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体力挺好的嘛

    第1592章  体力挺好的嘛

    “吃饭了吗?”

    “没,我没吃早饭的习惯。”

    谢言皱眉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餐是三餐中最重要的,怎么能不吃,你等等,我先去楼下给你买点吃的。”

    “谢谢啊。”

    谢言摆摆手,转身就走了。

    心肝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想着刚才宋连城的助攻,无声地笑。

    她百无聊赖,干脆观察起谢言的办公桌。

    医生大概都有洁癖,他的办公桌收拾得一尘不染,上面有一台电脑,就连电脑上都纤尘不染,桌子上的病人信息用夹板夹着,每一个夹板上标注的都有房间号,心肝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习惯,目光很快移开。

    桌子上还有一个笔筒,一个小巧可爱的仙人球,心肝被仙人球旁边的一张照片吸引。

    照片是谢言穿着黑色白领的医学生学士服,他容貌比现在青涩一些,头发更短,看上去精神奕奕。头上是蓝天白云,脚下是茵茵草地,阳光很灿烂,他的笑容却比阳光还要绚烂耀眼。

    心肝拿起照片,几乎能想象到他当年神采飞扬的样子。

    她伸手,戳了戳照片上他的脸。

    “小样!”

    十分钟后,谢言带了早餐回来,一个粽子和一盒纯牛奶,立秋之后天有些凉了,他买的是热牛奶是热的。

    “楼下那家早餐店包子和豆浆都卖完了,只买到粽子和奶,你赶紧趁热吃吧。”

    “谢谢啊。”

    “客气了。”

    心肝把粽子打开,看到上面的蜜枣她愣了一下,她不死心,又凑上去闻了闻,一股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回心肝确定了,“这是……甜粽啊。”

    “是啊,怎么?”

    “没。”

    她剥开粽叶,小口小口,艰难地吃着,谢言看出她不喜欢,恍然大悟,“是不是吃不惯?我忘了你们云城人吃粽子都是咸的,我去重新给你买一个吧。”

    “不用了,甜的我也能吃得下。”

    “真的?”

    心肝没说话,直接大口咬了两口,证明自己确实能吃,谢言怕她无聊,跟她闲聊,“我们老家那边吃粽子都是甜的,我刚来云城念大学的时候,去食堂看到有人吃肉粽,简直目瞪口呆。”

    “为什么?”

    “呃……我们那边粽子就四种,豆沙的,蜜枣的,八宝粽,还有白棕子什么都不放的,在我们看来,粽子就应该是甜的。到云城之后我才知道粽子还能有这么多花样,五花肉的,咸蛋黄的,竟然还有排骨板栗味的,就……挺刷新认知的。”

    心肝见他表情一言难尽,忍着笑说,“很正常啊,更稀奇古怪的都有,还有腊肉馅的,鱿鱼馅的,虾米馅儿的都有呢,不过最常吃的还是肉粽和蛋黄肉粽。”

    谢言表情更加复杂,“想吃咸的,直接吃酱油炒饭不就行了吗?”

    “那怎么一样!”

    谢言摇摇头,没再争论。

    总之。

    南北饮食差异很大,他作为一个北方汉子,其实挺不能理解为什么炒什么菜都要往里面放糖这种行为的。

    不理解归不理解,吃还是能吃得下的。

    他对吃穿都不太挑剔,除了极个别不能接受的食物,大多数人能吃的东西他都能吃,食物对他来说就是填饱肚子的东西,能吃饱就行。

    撞了心肝的肇事者姓张,叫张焕。出事那天他太太孕周已经三十九周,在家里浴室洗头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眼看她身下冒了血,他着急忙慌地就把她往医院送。

    一路上太着急,才会在抵达医院的时候,不小心把油门当刹车,撞到心肝。

    “他老婆孩子没事吧?”

    她第一时间关心的竟然是对方的老婆孩子,谢言笑容更加温和,笑着说,“好在送医及时,到医院之后,我同事给她做的剖宫产手术,是个可爱的小公主,整整三千克,夫妻俩高兴坏了。”

    上次在病房见识了一个重男轻女的,这次终于见识了个正常的。

    “对了,上次那个产妇……”

    谢言知道她指的是谁,抿了抿唇说,“出院的时候她婆婆来接的,抱着孩子骂骂咧咧的,还说让产妇赶紧养好身体,赶紧给他们家再生个大胖孙子。”

    心肝听得气愤,“自己是女的还重男轻女,有病!那产妇呢,就没反抗?”

    “本来含泪忍着,后来听她婆婆骂她生的是个赔钱货,跟她婆婆在医院大吵一架,还说等出院之后要跟她丈夫离婚。”

    “然后呢?”

    “没了。”

    “没了?”

    “嗯!”谢言说,“出院之后她就没联系过我,我给她打电话,她只说一切都好,没说别的。”

    心肝叹口气。

    “在医院,人性这种东西见太多了,不过每次看到没底线的还是做不到心如止水。”见她抿着嘴不说话,谢言立马转移话题,“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十点了,走吧,我跟你一起去病房。”

    “哦,好!”

    谢言扶着心肝,心肝用不惯拐杖,干脆把拐杖放办公室,她一只手扶住谢言的胳膊,用他胳膊的力道撑着,一蹦一跳地往前走。

    别看谢言挺瘦,力气还不小,她整个重量撑在他一只手臂上半天,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想起上次去福利院他背她走了好久,心肝微微挑眉。

    体力挺好的嘛。

    ……

    张焕和他太太住的是单间。

    谢言和心肝敲门进去的时候,张焕正抱着孩子给孩子喂奶,看到两人,他第一时间站起来,看到心肝不方便的腿,他十分愧疚,“萧小姐,真是抱歉,本来应该我去主动跟你谈赔偿的事儿的,但是这几天实在忙得走不开,麻烦你跑一趟。”

    “没事儿,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

    张焕抱着孩子站起来,把沙发让出来,“谢医生,萧小姐,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先把小宝喂好奶咱们再聊,行吗?”

    “好的,不急。”

    然后张焕就忙碌了起来,给小丫头喂了奶之后,小丫头又拉了,张焕熟练地换了尿裤,尿裤还没换好,小丫头又把衣服尿湿了。

    张焕也不生气,小心翼翼地给小丫头换上干净的衣服,等他把小丫头哄睡着,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他忙完之后,谢言跟他谈起了赔偿事宜,心肝百无聊赖,跟张焕太太聊起了天。

    “你先生真不错。”

    张焕太太笑得一脸幸福,“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追他的时候,高冷得很哪,为了让我放弃,可没少伤我心。”

    心肝顿时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