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追定你了

    第1593章  追定你了

    “你追的他?”

    不能怪心肝惊讶,从外貌来看,女人虽然刚生过孩子,还在坐月子,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脸色也有些苍白,但是她皮肤白嫩,五官精致,一看就是个大美女。

    张焕就比较普通了,属于那种扔在人群里,立马就被人海淹没的那种长相。

    “是啊,很意外是吧。”

    女人眸光落在不远处的张焕身上,眸光柔和,“我们俩是在大学认识的,我们是同班同学,我对他……算是一见钟情。”

    “哦?”

    “我跟他同一天去学校报道的,我印象很深,当时我大包小包地找宿舍,他就背着一个双肩包就来了,我以为他是学长,就跟他打听宿舍位置,他逆着光站着,转身的那一刻,浑身好像都在发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哈哈,后来我们在一起之后,他还戏称我们俩的媒人是太阳。”

    心肝也笑起来。

    女人笑容温婉,“开学发现他是我同班同学,特别开心。说真的,那时候学校里挺多人追我的,但是……怎么说呢,我只有看着他的时候,才会期待未来。越相处我就越喜欢他,他善良认真,踏实努力,虽然家境不好,但是也不会自卑,三观也正。于是我就决定追他。”

    女人陷入回忆里,笑容越来越柔和,“那时候年龄小,有冲劲儿有热情,喜欢就勇敢地表达,我跟他说要追他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拒绝我了。哎!当时我可失落可难过了,他说我们不合适,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

    擦!

    这剧情,心肝立马自动把自己和谢言代入进去了。

    谢言拒绝她的时候,不也是同一个说辞吗。

    “我家是云城本地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是小康之家,我是家中独女,我爸妈千宠万爱着长大的,而且说句自恋的话,从小追我的男孩都不少,只有我拒绝别人,偶尔碰到个拒绝我的,心里可不痛快了。年龄小嘛,觉得丢脸,但是又不服气,心里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见心肝喜欢听,女人说得更细了,“接二连三被拒绝,说真的,挺伤自尊的,我差点就放弃了。”

    “那后来呢?”

    “后来大概是我追得他太烦了吧,他主动找到我,告诉我他家里的情况。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家里条件很差……他父亲本来靠给别人盖房子赚钱,后来有一次工作不小心踩空,从三楼坠落,伤了腰椎,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他妈妈本来在老家打小工,他爸爸生病之后,她就留在家里全心全意地照顾他爸爸了。他底下还有个读高中的妹妹,家庭负担很重。他上大学压根也没打算谈恋爱,就想好好学习,然后早点工作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

    “知道家庭差距之后,我也犹豫过好长时间,毕竟谈恋爱就俩结果,要么分手要么结婚,要结婚就要考虑很多现实因素,别人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听多了这种心灵鸡汤,难免犹豫。”

    心肝看了谢言一眼,又追问她,“然后呢?”

    “我就想放弃啊,可喜欢一个人哪能说放下就放下,更何况那时候我已经追他两年了,都成习惯了。后来……发生一件事我彻底想通了。”

    “什么事?”

    “我一个从小认识的朋友,跟我年龄一样大,突然遭遇意外去世了。我那时候就想,人生无常,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连明天都不知道在哪儿,考虑那么多以后干嘛?所以我就继续追了。反正我仔细想过了,追不到也不丢人,以后回想起来也不会觉得遗憾,万一追到了呢?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天都是赚来的呀。”

    “……”

    心肝被深深震撼了。

    “事实证明,坚持不懈地做某一件事,是有回报的,终于,在他大三实习的第一个月,拿到实习工资的时候,他答应跟我在一起了。事实证明我眼光不错,他很重感情,不管工作再忙,在一起之后永远把我放在第一位,前几天我摔跤见红……我头一次看他紧张害怕成那样,那一刻我就想,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句话给了她突然给了她莫大的鼓舞。

    “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吗?”

    心肝诚实的摇头,就看到那姑娘笑眯眯地跟她说,“因为看到你,我突然想起以前的我了,你看谢医生的眼神,像极了我以前看我老公的时候。”

    心肝摸摸脸,“很明显吗?”

    “就差没在脸上写你喜欢他了。”

    “……”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而且喜欢一个人也不丢人啊,这几天住院,我见过谢医生挺多次,他工作很认真也很负责,耐心又体贴,是个不错的人,好好把握哦。”

    ……

    出了病房。

    心肝还在沉思。

    “怎么了?”

    “啊?”心肝回神,“没,在想张焕跟他太太,张焕一个人照顾月子,还把老婆孩子照顾的这么好,这样的男人挺难的的。”

    “这不是应该的吗。”

    心肝扶着他一蹦一蹦的,闻言不禁侧首看他,就听谢言理所当然的说,“他太太十月怀胎不辛苦?也很辛苦!孩子是两个人的,但是孕育孩子的过程全都是女性一个人在承担。在肚子里的时候照顾不到那是没办法,生下来之后再不管不顾,就是不负责任了!”

    心肝挑眉。

    谢言继续说,“至于照顾自己的太太,那就更理所当然了。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女人坐月子,婆婆也好,娘家妈也好,都没有义务去照顾月子,真正该照顾月子的人是孩子父亲。一个女人为了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十月怀胎,独自一人承受分娩的痛苦和危险,如果他连那一个月特殊照顾都做不到,这样的男人要来干吗?”

    “漂亮!!”

    “啊?”

    心肝鼓掌,“这番话说的太漂亮了,深得我心,就冲你这番话,我决定了。”

    “什么?”

    “我萧心肝,追定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