二下学期,她才有所改变。

    她似乎活泼开朗了一些,出行不再是一个人,经常跟她宿舍里的几个女生同进同出,笑容也多了很多。

    他觉得时机到了。

    他知道她打工的地方,知道她每天大概几点出门,几点回学校,那天突然下了大雨,他带着伞去了学校门口,果然看到她躲在公交站牌下躲雨。

    风很大。

    雨也大。

    大风卷着瓢泼大雨,尽管躲在公交站牌下,她还是淋湿了,样子有些狼狈,周围偶尔也有同校的同学,可她似乎没有跟人求助的打算,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孤零零的。

    他看着她瘦削的肩膀,突然有些心疼。

    他下定决心,撑着伞出现在她面前。

    “……”

    从回忆中回神,许谦又灌了一瓶啤酒,苦涩的感觉在喉咙里蔓延,神智却依旧是清醒的。他知道,他和暖暖的关系到今天这一步,他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他再勇敢一点,再坚定一点,知道她家里的情况之后坚定地陪在她的身边,也许事情的结果就不是这样了。

    可……

    他是爸爸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孤儿。

    在爸爸领养他之前,他已经被辗转领养了好几次,每次进一个新家,他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养父母不喜欢他,可因为种种原因,养父母最终还是把他送回了福利院,直到爸爸许易的出现。

    爸爸对他很好,可童年的创伤依旧让他自卑胆怯。

    所以。

    在得知暖暖家里的情况,明知道她缺钱,他也不敢跟爸爸开口借钱。

    他只能等。

    等自己变得强大了,再去帮她。

    可……

    他忘了,时间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包括他们的感情。

    他不怪暖暖。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他没有站在她身边,是哥在她身边帮她,萧睿是天之骄子,他处处都很强大,朝夕相处,暖暖会喜欢他,简直再自然不过。

    眼眶发热,他强忍着酸涩,打开手机相册,颤抖着指尖,永久性地删除了她的照片。

    他没有喝醉。

    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清醒地知道……从今往后,那个女孩,再也不属于他了。

    ……

    香溢紫郡。

    听到房门有动静,安暖暖和心肝同时看过去,大门打开,萧睿在玄关换了鞋子走进来,安暖暖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么快?”

    “阿谦住得不远。”

    “……哦!”安暖暖有一堆问题想问,最后又吞回肚子里,最后只问了一个问题,“许谦没事吧?”

    “没事,喝多了,没到醉的程度。”

    那就好!

    安暖暖和心肝都放了心。

    心肝明天还有约,跟两人说了一声,就推着轮椅回隔壁了,偌大的客厅顿时只剩下萧睿和安暖暖两人。

    安暖暖怕他误会,想把事情的经过再跟他说一遍。

    结果。

    她刚张嘴,就被萧睿抱了个满怀。

    “……”

    安暖暖有点懵。

    下一刻。

    她感觉他胸腔震动,从喉间逸出一声愉悦的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