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虐狗请出门右转

    第1584章  虐狗请出门右转

    “你才是小强,你全家……啊呸!你是超级无敌打不死小强!”

    心肝吹干头发,推着轮椅到门口,就听到萧睿那么句话,她脱口而出就要问候他全家,想到他全家就是她全家,又硬生生的改了口,“萧睿!我都听到了,你个没良心的,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弟弟!”

    萧睿挑眉,“喊句哥,我考虑让内人照顾照顾你这个伤残人士。”

    内人……

    安暖暖一张脸红成了西红柿。

    心肝一把把安暖暖拉到身后,瞪着萧睿,“想得美,你个狗子!暖暖你别听他的,我跟你说,他这人鸡贼得很,小时候骗我说他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位置偏低,正常情况下应该他先出生的,结果我妈早产变成剖宫产,我占了便宜才先被医生从肚子里拿出来,所以我应该是妹妹……我就这么被他骗了这么多年。”

    心肝愤愤然,“丫的!我长大了才知道,胎儿在肚子里的时候位置经常变化,谁高谁低只是产检那一刻的动态,实际上还是以谁先从肚子里出来为标准的。再说了,我妈以前产检的那些记录八百年前就弄丢了,他怎么知道他是位置偏低的那个?”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就这样忽悠我叫了他好多年哥哥,气死我了!”

    “谁让你笨!”

    心肝气的哇哇大叫,萧睿却完全没有负罪感,提着外卖进了屋,十分自来熟地找了双拖鞋换上,“谁许你来我家的,赶紧给姐滚犊子。”

    “要不是我家暖暖在这儿,你以为我愿意来?”萧睿嫌弃地看了眼屋子里的装修,见一次吐槽一次,“丑!”

    “……”

    心肝关上大门,扭头怒视他,“你可以吐槽我,不能吐槽我审美,我这装修风格多清新,哪像你那里,灰不溜秋的跟老鼠皮一样,住进去人都要抑郁了,我都懒得往你那儿跑。算了,我懒得鸟你,暖暖跟我眼光一致,哼!刚才进来的时候小眼神都发光了。”

    萧睿挑眉,转而问安暖暖,“你喜欢她这个?”

    “暖暖你别怕,实话实说。”

    “……”

    安暖暖被两人盯得头皮发麻,她想了想,还是选择实话实说,“这边明亮清新,挺好的呀。”

    “嗯!”萧睿面不改色,“那以后咱也装这样的。”

    “喂喂喂!”心肝抗议,“你刚才不还说丑吗!”

    萧睿又定定地打量了一遍,一点也不害臊地重新评价,“仔细看看也还行,其实我无所谓,暖暖喜欢就行。”

    “……”

    擦!

    当着她的面秀恩爱!

    心肝黑脸,“虐狗请出门右转,不送!”

    餐桌位置太高,心肝坐轮椅不方便,萧睿就把外卖放到了茶几上,两包外卖,一包是心肝点的,一包是萧睿从公司打包回来的。

    他把盒子一一摆出来,又拿出筷子,目光从她受伤的腿上一扫而过,“怎么弄的?”

    “被撞了。”

    “哦!”

    “你姐被人撞了,你就一个哦?”

    “那……被你撞的人没事儿吧?”

    “……”

    心肝气的肺管子疼,她拍着扶手怒吼,“我是被撞的那个!”

    “那对方的车没事儿吧。”

    “萧睿!!”

    “不就是个轻微骨裂?小时候练功的时候不是经常受伤,怎么长大了还矫情上了。”萧睿蹲下,撸起她的裤管子,看了两眼后说,“问题不大,等会儿我让人去舅舅那弄点药膏回来擦擦,你这两天多注意下别用力就行了。”

    心肝气消了大半,“从进门到现在,终于说了句有良心的话。”

    萧睿起身。

    他这才注意到心肝散开的长发,以及身上的睡衣,他吸吸鼻子,还能闻到她身上刚沐浴过后的香味。

    他略微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萧睿脸色一沉,“萧心肝,你让我媳妇儿伺候你洗澡?”

    “咋滴?”

    “……”萧睿磨牙,“你这个黑心肝的。”

    “哈!气吧气吧?”心肝跟他是双胞胎,他一个表情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坐在轮椅上得意洋洋,“小样,你想什么姐一清二楚。暖暖还没给你洗过澡是不是,哈哈,酸死你。”

    萧睿冷笑,“你怎么不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蛆呢。”

    “擦!萧睿你故意恶心我。哼哼,我告诉你,刚才暖暖给我洗澡的时候还夸我身材好呢,她还没夸过你吧,羡慕不,略略略,嫉妒死你。”

    “……”

    安暖暖本来在听两人斗嘴,冷不丁的,萧睿的视线突然落在她身上,她立马从吃瓜群众变成了当事人,“呃……”

    “她身材比我好?”

    “……”

    安暖暖嘴角一抽,“你们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她原本的意思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身材又不一样,结果话音刚落,心肝就把话接过去了,她抬起下巴,挑衅地说,“听到没,我家暖暖说你的身材跟我,根本没有可比性。”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心肝挺起胸脯,“暖暖,你的意思是,我的身材跟萧睿的没有可比性?你确定?”

    “不不不,也不是。”安暖暖连忙摆手,眼看两人又同时看过来,她脑袋一热,脱口而出,“我都没有见过萧睿的身材,所以没办法比较。”

    萧睿挑眉,“之前在医院你不是经常给我擦身体?”

    “擦归擦,我又不敢看。”

    “啊——”

    他拉长了尾音,安暖暖直觉哪里不对,就听到萧睿低笑一声,嗓音瞬间暧昧起来,“我明白了,原来暖暖是抗议没见过我身材啊,你想看还不容易,等会儿吃完饭回家让你看个够。”

    顿了顿他又补充,“想看多久看多久,想看哪里看哪里!”

    “……”

    安暖暖脸上火烧火燎地红起来,“我不是,我没有……”

    心肝趁机帮腔,“嘿!你们俩开车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伤残人士,车速太快,我这朵幼儿园的花骨朵要被你们俩污染了。”

    “……”

    安暖暖泪奔。

    刚才两人不是还斗嘴斗得你死我活吗,怎么这会儿两个人火力全开对付起她来了。

    她是无辜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