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又做梦了

    第1617章  又做梦了

    她想半天也想不出来。

    她清清嗓子,“等我想出来再告诉你。”

    谢言脾气很好,笑着说好。

    “别忘了明天请我吃饭。”

    “放心吧,记着呢。”

    电话那端,心肝听到似乎有人在喊谢言,她看了下时间,现在还是他的上班时间,估摸着他是看到热搜,或者是张姐给他打了电话,所以才抽空给她打的电话,心肝心满意足,“行了,你去忙吧,明天见。”

    “好,明天见!”

    “……”

    挂断电话,心肝心情很好地哼着歌儿,前面司机听到她哼歌儿,背脊瞬间绷直,心肝看到了,有些不爽,“张叔,我唱个歌你这么紧张干嘛啊?”

    “大小姐,您能不能别唱啊。”

    “为毛?”

    “听您唱歌,我怕神经错乱,分不清油门刹车。”

    “……”

    没错。

    心肝唱歌跑调。

    不管是什么歌,到她这里肯定跑调跑的山路十八弯,弯到亲妈都不认识。

    她也很郁闷。

    明明说话的声音跟黄莺一样清脆好听,怎么一开口唱歌就难听到别人恨不得把耳膜戳破呢。

    心肝咂咂嘴,把一切归咎于遗传。

    嗯!

    没错,一定是遗传了老妈的五音不全。

    一定是这样。

    ……

    香溢紫郡。

    衣帽间。

    心肝坐着轮椅已经在衣帽间坐了两个小时了。

    发愁。

    明天是她跟谢言第一次约会,咳……这个约会是她单方面承认的,她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

    谢言……

    他喜欢什么样的呢。

    可爱的?

    性感的?

    知性的?

    心肝可算明白之前安暖暖之前见家长的时候为嘛这么纠结了。

    说曹操曹操到。

    她刚想到安暖暖,就接到了安暖暖的电话,心肝划了接听,“喂?”

    “心肝,你现在忙吗?”

    “不忙!”

    “那你……能过来帮我个忙吗!”

    “……”

    心肝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天色,推着轮椅就往外走,“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刚才许谦给我打电话,响了两下又挂了,过了一会儿酒吧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许谦在酒吧喝醉了,看到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就用他的指纹解锁给我打过来了,让我过去把许谦带走。我给萧睿打电话让他过去,可他电话一直打不通……许谦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我都没有,只能找你了。你能跟我一起去趟酒吧吗!”

    “行,哪个酒吧,我马上过去。”

    安暖暖说了个地址,心肝赶紧推轮椅出门,她给萧睿打了个电话,果然没人接,她又给方伟打了电话,同样没人接。

    心肝皱眉。

    她知道安暖暖为什么给她打这通电话。

    许谦毕竟是她前男友,她这是在避嫌呢。

    同样,也说明安暖暖心里是完全没有他了,心肝在心里默默替萧睿高兴了两秒,想到许谦,又轻轻叹口气。

    许谦之前谈恋爱她是知道的,许谦也跟她提起过女朋友的事儿,每次提起对方,他都神色柔和,眼神温柔得能把人溺毙。

    心肝又叹口气。

    ……

    安暖暖率先来到酒吧。

    许谦开了个包间,自己来喝的酒。

    工作人员带她来到包间门口,安暖暖推开包间的房门,包间里烟雾弥漫,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茶几上歪歪扭扭的放了很多空掉的酒瓶。

    安暖暖心一紧。

    她从来不知道许谦会抽烟,还有……这是喝了多少?

    灯光昏暗。

    许谦依旧是她熟悉的白衬衫米色长裤,他摊开四肢靠在沙发上,眼睛紧闭,似乎睡着了。

    “……”

    安暖暖走过去。

    包间隔音效果很好,阻隔了外面嘈杂的声音,她走到沙发旁边,弯腰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许谦,许谦?”

    “……”

    许谦没有反应。

    他满身酒气,似乎是睡着了。心肝还没来,她一个人也弄不动他,就算心肝来了,她腿上的伤还没好,两个人也不可能弄动他。想了想,安暖暖推了推他的肩膀,“许谦,醒醒!”

    “……”

    这回许谦有了反应。

    他睁开眼,一向清明的眼底被一层血色笼罩,看到安暖暖,他苦笑一声,“又做梦了……”

    随后又闭上眼睛。

    “……”

    安暖暖身形微微僵硬。

    他这话……

    好像经常做梦梦到她一样。

    她咬着嘴唇,内心突然无比沉重,她又晃晃他的肩膀,“许谦,你醒一醒?”

    许谦再次睁眼。

    这一次,他定定地看了她好几秒,看半天她都没有和往常一样消失,他愣了一下,再看看周围的环境,立马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没有醉死,只是四肢有些没力气,头有些晕,脑袋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他坐直身体,一开口,嗓音嘶哑,“你怎么来了?”

    “酒吧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说你喝醉了,让我接你回家。”

    接!

    回家!

    多么美好的字眼,可惜……这些权利,早就不属于他了。

    许谦大脑还在运转,“酒吧的工作人员……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说你通话记录上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

    “啊?啊……”

    许谦当着她的面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通话记录,神色自然,“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

    “……”

    安暖暖松口气。

    来的时候她做了挺多假设,最怕的就是许谦喝醉之后,无意识地给她打电话,也不能说是怕吧,就是……如果他还沉浸在他们那段感情里,她会有心理负担。

    还好。

    是不小心碰到的。

    她问许谦,“你没事吧,怎么喝这么多酒?”

    “没事。”许谦把安暖暖的反应尽收眼底,刚才喝啤酒的时候他没尝到味儿,这会儿后知后觉地发现舌根有些泛苦,他随口扯了个谎,“公司的一些员工仗着是元老,给我使绊子。烦,就出来喝两杯,没想到惊动了你。”

    “……”

    “我刚才睡着了,估计工作人员以为我醉了。”他笑着对安暖暖摆摆手,“我没事,你回去吧。”

    他脸颊酡红,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安暖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许谦,有些不放心,见他又抓了个啤酒罐,她赶紧抢下来,“别喝了,喝酒也解决不了问题,我送你回家吧。”

    许谦一愣,任由她夺走了啤酒。

    他苦笑着叹息,“你说的没错,喝酒……也解决不了问题!”

    安暖暖扶住他的胳膊。

    下一秒。

    包间的房门打开,安暖暖一扭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萧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