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我家小言言脸皮薄

    第1609章  我家小言言脸皮薄

    “……”

    谢言低头,就对上心肝亮闪闪的眼睛,她的眼睛像带着钩子,一下一下地勾着他的心,谢言果断地移开眼睛。

    他松开心肝,让她坐在一个椅子上,转身就走。

    “……”

    心肝的心瞬间哇凉哇凉的。

    一分钟后。

    谢言重新出现在她视线中,他推着一个轮椅,来到她面前,一言不发,扶着心肝默默地坐了进去。

    “你去租轮椅啊,怎么不早说。”心肝心情瞬间阴转晴,她摸摸鼻子,小声说,“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呢。”

    他倒是想狠狠心不管了,可……看到她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地在那儿坐着,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他就于心不忍了。

    谢言叹气。

    他这容易心软的毛病一时半会是真改不了。

    “走吧!”

    “嗯嗯嗯,出发!”

    那家米线店就在医院正大门对面,隔了一条马路,还是很近的,店里人很多,谢言找了个位置,把心肝放在那里,然后把一个菜单推给她。

    “这里主推就是各种米线,你看看想吃哪种。”

    “就……牛肉的吧。”

    “好!”

    谢言去排队,他给心肝点了一份牛肉米线,自己点了一份骨汤米线,想着心肝早上没吃饭,他又点了两份生煎。

    店里有腌白萝卜,谢言装了一小份,“这个腌萝卜挺好吃的,酸酸辣辣的,尝尝看。”

    “嗯!”

    心肝非常给面子地尝了一口。

    “怎么样?”

    “确实不错,水分很足,萝卜也脆,口感偏酸辣,又带着一点点的清甜,挺爽口的,早上来一小碟,配上白粥也是一绝啊。”

    谢言忍不住笑起来。

    “笑什么?”

    “听宋院长说你是个美食家,还真没错,一个腌萝卜都能被你说出朵花儿来。”

    “嘿嘿!说到美食你算是找对人了,前几年不是出了个电视节目叫《舌尖上的美食》吗,那时候我刚满十八周岁,我爸给了我一笔钱,就把我从家里赶出去自力更生了。当时我从云城出发,由南向北,又从北向南,每个省份都跑了一遍,一边旅游,一边把上面的美食全都吃了一遍。”

    心肝是真的饿了,她吃了个生煎,接着说,“我用两年的时间才把国内都走了一圈,回到云城之后就决定还是做美食,然后就开始开店,嘿嘿,下次带你去我店里吃饭。上次在我家那个川菜就是我开的店,我还开了火锅店,烤肉店,日料自助店,西餐厅,还有私房菜……等你哪天休息,我带你挨个吃一遍,不是我吹牛,我店里的饭菜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保证你吃完之后,再也没有那种‘吃东西只是为了补充能量’的想法了。”

    提起美食,心肝就滔滔不绝。

    “享受美食是一件多么幸福美好的事情啊,等你感受到美食给你的欣喜和满足之后,不要太感激我哦。”

    “不用了。”

    “用,当然用!”心肝知道他在指什么,坚定地说,“你今天请我吃饭,我当然要回请回来,要不然我不成占你便宜了嘛。”

    她眨眨眼,挑眉,“还是说,你心甘情愿让我占便宜呀?”

    “……”

    谢言觉得心肝在撩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那个……打断一下。”

    “你说。”

    “我今天没打算请你。”谢言把小票推过去,“等会儿把你那份钱给我就行。”

    “……”

    心肝笑容僵住,她脑袋里瞬间冒出两个词。

    不!解!风!情!

    钢!铁!直!男!

    真会破坏气氛!

    气死她了。

    心肝有种媚眼抛给瞎子的感觉,她剜他一眼,泄愤般地吃起米线,不理他了。

    谢言无声地笑笑,坐在她对面也吃了起来。

    片刻后。

    “谢医生?”

    谢言抬头,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孩,瞬间头疼。

    今天是什么情况,怎么都凑到一起了。

    “罗小姐。”

    “谢医生你太见外了,叫我笑笑就行了。”女孩叫罗笑笑,正是赵欣意口中那个最近对谢言穷追不舍的女孩。“谢医生也来吃米线啊,他们店里的生意太好了,谢医生,不介意的话,我能坐你旁边的位置吗?”

    “……”

    公众场合,座位又不是他的,谢言没有理由拒绝,“随你。”

    女孩刚要欢欢喜喜地坐下,心肝开口了。心肝从女孩喊谢言的那一刻就知道这女孩是情敌,没办法,她看着谢言的眼神明晃晃赤裸裸的写着喜欢,她想不发现都难。

    “等一下!”

    “呃?”

    罗笑笑这才发现谢言对面的心肝,倒不是她没发现,她只是没放在心上,她追谢言这几天,也跟医生护士打听了他的情况,知道他生活中一直独来独往,以为心肝就是跟他拼桌吃饭的,压根没想到他们认识。

    罗笑笑懵了一下,“你是……”

    “小言言,你也是的。”心肝嗔怪地看了谢言一眼,嗲声嗲气地说,“人家还在你对面坐着呢,怎么能让别的女孩坐你旁边呢,讨厌!”

    “……”

    谢言一哆嗦,胳膊上瞬间冒出一层鸡皮疙瘩,“心肝,你……”别这么说话。

    “哎呀!”话还没说完,就被心肝打断了,她捂着嘴娇笑,捏着嗓子说,“真是的,有外人在呢,别叫这么亲热,人家害羞呢。”

    “……”

    他叫什么了?

    心肝……

    好像,确实挺容易让人误会的。

    谢言看向罗笑笑,果然看到她笑容僵硬,眼神也变得狐疑起来。她咬牙,“你们是什么关系,谢医生,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确实没有啊。”心肝抱起她的道具——她买给谢言的那束玫瑰花,她抱着花儿,一脸傲娇,“小言言在追求人家,人家害羞,还没答应呢。”

    “……”

    罗笑笑一个女人都受不了心肝发嗲,她生生抖了两下,她看看心肝,又看看谢言,不甘心地问他,“谢医生,你……喜欢这种调调的?”

    “你这人好奇怪哦,我家小言言不喜欢我还能喜欢你呀。你没听着小言言喊我心肝儿呀?偷偷告诉你哦,这也就是公众场合,小言言脸皮薄,私底下我们比这还腻歪呢,而且哦,我已经决定答应做他女朋友了,小姐姐,你趁早死心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