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叫我心肝

    第1594章  叫我心肝

    “……”

    谢言错愕,“追我?”

    “没错!”

    谢言斟酌了一下用词,还是开了口,“上次咱们不是……”

    心肝知道他要说什么,挥手打断他,“上次是上次,现在是现在。你上次的话我听进去了,但是咱们八字还没一撇呢,不用考虑那么远。我决定追你是很认真的,而且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就是告知你一声。”

    “……”

    “你不喜欢我是你的事儿,我追你是我的事儿,跟你没关系吧。”

    这句话有点绕,但谢言还是听懂了,他顿时哭笑不得,“萧小姐……”

    “NONONO!咱们的关系已经从认识又增进了一步,而且未来还有可能再继续增进,我允许你提前行使你的权利,叫我心肝。”

    “这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心肝歪头看着他,“我也打算对你改称呼了,天天谢言谢言的,叫着显得多生疏啊。”

    谢言突然有些头皮发麻,“我觉得叫谢言就挺好的。”

    “小言言!”

    “……”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喜欢这个?那……小谢谢?言言?”

    她每喊一个称呼,谢言的脸就黑一分,喊到最后,谢言胳膊上已经生理性不适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萧小姐,你……能不能正常点。”

    “我很正常啊。”心肝挑眉,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些昵称你都不喜欢啊?那我给你取一个,小肉肉?小宝贝儿?亲爱的?”

    “……”谢言吸口气,苦笑着妥协,“心肝,这样行了吗?”

    心肝哈哈大笑,“就是嘛,早点改口不就好了。”

    “……”

    谢言没见过心肝这样的女孩子,明明是逼迫他改口,偏偏方式让人讨厌不起来。

    他叹气,“走吧,送你回家。”

    “我是谁?”

    “心肝!”

    心肝拍拍他的肩膀,“孺子可教。”

    两人说着话,完全没注意身边有护士走过,护士眼看着谢言扶着心肝走向办公室,立马八卦地跑到护士台。

    “天哪!谢医生不得了啊,以前我总觉得他这样的钢铁直男,肯定不会谈恋爱,没想到,他谈起恋爱,肉麻的不得了。”

    其余小护士一听立马凑了过来,“真的,怎么肉麻的?”

    “我听他喊他女朋友心肝儿……天哪,敢相信这是谢医生嘴里说出来的词儿吗,当时我从他身后过,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哇,没想到谢医生私底下嘴这么甜啊。”

    “可不嘛。”

    ……

    护士们讨论声不小,还没进办公室的两人听个正着。

    一秒。

    两秒。

    五秒钟之后……

    “噗呲——”

    心肝实在没忍住,拍着大腿无声狂笑,她再扭头看谢言,果然发现他噎了一下,面色十分不自然,似乎极度无语。

    心肝忍着笑,非常没诚意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啊,没想到我的名字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哎,名字是我爸妈取的,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你似乎在幸灾乐祸。”

    “哎呀,不小心被你听出来了。”

    “……”

    谢言无奈,她那是不小心嘛,那得意的小表情,巴不得他听出来才对吧。

    心肝怂恿,“要不……我去帮你解释一下吧。”

    “怎么解释?”

    “告诉她们我名字就叫心肝儿啊。”

    “……”

    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好吗!

    相反。

    说不定会越描越黑。

    在产科工作这么多年,谢言太了解这些小女生有多八卦了,做护士每天的工作挺枯燥的,他也理解,只是……八卦到他头上,他有些啼笑皆非罢了。

    他没让心肝去解释。

    八卦这种事情,当事人越是不当回事,过去的速度越快。

    随她们去吧。

    ……

    去办公室拿了拐杖,谢言送心肝回家。

    医院距离谢言的速度很近,谢言没有买车,当然,穷是最大的原因,他这人对物质也没啥追求,出了医院,在公交车和出租车之间犹豫了一会儿,看到心肝的腿,再想想公交车上的人群,谢言果断的奢侈一把,打了出租车。

    “哪个地方?”

    “香溢紫郡。”

    谢言觉得这个小区有些耳熟,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还是司机提醒了他,“你们住香溢紫郡啊,那里可是咱们云城出了名的富人区。听说每一栋都有一个私人管家,里面的绿化率也超高,不过管理也很严格,住在那里的人都非富即贵,是真的吗?”

    “没有,就是普通的住宅,绿化比别的地方好点儿,管理严格点。”

    司机咂咂嘴,马上和心肝聊了起来,心肝也是个话多的,一路跟司机侃侃而谈,等到地方的时候,两人就差称兄道弟了。

    谢言看得十分佩服。

    “到了。”

    “师傅,谢啦。”

    “客气客气。”

    心肝跟司机挥挥手,在物业登记之后,就跟谢言一起进了小区,这是谢言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小区,跟他住的老破小区别还是很大的。

    小区占地面积很大,但是一共就十栋楼,楼间距很大,视野非常好,小区绿化特别棒,虽然已经入秋,可放眼望去,依旧一片翠色。

    “这楼……层高不止两米九吧?”

    “三米六。”

    “……”

    怪不得看上去挺高的,在住宅普遍2.9米高度的现代,层高能到3.6米,住这样高度的房子在里面绝对没有压迫感。小区外观也很有特色,金灿灿的,此时阳光一照,更是璀璨明亮,如果从远处看,大概更吸引人。

    “挺漂亮的。”

    “喜欢吗?喜欢的话以后咱们在一起之后你陪我住这里啊。”

    谢言面色不变,“你想太多了。”

    “这不是未雨绸缪嘛。”

    “……”

    谢言说不过她,干脆不搭话了。

    别说。

    小区的物业确实很赞,发现心肝拄着拐杖之后,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推着轮椅过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心肝果断地拒绝了。

    “坐轮椅不比拄拐杖舒服吗,怎么拒绝了?”

    “这不是给咱们俩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吗。”

    “……”

    追他的人不少,但是这么直白的还是第一个。

    谢言觉得他有些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