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这里没人,脱吧

    第1601章  这里没人,脱吧

    安暖暖想笑。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提结婚的事儿了吧。

    她斜他一眼,没吭声。

    萧睿自顾自地说,“我看你好像挺喜欢我家里人的,以后经常回来,常住就不行了。”

    安暖暖被他绕进去了,下意识地问,“为什么,担心婆媳矛盾?”

    “……”

    见她自动自发地把自己当成“媳”,而且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萧睿有些好笑,知道她脸皮薄,他硬是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不,我担心公媳矛盾!”

    “啊?”

    “我妈很喜欢你,如果你经常在家,我妈肯定有很多时间要用在你身上。我爸……他是个宠妻狂魔,而且很霸道,占有欲很强,如果我妈跟你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他估计就要嫉妒了。”

    “……”

    安暖暖目瞪口呆,“这……你别趁你爸不在抹黑他形象,你说的也太夸张了。”

    “事实如此。”萧睿笑着说,“不然你以为我和心肝为什么住外面?我和心肝小时候都很喜欢粘着我妈,十八岁的时候,我们俩就一起被我爸从家里赶出去了,说我们已经成年了,要学着独立。然后他就把公司交给我,又给了心肝一笔钱,让我们俩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然后……在我进公司报到的第二天,他就拉着我妈出国旅行去了。”

    “……”

    “让我想想,他当时是怎么说的。唔……想起来了,他跟我和心肝说,我们俩以后没家长管了,想怎么撒欢就怎么撒欢,就一条。”

    安暖暖好奇,“是什么?”

    “别打扰他跟我妈二人世界。”

    “……”

    “他果然说到做到,他带着我妈出国之后,我和心肝就联系不上他了,要不是我妈偶尔给我和心肝发报平安的邮件,我和心肝估计都报警了。”

    “……”

    “他连我和心肝的醋都吃,别说是你了。所以,咱们以后固定时间回来跟他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天就行了,要不然我爸铁定嫌弃死我们。”

    “……”

    安暖暖想着萧凌夜那张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脸,再听听他做的事情,突然就觉得萧凌夜没有那么可怕了。

    相反。

    还有点反差萌。

    安暖暖忍不住笑起来。

    “走,带你去花园看看,我妈喜欢香槟玫瑰,我爸特意弄了个暖房种玫瑰花,现在花开得正好,你看着肯定喜欢。”

    “嗯!”

    萧家的别墅很大,比之前安家的别墅大好几倍,从客厅走到花园,硬是走了好几分钟,这里都是萧睿从小生活过的痕迹,到处都是他的记忆,萧睿会挑一些搞笑的说给她听。

    很快到了暖房。

    看到暖房的时候,安暖暖都震惊了。

    暖房占地面积很大,玻璃暖房是透明的,远远看过去一片耀眼的花海,里面种的全都是玫瑰,好几种颜色,美丽的淡粉色,明艳的黄色,神秘的紫色,热情的红色,纯净的白色……几种颜色混杂着,视觉效果特别壮观。

    所有女人大概都没办法拒绝这样的美。

    “好美……”

    安暖暖吞口口水,“我能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

    萧睿牵着她的手,带她进了暖房。

    暖房和外面的温度差别有些大,已经是秋季,云城已经有些凉意,她今天来的时候穿了一件长袖连衣裙,外面还套了一件风衣。

    进了暖房之后,像是从秋天到了盛夏,她走了几步,身上立马出了一层汗。

    “这里没人,脱吧。”

    “啊?”

    看她退后两步,萧睿眉头一挑,他直接把外套脱下来放在花房白色的小桌上,那是一个原木的小圆桌,旁边放着几把同色系的椅子,显然是天冷的时候来这里赏花晒太阳的。

    见安暖暖一脸防备,萧睿好笑,“这里是玻璃房,外面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附近佣人进进出出,在这种地方,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我还是有底线的好吗!”

    “……”

    他好意思说底线!

    自从上次她用手……总之,他这几天越来越过分了,以至于他一开口让她脱衣服,她都开始下意识地远离他了。

    安暖暖瞪他一眼,脱掉外套也放到桌子上,“你离我远点。”

    “你这要求就过分了吧,大庭广众的,我又不能做什么。”

    安暖暖脸一红,“你这话……不是大庭广众就行了?”

    萧睿看着她的手,笑而不语。

    “……”

    安暖暖脸上火烧火燎的红,她赶紧把手背到身后,“你,你你别想了,不可能的。”

    “暖暖……”

    “我,我看花去了。”

    安暖暖逃也似的跑走了。

    花房里专门留了观赏用的小路,安暖暖顺着小路往前一路小跑,萧睿忍着笑,慢悠悠地跟上来,他不再逗她,跟她说小时候的故事。

    “这暖房里还有故事呢,要听吗?”

    “要!”

    萧睿看着这些玫瑰,慢条斯理地说起来,“心肝小时候很调皮,成天上蹿下跳,跟个猴子一样根本闲不住,她小时候经常闯祸,又怕我爸责备她,每次做了坏事,都偷偷赖到我头上。有一次她捣蛋,把我爸给我妈种的玫瑰霍霍了,我爸发了好大的脾气,她又想栽赃到我头上。”

    “然后呢?”

    “然后,哼哼,她脚底下的泥都没干,还想诬赖我,我爸妈又不傻,买了好多花的种子回来,让她把暖房全都栽满,从那之后,她长了记性,再也不敢碰这些花儿了。”

    “那时候你们几岁?”

    “大概五六岁吧。”

    安暖暖感慨,“五六岁栽了这么满满一暖房的花儿,那印象确实挺深刻的。”

    目光一转。

    安暖暖看到玻璃房上挂着的剪刀,她一愣,“这花儿能剪?”

    “当然可以,我妈经常来剪了拿回去插花瓶里,过了花期也要枯萎,反而浪费。”

    听他这样说,安暖暖才放心大胆地拿剪刀剪了起来。

    “小心点,玫瑰带刺。”

    “我知道。”

    安暖暖也不贪心,选了花儿开得浓密的地方,每种颜色都剪了几枝就罢手了。

    “走吧,带回去放花瓶里。”

    “嗯!”

    安暖暖心情很好,她用外套裹着花儿,抱着这些花就跟萧睿一起回了客厅。

    五分钟后。

    安暖暖和萧睿出现在客厅,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安暖暖一愣,瞬间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