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人家好怕怕啊

    第1607章  人家好怕怕啊

    “美女,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做个朋友。”

    “没兴趣。”

    “……”

    男人一身西装,留着胡子,看着有些痞气,闻言他皱眉,似乎有些不悦,他双手随意搭在沙发上,那动作,从远处看好像把她拥在怀里一样,“美女,给点面子嘛。”

    “我认识你吗,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心肝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搭讪的男人她碰到过不少,但大多数都没有恶意,而且来要联系方式的时候都很腼腆,拒绝之后失落却不会纠缠,面前这男人显然不是,他姿态娴熟,显然是个老油条。

    心肝眯着眼上上下下把男人打量了一遍,半晌嗤笑一声,“渣男!”

    “……”

    男人眉头拧得更紧,“不想认识也没必要出口伤人吧。”

    “骂的就是你!”心肝觉得身边的空气都被污染了,她厌恶地起身,跟男人拉开距离,张嘴就损,“大爷的,戴着婚戒来搭讪的男人老娘还是头一次见。一个已婚男人,出现在产科,陪老婆产检来的?擦!你老婆为你怀胎,你不想着好好照顾她,还搭讪别人,你这种人简直就是找骂!还给你面子?你自己都不要脸了,谁给你留面子!”

    心肝一骂,大厅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男人脸上挂不住,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他下意识地把戴着婚戒的手放进口袋,怒视心肝,“你住口!”

    “我就不住口你能怎样!擦,老娘最看不惯你这种人渣,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禽兽。嚯!你扬手是想怎样?恼羞成怒了想打我?你敢动老娘一根手指头试试!”

    男人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他也确实是陪着老婆来产检的。

    见心肝长得漂亮,他心痒痒过来搭讪,哪知道心肝把他骂得一文不值,他凶相毕现,恶狠狠地盯着心肝,“死丫头,你装什么装,穿成这样你敢说你不是来勾搭人的。大庭广众之下装清高,私底下恐怕早就被人睡烂了。”

    “……”

    心肝属于浓艳美女,身材也发育得凹凸有致,盛装打扮之下,她气质的确魅惑天成,她确实没少被人误会是特殊职业。

    但是!

    她双手叉腰,抬起下巴,骂道,“人渣,嘴也贱!老娘穿什么衣服是老娘的自由,你算什么玩意儿也敢管到老娘头上。擦,搭讪不成就人身攻击,老娘今天也算长见识了。就你这种货色竟然还戴婚戒,不知道哪个女人眼瞎地看上你了。你这种人能找到老婆简直是老天不开眼。还想勾搭老娘,我建议你去厕所一趟。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就你那个德行,就算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男人,老娘去喜欢女的都不找你!”

    奇耻大辱!

    心肝这番话侮辱性极强!

    “臭婊子,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男人气急败坏,想都不想,扬起手一巴掌就要挥下来,心肝哪可能让他得逞,她冷哼一声,闪电般抓住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折。

    “咔擦——”

    “啊!”

    一声脆响之后,男人惨叫一声,惨叫还没停止,心肝眼神一凛,用力一扯,又是一个过肩摔,男人脸着地,狠狠砸在地上。

    “……”

    嘶!

    看着都好疼。

    围观的人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见男人脸都被地面挤压得变了形,忍不住捂着脸,吞了口口水。

    心肝一脚踩在男人背上,她今天来复查腿,穿了一双小白鞋,要不然非用高跟鞋鞋跟狠狠碾他的脑袋,“呵!出息啊。一个大男人,骂不过别人就仗着人高马大对女孩子动手!老娘最看不惯你这种仗着天生力气优势打女人的男人。今天碰到老娘,算你不走运!道歉!”

    “……”

    男人双手被反剪,疼得冷汗淋漓,叫嚣着,“我要报警,我一定要报警。”

    “报呗。”心肝一点也不怕,她指着大厅里的监控,“监控都看着呢。你先骚扰老娘,而且是你先要对老娘下手,老娘揍你是正当防卫。”

    “……”

    “道歉!”

    男人咬牙不说话。

    心肝一脚踩在他脑袋上,“聋了?让你道歉!”

    “……”

    “嘴还挺硬!”心肝狠狠在他背上踩两脚,踩得男人惨叫连连,他疼得松了口,“道歉,我道歉!”

    “那你还废话什么,赶紧的。”

    男人屈辱,“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不该骚扰你。”

    “这还差不多!”

    心肝松开他的手,不解气又在他腰上踢了一脚,“滚!”

    围观的众人看得那叫一个痛快。

    不过这边短暂的骚动还是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保安很快就来了,诊室门口的几个医生也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心肝眼尖,一眼看到缓缓走来的谢言。

    “怎么了?”

    “谢言!”心肝气势瞬间收起,她瘪瘪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瘸一拐地扑到谢言怀里,颤抖着手,指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渣男,嘤嘤地说,“他欺负我!”

    “……”

    喔嚯!

    霸王花突然化身小可怜。

    这是什么操作。

    围观的众人都傻眼了。

    谢言没看到事情经过,听到心肝委屈的声音,再感觉她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几乎没有怀疑就信了她的话。

    他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把她推开,柔声问,“怎么回事?”

    心肝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胸口疯狂占便宜,声音却抽抽嗒嗒的,“我来找你,在外面乖乖等你,这人突然过来跟我搭讪,我看他还戴着婚戒,就骂他有老婆还勾搭小姑娘,他恼羞成怒就要打我……呜呜呜,人家好怕怕啊。”

    “……”

    围观的众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偏偏谢言还没察觉,拧眉看了男人一眼,当即就对着保安说,“在场的大多都是孕妇,把他带出去,小心他别伤到人,扔出去之后报警。”

    “好!”

    两个保安三下两下架起男人,把他从大厅里拖了出去。

    众人见没热闹看,也纷纷散了。

    谢言第一次跟女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有些不自在,赶紧推开她,“你怎么来了?”

    心肝立马把玫瑰塞进他怀里。

    她仰着头,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给你送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