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走,咱俩上楼谈谈

    第1600章  走,咱俩上楼谈谈

    来之前。

    安暖暖想过很多状况,比如他们会问她的家庭情况,再比如,萧家会有人不喜欢她。

    但是。

    没有!

    或许是知道她的家庭情况,担心她心里不舒服,所以,大家都没问她的家庭状况。

    大家对她都很友好。

    林绾绾拉着她的手就没松开过,她跟简宁说,“宁宁,你还记不记得暖暖,睿睿和心肝四周岁的时候不是办过一次生日会吗,当时暖暖就来了。当时我看到她的时候就心想,这女孩长得也太呆萌可爱了吧,长大了该多漂亮啊。哈哈,睿睿这臭小子眼睛贼准,小时候就盯上暖暖了,你说这还能逃得掉吗。”

    简宁微笑,“好了好了,你就别炫耀了。”

    “啧,儿媳妇漂亮还不许人夸夸啊。”

    “你这弄的,我都想追生个儿子了。”

    简宁和萧衍结婚十五年,就生了萧倾颜一个女儿,当年简宁生孩子的时候是顺产,疼了两天两夜才开宫口,遭了挺大的罪,萧衍看着心疼,直接宣布就要这一个孩子,以后再也不生了。

    他说到做到。

    当年他伺候简宁出了月子,立马就去做结扎手术了。

    简宁瞧着林绾绾这一大家子,十分羡慕,“还是多生几个孩子好,你看,几个孩子长大了一起回家的时候多热闹。”

    她抬抬下巴,林绾绾和安暖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萧倾颜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简宁叹口气,“睿睿和心肝比倾颜大十一岁,跟她根本玩不到一起去。小星星倒是没差几岁,但是小星星常年不在家。倾颜平时都是一个人玩,有时候我瞧着,觉得她还是挺孤单的。”

    简宁总结,“悔死我了,当年我就不该听阿衍的,应该多要一个的。”

    “现在也不晚嘛。”

    “他不干!”简宁没好气,翻着白眼说,“每次让他去医院做手术,就跟要他命一样……又不让他生,真是的。”

    “啧啧啧,你到底是来抱怨的,还是来秀恩爱的。他不肯生,还不是怕你遭罪。”

    简宁笑而不语。

    她吃了颗葡萄,葡萄很甜,一直甜到心尖上。

    萧衍啊。

    年轻时候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谁能想到他结婚后跟变了个人似的,他现在是华夏传媒的老总,这些年的公司里签约艺人那么多,也有不少打他主意的,但他从不给对方希望。婚后婚戒不离手,只要没有必要,绝对不跟任何异性单独相处。下班后没事儿就回家,如果出门应酬,就提前给她打电话报备,然后告诉她大概几点回来。

    婚前那些娱乐场所,除非应酬,他也很少再去了,给足她安全感。

    简宁觉得很幸福。

    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大概就是跟他在一起。

    “喂,老夫老妻了,还没看够啊!”

    “看不够。”简宁性格比年轻的时候大方很多,她目光定定的落在不远处的萧衍身上,托着下巴笑眯眯的说,“一辈子也看不够。”

    “……”

    简宁看了眼缓缓走近的萧凌夜,目光一闪,给她挖坑,“你跟大哥在一起的时间,比我和阿衍在一起的时间还久呢,你看够了?”

    “啧!”

    “你这个‘啧’,包含了很多意思啊。”

    “遗憾啊。”

    简宁见萧凌夜已经走到林绾绾身后,而她却还没察觉,忍着笑追问,“遗憾什么?”

    “为了一棵树放弃了整片森林。”

    “……”

    萧凌夜面色漆黑,他冷不丁的开口,“这语气,很惋惜?”

    林绾绾吓了一跳,一扭头,就对上萧凌夜深邃暗沉的眸子,结婚这么多年,她太了解萧凌夜了,每次他这个眼神,就代表风雨欲来。

    她看向简宁,果然发现简宁正在偷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林绾绾讪讪的解释,“没有惋惜,真没有……”

    “呵呵!”

    “萧凌夜你听错了。”

    萧凌夜面无表情,“暗示我耳背?嫌弃我年纪大了?”

    “不不不!”林绾绾疯狂摇头,“没有,真没有!五十岁的男人风华正茂,谁敢说我老公年纪大,我第一个上去抽她。”

    萧凌夜却不吃她这一套。

    他一把抓住林绾绾的手腕,“走,咱俩上楼谈谈。”

    “不要啊……儿媳妇在呢。”

    萧凌夜面无表情地看向安暖暖,“介意吗?”

    “……”

    萧凌夜虽然不在江湖好几年,可毕竟久经江湖,他不苟言笑的时候,气场比萧睿还要强大,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安暖暖就下意识地摇了头,“不,不介意。”

    “嗯!”

    下一秒。

    在林绾绾无效的抗议下,萧凌夜还是半拉半抱地带她上楼去了。

    安暖暖有些担心。

    她看着简宁,却见简宁抿着唇笑,完全不担心的样子,安暖暖犹豫了一下,还是指了指楼梯口,问简宁,“二婶,这样……真的没事吗?”

    简宁一愣,“你不会以为大哥要打人吧?”

    “……”

    安暖暖没说话,不过脸上的担心显而易见,显然,她就是这么想的。

    简宁哈哈大笑,“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大哥就是看着凶,不好接近,但是他对绾绾很好的,说夸张点,绾绾就是他命根子,他就是自己受伤,也舍不得动绾绾一下的。而且他们萧家的男人都很疼老婆,家庭暴力?根本不存在的。”

    安暖暖这才松口气。

    她之前也听萧睿和心肝说过他们父母很恩爱,只是刚才看萧凌夜好像挺生气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回过神来,她想了一下,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挺好笑的。

    安暖暖轻笑。

    萧睿走过来,“要不要参观一下我从小到大生活过的房子?”

    “好啊。”

    “走!”

    安暖暖和简宁打了声招呼,然后跟萧睿一起走出客厅,以前安大庆找人给她催眠,让她忘记了小时候的部分记忆,现在记忆找回来了,她也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来过萧家一次的事儿。

    只是。

    记忆实在太久远了,她已经记不清那些细节,只记得萧家很大,超级超级大,而且特别梦幻华丽。

    “喜欢我家吗?”

    “喜欢!”

    “那以后结婚了我们常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