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墙都不扶,只服她

    第1605章  墙都不扶,只服她

    见完家长之后,安暖暖就从香溢紫郡搬了出来。

    萧睿非常不爽。

    尤其是当他知道她不声不响地买了房子之后,越发不快,看着安暖暖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他靠在门框上,黑着脸非常不高兴,“牛掰啊,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了,无声无息地买了套房子,竟然一点风声都没走漏。”

    “……”

    安暖暖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她有些心虚,毕竟她能继承家里的财产还多亏了萧睿,有钱了立马走人,有种渣男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感觉,她小声说,“之前跟你提过搬家的事儿啊。”

    “……”

    买房子已经成了事实,他也只能接受。

    萧睿大步进来,“过户了吗?”

    “嗯!”安暖暖说,“昨天心肝陪我跟房主把过户手续都办好了。”

    心肝?

    萧睿眯起眼走进来,“心肝陪你去的?”

    “嗯!”安暖暖真诚地说,“我买房子多亏了心肝帮忙呢,我没买过房子,对这种事情一窍不通,当时跟心肝还有中介去看房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当时就想下定金买下来的。是心肝让我等等,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跟中介还有房主谈的,总之签合同的时候,帮我砍掉了整整十万块!”

    安暖暖一脸佩服,“心肝太厉害了。”

    “……”

    萧睿抓住重点。

    看房的时候心肝就陪着她去了,没跟他说一声就算了,还瞒着他帮她砍价!

    好!

    很好!

    他隐下情绪,抿唇问她,“非要搬走?我这里房子大,又不多你一个。”

    “搬!”

    “没得商量?”

    “没!”

    “……”

    萧睿脸色又黑了,“在我这里住着不好?”

    “之前跟你提搬家的时候我就打算搬走的,后来不是心肝受伤了吗,我想着她一个人在家挺无聊的,就又留了几天。”

    “她现在腿也没康复呢。”

    “……”

    安暖暖无奈地坦白,“不方便。”

    “哪儿不方便了,附近商圈成熟,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会做饭也没关系,叫外卖十几分钟就能送到,下班了还能在小区楼下走走转转,不挺好的。”

    “……不是这个不方便。”

    “那是哪儿?”

    “……”

    安暖暖斜睨他一眼,没说话。

    她原本也是想着等心肝腿好了之后再搬家的,可是……某人这几天越来越过分了,尤其是见了家长之后,他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放飞自我了。

    天天找各种理由跟她睡一张床就算了,还,还……想到这几天的事情,安暖暖一张脸通红通红的,感觉整个人都要烧熟了。

    她愤愤地把衣服塞进箱子里,“我为什么搬,你心里没数?”

    “……”

    萧睿摸摸鼻子,他坐到她的床尾,理直气壮地说,“母胎单身这么多年,突然找到女朋友,理解一下?”

    “……”

    安暖暖白他一眼。

    “大不了……以后我收敛点?”

    她信他个大头鬼。

    他每天晚上都是这么说的,结果呢……事实证明,男人的承诺压根就不能信。

    收拾好东西,安暖暖把箱子上了锁,见他抿着嘴唇不说话,她心一软,柔声安慰他,“不完全是你的原因,主要还是我想搬出去。”

    “为什么?”

    “公司那边已经交接完成了,我打算明天就去上班了,装修这一块我完全不懂,去上班的话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最近一段时间肯定会很忙。”

    继续住一起,她早出晚归,肯定会打扰他休息。

    再说了。

    他们才确定关系没多久,现在同居……她觉得太快了,而且以萧睿的状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破底线了。

    她……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好了,我就在隔壁小区,离这边很近的,而且我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有空的时候咱们随时联系,就跟你平时上班的时候是一样的。”

    “……”

    能一样吗!

    她住这里的时候,只要想到一下班回来就能看到他,他心里就高兴。

    她在。

    这里才是一个家。

    她不在。

    这里就是一个他常住的房子而已。

    萧睿叹口气,接过她的行李箱,“走,我送你过去。”

    “我还没收拾完呢……”

    “又不是以后不过来了,不收拾了,其他东西再重新买。”

    “……”

    好吧!

    在这种小事儿上安暖暖也不想跟他争论,她跟着萧睿,一起离开房子。很巧,他们刚打开门,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

    心肝拄着拐杖从房子里出来,看到萧睿手里的行李箱,她眉头一挑,“你们这是……”

    “搬家!”

    “哦!”心肝笑眯眯地说,“我还以为萧睿要出差呢。”

    “……”

    萧睿眯着眼凉凉地扫她一眼,心肝一个眼神就知道他在不爽什么,忍着笑当没看到。

    “你腿还没好,去哪儿啊?”

    “复查。”

    “现在?”

    “对啊。”

    安暖暖看着她的拐杖,有些不放心,“我和萧睿陪你去吧,你这样不太方便。”

    “不不不!”

    她反应太激烈,安暖暖一愣,“怎么了?”

    “不只是复查。”

    安暖暖明了,“还要去找谢医生?”

    “嘿嘿!”

    没错!

    她要去追谢言。

    前几天她才在谢言面前卖惨,说萧睿怎么怎么为了家产不照顾她,冷血无情的一批,今天萧睿带她去复查,这不是瞬间就露馅了吗。

    没办法。

    谁让谢言拥有一颗圣父心。

    她想追他,就只能多动动脑筋,卖卖“可怜小草”的人设,先引起谢言的同情,再想办法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追人嘛。

    还是要讲究一些策略的。

    “不用管她,她本事大着呢。”萧睿扫了心肝一眼,“又不是什么娇花,去个医院还要人陪着。”

    “嘿,马上就要中秋了,火气怎么还这么大。火气大推荐你多吃苦瓜,苦瓜败火呢。”心肝靠在门上,笑的风情万种,她撩撩头发,“还有哦,本小姐就是娇花本娇,不接受反驳!”

    萧睿反击,“霸王花还差不多!”

    “嗯哼!”

    “谢医生真可怜!”

    “嗯?”

    萧睿一手牵着安暖暖,一手推着行李箱往前走,闻言头也不回,“被你看上,他大概是逃不掉了!”

    “哈哈,承你吉言。”

    “……”

    论脸皮厚,萧睿墙都不扶,只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