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敢跑打断腿

    第1604章  敢跑打断腿

    “我们……还有可能吗?”

    “……”

    安暖暖低着头,她捏着手指,内疚到不敢看他,“对不起。”

    许谦苦笑。

    他心里知道是这个答案,只是不死心,想听她亲口说出来而已。

    她没有对不起他。

    正如他哥说的,他们两个分手不是因为别人插足,她也没有在这段感情中移情别恋,他只是……有些挫败。

    他和暖暖谈了两年,都没有到见家长的地步,算一算,她和哥确定关系没几天,就已经到这一步了。

    他轻轻吸口气,觉得胸腔处疼得厉害。

    两人缓步往前走,却相对无言。

    气氛生硬而尴尬。

    这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有过的情况,以前,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哪怕不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气氛也是温暖融洽的。

    现在……

    到底是不一样了。

    许谦抿了抿唇,他不忍心苛责她,但是也没办法大度到笑着祝福他们。

    “走吧。”

    “嗯?”

    许谦无奈的笑笑,“现在心情有些复杂,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既然这样,那干脆还是别说了。”

    “……”

    安暖暖更难受了。

    许谦永远都是这样,温柔体贴,从来不做让她为难的事情。

    她只能重复地说那三个字,“对不起!”

    许谦摇摇头,没说什么。

    两人没说几句话,沉默地折了回去,刚走到半路,就碰到大步赶来的萧睿,见两人回来,他默默地扬起秒表,“五分钟零五秒了。”

    “……”

    许谦啼笑皆非。

    他第一次看到萧睿这么幼稚的一面,有些心酸也有些好笑,“这么急匆匆的,我还能把人拐跑了?”

    “你也得有这本事,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

    对!

    有信心到多五秒就着急忙慌地往这边跑。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那画面有些刺眼,许谦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我爸拉着我来看你女朋友,现在看完了,我先走了。”

    “不留下吃午饭?”

    “不了,公司还有事儿。”

    萧睿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强留他,只抿唇说,“好好收拾收拾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

    他不留下吃饭,也是不想让人看出他不对劲。

    今天是暖暖跟萧睿见家长的日子,伯父伯母和小星星都特地从外地赶回来,他们一家人都很重视今天的会面,大家都挺高兴,别因为他弄得一大家子都不开心。

    许谦转身,走了两步又停顿下来。

    几秒后,他转身,重新走回来,抿唇看着萧睿,眼底带着警告,“你那臭脾气……对她好点儿,否则,就算你是我哥,我也会把她重新抢回来的。”

    “……”

    这是对情敌说的话。

    萧睿一凛,握紧了安暖暖的手,语气霸道又笃定,“放心,你没有这个机会!”

    “但愿如此。”

    许谦神色一松,“行了,真走了。”

    “嗯!”

    许谦双手插在裤袋里,这一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走得很慢,步伐似乎有些沉重,院子里的银杏叶落在他肩头,他的身形显得有些单薄和落寞。

    安暖暖心里有些难受。

    “喂!回魂了!”

    “……”

    她一愣,转而看向萧睿,就看到萧睿一脸不爽,“人都走没影儿了还看,我这个大活人还在这儿呢,你当我不存在啊。”

    身上泛着浓浓的酸味。

    安暖暖哭笑不得,“你别闹。”

    “你看别的男人看得移不开眼,还说我无理取闹?”萧睿捏住她的脸,“安暖暖,讲点道理,嗯?”

    “我哪移不开眼了……”

    “我不喊你你还在看。”

    “我那不是觉得有愧于他吗?”

    “愧什么?男女之间谈恋爱,觉得不合适然后分手,多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好内疚的?”

    “……”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她这不是看许谦难受吗,她舔舔嘴唇说,“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为毛?”

    “当初分手,完全是我单方面的原因。”想起当时的情况,安暖暖有些沉默,她艰难地说,“当时……安大庆用我妈的医药费威胁我,让我陪酒……他一心想把我卖个好价钱,逼迫我和许谦分手。那时候还挺不甘心的。”

    想起在帝宫重逢的场景,萧睿眼底冷光乍现。

    “我们谈了两年,他一直对我无微不至,而我跟他分手,连个理由都没给他,这件事,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挺渣的。”

    “唔……后悔了?”

    安暖暖瞪他一眼,没说话。

    “后悔了就去追呗,他应该还没走远。”

    “呦,这么大方?”

    “当然……”他磨牙补充后半句,“……不可能!”

    “……”

    安暖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萧睿强硬地握住她的手,霸道地说,“现在后悔也晚了,敢跑打断腿。”

    “我什么时候说后悔了。”

    “没后悔就对了。”萧睿沉声说,“你也不用内疚,你们俩走到这一步也不完全是因为你,许谦也有责任。”

    “嗯,此话怎讲?”

    萧睿绷紧下颌,“换了是我,根本不可能分手。”

    “哦?”

    “如果是我,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知道是安大庆逼迫你,我会直接把他捏死,这样他就构不成威胁了。另外,我会把你抓过来狠狠打屁股。”

    安暖暖脸上倏然一红,“为什么?”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遇到问题不知道跟我说,一起想办法解决,只会提分手?我能同意分手才见鬼了!除非你提分手是喜欢上别人……呸!喜欢别人也不行,你敢喜欢别人……我就打断对方的腿,看他还敢不敢出现在你面前。我萧睿的女朋友,只能喜欢我!”

    “你……不讲理。”

    萧睿瞥她一眼,“谈恋爱就谈恋爱,讲什么道理!”

    “……”

    “总之,在我看来,你们分手是必然的。阿谦成也性格,败也性格,该强势的时候他优柔寡断了,怪谁?”

    “你强词夺理。”

    “你自己说,我哪句话没有道理?”

    “……”

    安暖暖张张嘴,却反驳不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萧睿强势地搂住她的腰,“所以,歇了你红杏出墙的念头!”

    “……”

    安暖暖吐血。

    她什么时候有红杏出墙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