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第1618章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萧睿大步走进来。

    安暖暖一愣,“你怎么来了?”

    “我叫的。”心肝从萧睿身后探出脑袋,推着轮椅过来,笑眯眯地说,“阿谦喝醉了,我想着我们俩也弄不动他,就去了公司一趟,刚好萧睿从会议室回来,我跟他说了情况,他就跟我一起来了。”

    说话间,萧睿已经走到两人身边。

    他扶住许谦的那一刻,安暖暖就松开了手。

    在萧睿和心肝出现的那一秒,许谦就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了,他低头,自嘲地笑笑,“颓废一次,还被你们给围观了。”

    安暖暖看了眼萧睿,他神色自然看不出什么情绪,她轻声说,“不丢脸,我最近也刚接手家里的公司,新进入一个领域确实挺难的,我家还只是个小小的装修公司,你们家公司肯定更麻烦,压力大也很正常。”

    顿了顿,她又说,“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一番话看似在安慰许谦,实际上是担心萧睿误会,跟他解释了一通,萧睿和心肝都听出来了,许谦也不傻,自然也听出来了。

    他苦笑一声,没说话。

    萧睿扶着他,“能走吗?”

    “晕!”

    萧睿看了眼包间里扔的到处都是的啤酒瓶,骂道,“该!明知道自己的酒量还喝这么多。”

    他手上用力,把许谦扶起来,许谦喝得不少,还杂,脑袋还有一丝清醒,但身体是真的不受控制了,刚站起来,他就感觉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浑身都在飘的感觉。

    他晃了两下,萧睿赶紧扶紧,“我送你回家。”

    许谦没反对,“麻烦你了。”

    “我是你哥,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

    许谦晕的厉害,没有再说话。

    萧睿扶着许谦走出包间,许谦身高和萧睿差不多,醉酒状态下,他走得摇摇晃晃,看得人心惊胆战,安暖暖伸手想扶,怕萧睿误会,硬是没敢上手。

    还是萧睿开口,“暖暖你扶着另一边。”

    “我?”

    “有问题?”

    “没!”

    她扶住许谦另一只手臂,跟两人一起出了酒吧。萧睿的车就停在酒吧门口,看到几人出来,驾驶座上的方伟赶紧下来帮忙。

    安暖暖顺势松了手。

    萧睿没把许谦扶上车,他伸手叫了辆出租车,扶着许谦坐到后座,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他跟几人说,“我送阿谦回去就行,时间不早了,你们俩打车不安全,方伟你送她们俩回香溢紫郡。”

    “好!”

    安暖暖问他,“你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吧。”萧睿神色如常,甚至还对她笑了笑,“你先回香溢紫郡等我,我很快回来。”

    “……好。”

    ……

    关上车门。

    报了地址之后,出租车稳稳地在马路上行驶。

    两人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车子里只有司机播放广播的声音。车窗开着,临近中秋,夜风微凉,吹着风,许谦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怕萧睿误会,主动解释,嘴里还是之前那套说辞,“我喝醉了,不小心打了暖暖的电话,后来睡着了,工作人员就给她打了电话。”

    萧睿定定的看着他,许谦顿了顿,后面那些话就说不出来了。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你是工作不顺心才喝这么多?”

    “……”

    许谦沉默。

    “你接手公司不是一天两天了,压力最大的那一阵都挺过来了,现在你跟我说是工作不顺才这么喝……阿谦,我不是傻子。”

    “……”

    许谦苦笑,他靠在后背上,“好吧,就知道瞒不过你。”

    “心里难受?”

    “嗯!”

    “还走不出来?”

    “……”

    这话许谦没法忍,他看了萧睿一眼,硬气地反击,“你失个恋试试就知道了。”

    “快了。”

    许谦绷直身体,诧异地看他,“你什么意思?”

    “等我结婚,女朋友变成太太,自然就失恋了。”

    “……”

    许谦没忍住,骂了句脏话,“你知不知道说这话特别欠揍……你能不能顾及一下失恋的人的感受?”

    “不能!”

    “……”

    许谦被他气到,咬紧后槽牙,不理他了,片刻之后,到底还是担心他误会,跟他开口解释,“喝酒原因是骗你的,但我真没故意给她打电话。那会儿我睡着了,是服务员用我的指纹解锁,然后打给暖暖的。”

    “我知道!”

    “……”

    萧睿轻笑,“安暖暖要没男朋友,说不定你还能打这个电话,既然她已经脱单,你就不可能故意打这个电话,尤其是……她男朋友还是我。”

    说着,他笑起来,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许谦看不惯他这么嚣张的样子,嘴角一抽,默默地别开了眼睛。

    “装!”

    “……”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得意着呢,是吧?”许谦闭着眼,狠吸一口气,“碰到这种事,暖暖直接给我姐打了电话,就是怕你误会。”

    “错了!”

    “嗯?”

    “她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当时我在开会,手机关机,所以她才打给心肝。”

    “……”

    许谦吸口凉气,觉得那凉气好像进了五脏六腑,心肝脾胃都跟着凉了下来。

    暖暖……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样过。

    不怪他暗戳戳地嘚瑟。

    许谦彻底不想跟他说话了。

    反正他已经解释清楚,他不会误会暖暖就行。

    车子继续行驶。

    快到许谦住的小区的时候,萧睿才再次开口,“阿谦。”

    “说!”

    “今天的事儿是个意外,但是,你也通过这个事情看到暖暖的态度了,所以,我希望,以后这种意外不要再发生了,你明白吗?”

    “……”

    许谦觉得心脏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他脸上的潮红飞快褪下,一张脸变得惨白一片。萧睿有些不忍心,但话还是要说,“暖暖,她成为你大嫂只是时间问题。”

    “……”

    许谦揉揉脸,苦笑说,“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所以才不让她们俩一起来的吧。”

    “是!”

    “我知道了。”

    许谦闭上眼,默默补充,“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