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自己人,我不嫌弃

    第1595章  自己人,我不嫌弃

    上电梯。

    刷卡上楼。

    心肝住顶楼,一梯两户的户型,她按了指纹解锁,她打开房门,谢言却没有进去,心肝蹦跶着跳进玄关,见他还站着没动,对他示意,“进来呀。”

    “不了!”谢言说,“送你到家了,我也该回去了。”

    “宋叔叔不是给你放了一天假吗?”

    “送你回来哪需要一天。”谢言温和地笑,“你进去吧,我回去了。”

    “哎,你等等。”

    “……”

    谢言脚步顿住,“怎么了?”

    “呃……”心肝眼珠子一转,很快想到挽留他的办法,“今天你帮我解决赔偿的事儿,还送我回家,耽误了你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多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回来的路上点了外卖,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吃吧。”

    “我……”

    “拒绝就是嫌弃。”

    “……”

    “我这人很不喜欢欠别人的,你帮了我的忙,我请你吃饭,要不然我心里会过意不去。”

    “你不用过意不去,我只是受老师所托。”

    “但是你帮的人是我呀。”心肝一本正经地说,“受惠的人也是我,所以,我请你吃顿饭,没什么问题吧。”

    “……”

    心肝扭头看了眼客厅上挂着的装饰钟表,“这会儿还不到十二点,你们医院不是两点半上班吗,我保证不耽误你时间。再说了,你就是现在回医院不也要吃饭吗。”

    心肝已经明确地表示要追他,他既然没有这个意思,就不该给她希望,谢言想婉转拒绝,还不等他想好理由,心肝就落寞地垂下眼,“你要真想走就走吧,没事的,反正我早就习惯一个人吃饭了……”

    “……”

    谢言知道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

    可……

    毛病之所以能成为毛病,就是明明知道是毛病,偏偏就是改不了,他叹口气,“那我陪你吃完饭再走。”

    心肝一秒变脸,立马笑眯眯地侧开身体让他进来。

    “……”

    谢言觉得自己好像上当受骗了,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进到玄关,心肝立马找出一双男士拖鞋,看到那双男士拖鞋,谢言微微一愣,他神色自然地换上鞋,扶着心肝去客厅。

    她的房子很大。

    客厅非常宽敞,目测起码有近百平,客厅里摆着超大的浅绿色布艺沙发,沙发上到处都是橘色绿色和白色的抱枕。

    组合沙发旁边还放了一个橙色的单人按摩椅,按摩椅和抱枕的颜色呼应,看着非常温暖。房子里到处都是绿植,花瓶里的鲜花开得很好,一看房子的主人就是个热爱生活,且有情调的人。

    谢言垂下目光。

    一侧首,发现心肝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他挑眉,“怎么了?”

    “我以为你会仇富。”心肝歪着头看他,“香溢紫郡的房价很高,我以为你看到我房子这么大,会觉得我一个人住太浪费,不如住小一点,把钱捐出去。”

    谢言哭笑不得,“我看上去这么不讲理吗?”

    “唔……那倒没有。”

    谢言轻声说,“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我自己喜欢做,那是我自己的事,我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至于仇富……那就更没必要了。一个人既然能富起来,要么是有超前的眼光,要么就吃了常人没吃过的苦,人家的财富是他自己拼搏来的,又没偷没抢,为什么要仇视?”

    心肝差点为他这番话拍手鼓掌,她强忍住了,她笑着打趣说,“但是我是富二代啊,我的钱可不是自己拼来的。”

    “那也是你父辈和祖父辈吃了苦换来的。”

    心肝哈哈大笑,“谢言,你这三观我爱了。”

    “……”

    点好外卖是假的。

    心肝趁谢言不注意,偷偷给她店里的店员发消息,让她以最快的速度送一份两个人吃的餐食过来。

    她有两家店就开在香溢紫郡大门口。

    一家是变态辣,还有一家是川菜馆,火锅不方便打包,所以心肝叫的是炒菜,两个人坐在阳台上聊天,谢言好像挺喜欢她家阳台,站在高处往下眺望。

    “看什么呢?”

    “风景。”谢言笑着说,“这里视野开阔,景色很好。”

    心肝眼睛一亮,“喜欢吗?”

    谢言生怕她又说出喜欢就以后一起住进来这种话,忙说,“漂亮的风景谁都喜欢。不过眼前这景象,在我看来是风景,而你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其实就是差别。阶层不同,不能强融。”

    “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在我看来,阶层并不是经济上的,是三观上的,三观不合,什么都是白搭,人可以穷,心不能穷,这才是最重要的。”

    谢言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没多久,门铃响起,是送餐的人来了。

    “你别动,我去拿。”

    “哦!”

    心肝点了不少,谢言把外卖拿过来,一一摆在餐桌上,心肝推着轮椅过来,“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自作主张都点了一些。”

    “太多了,有点浪费。”

    “不浪费,剩下的我晚上还吃呢。”

    谢言挑眉,“你还吃剩饭?”

    “很奇怪吗,有钱人也不一定喜欢浪费啊。”心肝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罐酸奶,一瓶可乐和一瓶橙汁,摆在餐桌上,随口说,“有一说一,我基本不吃隔夜菜,隔顿的还是能接受的。”

    顿了顿,她看向谢言,眉眼弯弯地说,“都是自己人吃的,我不嫌弃。”

    “……”

    谢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她成了自己人。

    心肝故意装可怜,“而且我现在受伤了,出行不方便,吃饭都是尽量点外卖,点够一天的量,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了。”

    “……”

    谢言想起她那个只顾谈恋爱,丝毫不管她的弟弟萧睿,他眉心微拧,“你弟弟太过分了。”

    与此同时。

    心肝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她点开,是萧睿发来的。

    【赔偿的事情解决没,从医院回来没有?我从公司打包了饭菜,回来了就过来一起吃。】

    心肝果断的回复,【没回去!】

    然后。

    她收起手机,面不改色地跟谢言苦笑,“别提了,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

    谢言顿时对萧睿的印象跌至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