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没羞没臊

    第1590章  没羞没臊

    萧睿暗戳戳地想点子,打算把心肝赶走。

    他是真不爽。

    心肝来了之后,他每次下班回家,压根找不到安暖暖的影子,去隔壁一找就能找个正着,他给心肝找了个护工,结果心肝直接让人回家了,他不死心,又从家里找了个女佣过来照顾她,也被她赶回家里。

    萧睿暗戳戳地在心里记上一笔,打算找几乎报复回来。

    结果。

    他还没找到机会报复,第二天他就忍无可忍了。

    次日。

    下午六点。

    萧睿下班后,没回自己家,去对面直接录入指纹,打开了入户大门的锁,换上鞋,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淡淡香味。

    客厅里没有人。

    他绕过客厅,来到厨房,赫然看到安暖暖正在手忙脚乱的炒鸡蛋,心肝坐在轮椅里,在厨房门口焦急地说,“暖暖,要不还是算了吧,我突然也不是很想吃炒鸡蛋了。哎,你小心点,手套戴上,小心油溅出来烫着了。”

    “我从网上搜过菜谱了,青椒炒蛋嘛,很好做的,你坐那儿别动,我很快就给你炒出来。”

    “……”

    厨房里开着火,火上面坐着炒锅,锅里热油滚滚,安暖暖一只手端着盘子,盘子里是切得粗细不一的青椒丝,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锅铲,眼睛还瞟着灶台上放着的手机,手机里赫然播放着青椒炒鸡蛋的做法。

    “油热之后放入青椒……这个油都冒烟了,应该挺热了吧。”

    安暖暖把盘子里的青椒全倒进炒锅,锅里油温太高,青椒刚进锅里,火苗瞬间窜起三尺高,安暖暖“啊”了一声,吓得连连后退。

    心肝也吓了一跳,她还来不及说什么,身边突然一道风刮过,下一秒萧睿就进了厨房,用锅盖盖住炒锅,瞬间把火苗压了下去。

    安暖暖手里还拿着空的盘子和铲子,她看到萧睿,还有些惊魂未定,“怎么就烧起来了?”

    “油太热,青椒上沾了水。”

    “原来是这样。”安暖暖伸着脖子看了一眼,“现在没火了,是不是可以炒了?”

    “……”

    萧睿直接关了火,拉着她就出了厨房。

    “哎,你干嘛?”

    “你知不知道刚才那情况多危险,水火无情,不能乱动的知不知道?”

    “……”

    安暖暖有些心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想学学做饭……我这是没经验,下次掌握火候就好了。”

    “你还想有下次?”

    “……”

    心肝看不下去了,“喂,你凶暖暖干嘛,是我突然肚子饿了想吃青椒炒鸡蛋,暖暖才想着给我做的,你……”

    她这话不说还好,萧睿听了面色更难看,他瞪了心肝一眼,转而看向安暖暖,磨牙说,“你为了萧心肝学做饭?”

    “我……”

    “你这个死女人,良心呢!我生病住院的时候也没见你给我做饭吃!”

    安暖暖心虚地解释,“我那不是忙着照顾你,腾不出手吗。”

    “你还有理了。”

    “……”

    安暖暖不说话了。

    越是临近见家长,她就越焦虑,萧睿在家陪她插科打诨的时候还好,她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索性干脆来找心肝,可脑袋还是控制不住的乱想。她正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就听到心肝说肚子饿了,要点外卖吃。

    她突发奇想,也许她可以试着自己做?

    手机上经常有那种教学视频,她看着好像还挺简单的?她没让心肝点外卖,从附近超市网购了一些食材和调料品,准备大展拳脚。

    谁知道还没做好,萧睿就回来了。

    也幸好他回来了,要不然刚才那火苗乱窜的情况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见他面无表情,安暖暖扯扯他的袖子,“怎么又乱吃飞醋啊,我学做饭也不完全是为了心肝。我是想着以后学会了,可以给你做饭吃,给你个惊喜的呀。”

    “惊喜变惊吓。”

    “别生气啦。”

    “我不是生气,是担心你。”她一服软,他哪里还有火气,语气立马软和了下来,“刚才那情况多危险,受伤了怎么办。”

    “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小心。”

    萧睿瞪眼,“还想着下一次?”

    安暖暖笑而不语。

    “你……”

    “萧睿,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心肝翻个白眼,“暖暖说了,你们俩在一起日子长着呢,总不能天天吃外卖吧,而且家里不做饭总显得没有烟火气。人家一个没下过厨房的人为了你学做饭,你不偷着乐就算了,竟然还凶人家,没良心。”

    “你闭嘴。”

    “我不!”心肝非常欠扁地斜视他,“略略略,我就不闭你咋地。”

    “……”

    萧睿懒得理她,他直接关上厨房的门,跟安暖暖说,“想要烟火气还不容易,改天请个烧饭阿姨回来。之前就想请一个,想着我一个人工作忙,也不怎么回来吃饭就算了。不想吃外卖我们就请人回来做,不需要你下厨。”

    安暖暖瞪眼,“家里有人烧饭,有人打扫卫生,还专门有人来家里拿衣服去干洗……那我干什么?”

    “我娶你回家又不是为了让你做这些事情。”萧睿非常不同意她的观点,他按着她的肩膀,沉声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不是想把家里的装修公司做好做大吗,等公司那边交接清楚了,有你忙的。好不容易忙里偷闲有几天休息时间,可以去美美容,喝喝茶,不行就去逛街,过两天去见我家人,你不是没找到合适的衣服吗,那就去逛街买几件回来,总之别瞎折腾了。”

    “……”

    萧睿褪掉她手上的硅胶手套,瞥了眼心肝,意有所指地说,“你这双手用处大着呢,不是给某些人做饭用的。”

    安暖暖想起前天晚上萧睿借她的手做的事情,一张脸“蹭”地红了个透,他……他怎么能当着心肝的面,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

    安暖暖几乎不敢看心肝的脸色,她触电般地甩开萧睿的手,“我,我去把餐桌收拾一下,然后叫外卖吃……”

    说完,逃跑似的跑远了。

    心肝若有所思,“你把暖暖……吃了?”

    “思想猥琐!”

    “那她……”

    萧睿傲娇地打断她,“不该你打听的别乱打听,以后离我媳妇儿远点!”

    “……”

    擦!

    强行塞狗粮给她!

    欺负她没男朋友是吧,丫的,她明天就找一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