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许谦就是她前男友

    第1602章  许谦就是她前男友

    客厅里。

    沙发上。

    许谦一身白衬衫休闲长裤,坐在心肝旁边跟她聊天,他神色柔和,目光温软,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心肝哈哈大笑。

    安暖暖呼吸一紧。

    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花。

    “嘶……”

    玫瑰花的刺刺破掌心,安暖暖抽口气,一低头,指尖血珠子不停往外冒。

    下一秒。

    她怀里连外套带花,都被萧睿抢了去,他捏住她的指尖,看血一直往外冒,无奈说,“都跟你说有刺了,还不小心点,真是……”

    他一开口,众人立马看过来。

    跟许谦目光对上的那一秒,安暖暖心跳都慢了半拍。

    尴尬!

    毕竟在同一个城市生活,而且许谦是心肝的男朋友,她不是没想过会跟他再次碰面,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么尴尬的场景下。

    在许谦怔愣的目光中,她下意识地想把手从萧睿手里抽出来。

    “别动!”

    “萧睿……”

    “流血了!”萧睿抓起她的手,自然地凑到唇边,吸掉她指尖的污血,“剪花的时候没被扎,都抱回来了又被扎到手了,我都服气了。”

    “……”

    安暖暖头皮一炸。

    她眼睁睁地看着许谦的目光先是疑惑,又是震惊,然后又恍然,最后神色落寞下来,一瞬间,她突然有种愧疚感。

    赶紧用力把手抽了出来。

    “怎么了?”

    “没……没事。”

    萧睿只当她是脸皮薄,没放在心上,他垂下手,自然地握住他的手,看到客厅里的许谦,萧睿眉头一挑,“阿谦?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

    许谦的眼睛从两人牵着的手上艰难挪开,一开口,他的嗓音竟然是沙哑的,“我爸听二叔说你带女朋友回家了,好奇你找了个怎么样的女朋友,就拉着我过来看看。”

    说着。

    他目光落在安暖暖脸上,那一瞬间,安暖暖觉得他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他低笑一声,“没想到……是你啊。”

    “你们认识?”

    “嗯!”许谦笑起来,那笑容没由来地有些苍白,“我们一个学校的,她是我……大学学妹。”

    安暖暖低着头不说话。

    很奇怪的感觉。

    她和萧睿明明是在她和许谦分手后才开始的,可没由来的,她看到伤心都写在脸上的许谦,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见家长了啊……”许谦笑着说,“真快,恭喜你。”

    “谢谢!”

    安暖暖咬着嘴唇,“没想到这么巧,今天我们一起来见家长了。”

    许谦一愣,“一起见家长?”

    “你不是来跟心肝一起见家长的?”

    “啊?”心肝也懵了,她一把勾住许谦的脖子,不解地说,“这是我弟弟,见什么家长?”

    “弟弟?”

    “是啊!”心肝说,“阿谦是我和萧睿干爹的儿子,他比我和萧睿小一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跟亲姐弟也没差多少。”

    “……”

    安暖暖懵了,“那上次在变态辣,你们……”

    “上次?哪次?”

    许谦提醒她,“你用我当靶子,拒绝你追求者那次。”

    “啊?啊!我想起来了。”心肝恍然大悟,“那不是姐有个追求者,成天跟在我屁股后面把我烦得不行吗,那天我去变态辣帮忙,那男的又追过去了,拉着我一通表白,我着急去后厨帮忙,哪有鬼时间跟他墨迹啊。刚好阿谦过去吃饭,我就拉着他,让他临时充当了一下我男朋友,嘿!别说,这一招可管用了,那男的从那之后再也没来骚扰过我。哈哈,阿谦,下次再碰到这种事儿,我还找你哈。”

    许谦垂下眼,没吭声。

    说着说着,心肝突然反应过来,“咦,暖暖你那天去我火锅店了?怎么没跟我打招呼啊。”

    “……”

    安暖暖错愕。

    真相竟然是这样!

    此时。

    敏锐的萧睿也发现不对了。

    安暖暖朋友不多,异性朋友更是听都没听说过,可她却和许谦在心肝的火锅店单独见过面。

    他突然想起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前男友!

    温柔体贴,细心周到……这两点,完全跟阿谦符合。

    一瞬间。

    他脑袋里七零八碎的一些片段好像被一根线连了起来。

    他想起阿谦之前兴致勃勃地告诉他,他交了个女朋友,他也想起前段时间他失落地说女朋友跟他分手了。

    整理了一下时间线,那段时间……正是安暖暖失恋的时间段。

    还有上次。

    安暖暖的妈妈过世之后,他在公墓碰见许谦,当时只觉得巧,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就是去看暖暖的吧。

    还有,以福利彩票中奖为由头,给安暖暖几十万的资金帮助,这种事儿……的确是阿谦能做出来的。

    再结合此时两人不自然的神态,萧睿已经确定了。

    阿谦!

    就是她的前男友!

    “……”

    曾经。

    萧睿想过,如果哪天她前男友再出现在她生活里,他一定一脚送对方上西天,谁让他曾经让她那么伤心的。

    可现在……

    那人竟然是阿谦!

    怎么能是他!

    可脑海中又有另外一个声音,也只能是阿谦这样的人,才能让她分手了还惦记着对方。

    萧睿下意识地抓紧了她的手。

    “嘶……”

    萧睿一惊,赶紧放松了力道,他正要松手,却听到许谦轻声开口,“哥,放手,你抓疼她了。”

    “……”

    萧睿本来已经松开的手又是一紧。

    就算对方是阿谦。

    他也绝不放手。

    萧睿让小星星把药箱拿过来,当着许谦的面,给她的手指擦了碘伏,又用创可贴贴起来,然后才笑着说,“她太不让人省心了,一不留神就受伤了,以后我得抓牢看紧点。”

    “……”

    许谦笑容落寞。

    萧睿觉得自己挺残忍的,可看阿谦的样子,显然还没有放下这段感情,对待情敌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同时,他自己也有些憋屈。

    这也就是阿谦,换了别人,他哪会跟对方废话,敢追到他家里来,他直接让保安扔出去了!

    打不得。

    骂不得。

    就连说话也得注意语气不能太重……萧睿这辈子都没这么窝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