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冷战

    第1579章  冷战

    继续个鬼继续!

    安暖暖红着脸推开他,赶紧回房间换衣服。

    五分钟后。

    再从房间出来,她已经换上了一件保守的长袖T恤和一条宽松的运动长裤,萧睿见她把那条撩人的裙子换掉,颇为遗憾地摇摇头。

    安暖暖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点外卖。

    “要吃什么?”

    萧睿坐到她身边,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嘴唇上,很快又挪开,“你看着点吧。”

    反正最想吃的没吃到嘴,现在对他来说,吃什么都一个样。

    安暖暖快速点好了外卖。

    想了想。

    她把买衣服的钱转给萧睿。

    “叮——”

    萧睿打开手机,看到是她的转账信息,再一看转账金额,他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刚才还舒展的眉头瞬间打结,“安暖暖,你几个意思?”

    “嗯?衣服钱啊。”

    “我给自己女朋友买几件衣服,你还给我付钱?”萧睿脸色微沉,“你跟我有必要分这么清楚?”

    “我不能占你便宜啊。”

    “你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也不能随便占男朋友便宜。”

    萧睿气笑了,“男女朋友之间送点礼物,算占便宜?你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

    “互相送礼物当然没问题,但是单方面的,而且送的还是贵重的礼物,这就不行。”

    “只是几件衣服而已。”

    “那是对你来说。”安暖暖坚持,“对我来说就是贵重礼物。”

    “……”

    气氛顿时有些僵。

    安暖暖不想跟他吵架,只好软下态度,她晃晃他的手,“生气了?”

    萧睿不理她。

    “真生气了啊?小气鬼!”

    “安暖暖!”

    “好好好,不是小气鬼,你最大方。”安暖暖好声好气地说,“我现在有钱,衣服什么的我都能自己买。”

    “你买是你的事儿,我买的是我的心意,能混为一谈吗?”萧睿态度强硬,“钱我是不会收的。”

    “你这人,给人花钱上瘾啊。”

    “那也要看是谁,换个人,休想从我这里占一毛钱的便宜。”

    “……”

    安暖暖直接把他的手机抢过来,打开转账页面,直接点了收款。

    “安暖暖!”

    “萧睿!”安暖暖也加重语气,“咱们只是谈个恋爱,你没必要这样。”

    “咋样?”

    “往我身上砸钱。”

    萧睿绷直嘴角,“买几件衣服算是砸钱?你对砸钱这两个字是不是有误解?”

    “总之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她话音落下,萧睿半天没说话,安暖暖抿着嘴唇,也沉默下来。客厅里刚才还暧昧的气息,这会儿变得冰冷冰冷的。

    两人陷入冷战。

    萧睿心里烧起一团火。

    作为他女朋友,连他的一点小礼物都不接受,买个东西还要还钱给他,这算什么?跟他分这么清楚,是不是为了以后分手的时候干净利落?

    安暖暖心情也不好。

    从小到大。

    也许是一个人独立惯了的原因,她防备心强,自尊心也强,她最怕欠别人的东西,上初中住校的时候,有一次学校里让买学习资料,那段时间安大庆换了手机号码,她联系不上,最后她从同学那里借了钱买的资料。

    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感觉。

    虽然同学没有催促她,可每次看到同学,她都会觉得欠对方人情,那一个礼拜是她最难忘也最难熬的一个礼拜。

    后来安大庆给她生活费,她第一时间就把钱还给了对方。

    再后来,她再也不愿意跟人借钱了。

    上大学之后,安大庆就不再给她生活费了,再苦再难的时候,她宁愿勤工俭学,宁愿节衣缩食,她都不愿意再跟别人借钱。

    哪怕是跟许谦恋爱。

    恋爱之后,许谦经常会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只要许谦请她一次,她总会想办法请回来,哪怕许谦不让她掏钱,她也会默默把金额记下来,然后买给他等价的礼物。

    萧睿是她男朋友,不是她爸妈,他没义务给她花钱。

    所以。

    她把钱还给他,还错了?

    两个人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问题,所以一时间谁都没有低头。

    客厅气压越来越低。

    安暖暖有些委屈,穿上鞋就回了房间,萧睿在气头上,也没喊她。

    ……

    房间里。

    安暖暖趴在床上,床边是她刚才换掉的长裙,看到裙子,安暖暖更难过了,明明回来的时候气氛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她越想越委屈。

    她把裙子折成一团,放哪儿都觉得碍眼,最后她从柜子里拉出行李箱,打开行李箱,把裙子扔进去,打算眼不见心不烦。

    刚要合上箱子,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

    萧睿气已经消了大半,觉得他一个大男人不能跟她计较,打算过来认错赔个不是,结果……打开房门就看到她在收拾衣服。

    她这是要走?

    萧睿刚熄灭的火气“蹭”的一下又窜了上来。

    他大步冲进房间,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收拾东西要去哪儿?安暖暖,你这人简直……简直不可理喻!有问题我们可以沟通,你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是要闹哪样!”

    “你放手!”安暖暖疼的挣扎,“你抓疼我了!”

    “我不放!”

    “……”

    安暖暖更委屈了,她看着萧睿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知道是委屈的还是吓的,鼻尖泛酸,眼眶通红,眼睛里慢慢的蓄满了眼泪。

    “啪嗒!”

    眼泪落到他手上,萧睿像被烫到一样,整个人手猛地一缩,“你你你哭什么,我又没打你。”

    安暖暖眼泪流的更凶,“你还想打我?”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来不打女人。你不讲道理就算了,怎么还哭啊!”看到她的眼泪,萧睿什么火都没了,他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你别哭了。”

    “你凶我!”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她妈妈去世之后,萧睿就再也没见过她哭,她这一哭,把他心疼坏了,也顾不上跟她吵嘴了,麻溜的道歉,“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惹你生气,宝儿,咱不哭了行不?”

    “不行!”

    萧睿也是没招了,威胁她说,“你再哭我就亲你了!”

    “……”

    安暖暖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红着眼,“你凶我就算了,还想耍流氓……”

    说完,眼泪掉的更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