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就是在勾搭你

    第1596章  就是在勾搭你

    谢言不擅长安慰人。

    见她神色落寞,他赶紧转移话题,“别想那么多,吃饭吧。”

    “嗯!”

    谢言很细心,把一次性饭盒的盖子打开,又把一次性筷子上的木屑磨掉,这才推到心肝面前,“趁热吃。”

    心肝眉眼弯弯,“谢谢!”

    心肝坐在轮椅上,轮椅比餐椅要矮一些,谢言见她夹菜有些费劲,默默的把菜都推到她面前,“你腿还没好,尽量别吃辣的。”

    “嗯!”

    心肝把饮料推给他,谢言在酸奶和橙汁还有可乐之间选了后者,他刚伸手去拿可乐,心肝却像想到什么,连忙把可乐抢过来,然后把橙汁推给他,“别喝可乐,你喝这个。”

    谢言好奇,“为什么?”

    “可乐杀精。”

    “……”

    谢言被口水呛到,咳的眼泪都要冒出来了,心肝赶紧把果汁拧开递给他,谢言接过来喝了好几口才终于止住咳声。

    “你这么激动干嘛?哦……对,你作为一个光棍,杀不杀精的对你来说意义不大,反正你也用不着。”

    “……”谢言差点又被口水呛住,他噎了一下,哭笑不得,“心肝,你是个女孩子,说话别这么,这么荤素不忌。”

    “搞性别歧视啊?”

    “不是。”谢言组织了一下语言,“容易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

    谢言不说话了。

    心肝哈哈大笑,“误会我在勾搭你?那你没误会,我就是在勾搭你。”

    “……”

    对上她火辣辣的视线,谢言只觉得头皮发麻,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她说清楚,“心肝,你是个好姑娘,长得漂亮,家世好,性格热情大方……”

    “但是什么?”

    “嗯?”

    心肝摊手,“给我发了好人卡,前面说了一堆优点,后面不是要跟上但是了吗,你说吧,但是什么。”

    “但是……咱们真不合适。”

    “哪儿不合适了。”

    “我不想谈恋爱。”

    “那是因为你没谈过,不知道谈恋爱有多美妙,等谈了之后说不定就爱上这种感觉了。”

    “……”

    谢言被堵得一句话没说出来。

    “被我这么优秀的人追求,你不用表现得这么生无可恋吧,你这样我会自我怀疑的。”心肝趴在餐桌上,有些失落,“我没这么差劲吧。”

    “不是,是我的问题。”

    心肝瞬间眉开眼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自己本身没问题,你其实对我不反感?”

    “……”

    “别不好意思,放心大胆地说。”

    谢言犹豫了一下,“说实话?”

    心肝突然有种实话不太好听的预感,不过她还是点点头,然后她就听到谢言开口,“因为我没有谈恋爱和结婚的打算,所以……其实不管你长得是圆是扁,是胖是瘦,是美是丑,对我来说,跟其他人都没有区别。”

    “……”

    扎心了!

    丫的。

    人长得这么阳光温暖,怎么说话这么气人呢。

    心肝开始考虑要不要从舅舅那儿弄点药,下次跟他在一块的时候,气氛正好的时候让他吃下,免得他冷不丁的开口破坏气氛。

    心肝果断不撩他了,“吃饭。”

    “嗯!”

    两人默默无言地吃了饭,饭后谢言主动收拾碗筷,把剩下的菜用盖子盖好,放进厨房的冰箱里,他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到心肝正拿着手机,似乎在跟人聊天。

    谢言想喊她名字,但他总觉得“心肝”这个名字太暧昧,他忽略掉称呼,跟她打招呼,“我走了?”

    “啊,这么快吗。”心肝看了下时间,“还不到一点呢,你再陪我说说话行吗。”

    “……”

    “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她垂下眼,“我等会儿去找暖暖。”

    “你弟弟的女朋友?”

    “嗯!”

    谢言脚步一顿,“你弟弟……不是不喜欢你打扰他们二人世界吗。”

    心肝毫不犹豫地把萧睿卖了,她眼都不眨地装可怜,“他不喜欢我也得去啊,虽然我们俩是双胞胎,但是从小就气场不合,他小时候就嫌弃我幼稚,不爱跟我玩儿。他十八岁接管家里的公司,到现在为止都六年了。说句不好听的,我爸妈现在看到他都得客客气气的。就是因为他不喜欢我,我才更要跟未来的弟媳妇打好关系啊,要不然……唉,豪门嘛,你懂的。”

    “……”

    谢言脑袋里顿时跳出港剧里那些豪门争财产的电视剧情节,他有些不敢置信,“你们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吗?”

    “是的啊。”心肝苦笑着说,“利益当前……唉,好不容易有人陪我聊聊天,咱们不说这些糟心事儿。”

    然而。

    她越是这样欲言又止,谢言的脑洞就开得越大。

    心肝在他心里的形象,立马从一朵骄傲恣意的霸王花,变成了凄风苦雨中摇摇欲坠的小野草,谢言再一次心软了。

    他默默地坐到她身边,心肝戏精上身,接着演起来,“你有事的话就走吧,不用管我,真的……我一个人能行的。”

    她越是这样说,谢言就越不忍,“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

    “真的吗?”

    对上她期翼的眼神,谢言点头。

    “那太好了,你再陪我待一会儿吧,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

    “嗯!”

    喜欢的人在身边,连时间都过得快许多,很快就到了一点半,心肝非常有分寸,计算了一下他回医院路上需要用的时间之后,就催促他回去了。

    这次谢言没推辞。

    “我送你吧。”

    “不用,你腿不方便。”

    心肝坚持,“就送到门口。”

    “好吧!”

    好巧不巧,他们才打开房门,谢言刚换鞋还没走出去,对面的房门就打开了,萧睿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出来扔垃圾。

    四目相对,谢言愣了一下,“你弟弟就住你对门?”

    “咳,是,是啊。”

    谢言看了眼他手里的垃圾袋,透明的垃圾袋,里面赫然是中午吃剩的饭菜,谢言对萧睿的印象直降冰点。

    距离这么近,自己的亲姐姐还受了伤,他自己也要吃午饭,心肝饭量也不大,就少她两口吃的?

    太过分了!

    谢言抿唇,凉凉地看他一眼,没打招呼,直接走了。

    “……”

    刚才,谢言是在瞪他?

    萧睿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