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再试试?

    第1578章  再试试?

    “唔……”

    他几乎是扑到她唇上,嘴唇重重磕在他牙齿上,安暖暖疼的眼睛里瞬间冒出一层水光,萧睿的吻……不!或者都不能称之为吻,完全是像狗啃骨头,乱的完全没有章法,疼得安暖暖嘶嘶抽气。

    她错了!

    她不该质疑他是老司机。

    通过这个吻,她完全可以确定,萧睿是真没谈过恋爱。

    偏偏萧睿还投入的不行,抱着她亲得难分难解,安暖暖肺部空气几乎都被他吸走,强烈的窒息感涌上来,她拼命扭头,萧睿却如附骨之蛆,不管她往哪个方向侧首,他都能精准无比地跟上来。

    “唔唔……”

    安暖暖翻着白眼,拼命捶打他的后背。

    再亲下去,她怀疑自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接吻被亲死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以为自己下一秒会窒息身亡的时候,萧睿终于松开了她,缺氧让她四肢发软,安暖暖推开他,慌忙降下车窗,拼命呼吸。

    萧睿也没比她情况好到哪儿,他坐在驾驶座,眼睛泛红呼吸粗重,他似乎也有些呼吸不顺畅,扯开领带,双手抵在方向盘上,努力调整呼吸。

    安暖暖半天才缓过劲来。

    她狼狈地瘫在副驾上,后知后觉的发现嘴巴很疼,她伸手一摸,一手的血。

    “……”

    安暖暖手狠狠抖了一下,她吸气,咬牙,“萧睿,你……属狗的吗?”

    一扭头。

    看到她指尖上的殷红,他目光一转,落在她嘴唇上,她的嘴唇被蹂躏了许久,这会儿又红又肿,鲜血浮在上面,像抹了一层口脂,艳得惊人。

    于是。

    安暖暖就看到萧睿眼睛里又“刷”的一下冒出两簇幽幽火光。

    “……”

    她吞了吞口水,不着痕迹地缩了缩身体,“你,你冷静点。别冲动。”

    “安暖暖!”

    “干嘛?”

    萧睿咬牙切齿,“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第一次接吻……你就这反应?”

    “……”

    她也很想学着偶像剧里的女主角,害个羞什么的。

    可……

    这个吻一点美感都没有,除了窒息就只剩下疼,她命都被亲掉半条,她真无能为力啊。眼见他往这边挪了挪,安暖暖整个人都缩成小小的一团,她舔舔嘴唇,碰到嘴唇上的伤口又嘶嘶抽气,“求你了,别来了,疼!”

    “……”

    萧睿眼底闪过一丝窘迫,他强撑着说,“除了疼呢?”

    “还是疼!”

    “……”

    他不死心,小声说,“也没那么差劲吧?”

    安暖暖捂着嘴唇不说话。

    “……”

    萧睿彻底挫败,他有些懊恼,又忍不住给自己辩解。

    他是第一次,作为没有实践经验的小白,差劲点也很正常吧?他瞥了眼她磕破的嘴唇,努力挽回,“谁让你勾引我,头脑一热发挥失常了。”

    安暖暖瞪眼,“我哪有!”

    “看!又来勾引我了!”

    “……”

    她看他一眼也算?

    “总之这事儿是意外。”萧睿降下车玻璃,车里灼热的温度终于逐渐恢复正常,他一边暗暗下决心要好好练习吻技,在学成时间再也不丢人现眼,一边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回家!”

    “我有点饿了。”

    萧睿看了眼她的穿着,果断地做了决定,“回家点外卖。”

    “可是我想吃烤肉。”安暖暖说,“刚才是谁说的,任性也没关系,不要迁就别人,让别人来迁就我的。”

    “……”萧睿噎了一下,“那就回家换件衣服再过来吃。”

    顿了顿,他又指着脚边散落一地的购物袋,“我把车窗升上去,你在车里把衣服换了,我们再过去吃也可以。”

    “……”

    安暖暖下意识地裹紧了外套。

    呵呵哒。

    她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心肝说的果然没错,萧睿看到她穿这一身,真的兽性大发了。她穿个裙子他就这样,她要当着他的面在车里换衣服……她还能完好无缺地从车里走出来吗!

    安暖暖打个哆嗦。

    看萧睿开始给她翻合适的衣服,她连忙按住他的手,“我改变主意了,回家吃。”

    “……”

    萧睿瞥她一眼,颇为遗憾地收回了手。

    ……

    回程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车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停车。

    上电梯。

    开门。

    进屋。

    房门刚关上,安暖暖就被怎么想都不甘心的萧睿门咚了,安暖暖脸都白了,“你……想干嘛?”

    “……”

    这反应让萧睿自尊心极为受创,他舔舔嘴唇,提议,“刚才真是我发挥失常,不信……咱们再试试?”

    他的重点明明就是再试试!

    安暖暖心有余悸,刚要拒绝,他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低头俯身就吻了下来。

    这一次是个温柔至极的吻。

    像蜻蜓点水,又像是一片羽毛轻轻划过,安暖暖只觉得头皮一炸,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背脊蔓延至全身。

    安暖暖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刺啦——”一声,她瞬间回过神来,一低头赫然发现红裙的领口被撕裂开,空气微凉,连带着她裸露在外在皮肤都有些凉。

    安暖暖如梦初醒,慌忙掩住胸口,推开了萧睿,萧睿愣了一下,迷离的眼神很快清明起来,他见她脸颊通红,神色慌乱,有些懊恼的清清嗓子,“那个……情不自禁。”

    “……”

    “咳,这回感觉咋样?”

    “……”

    这种问题!

    他!怎!么!问!的!出!口!

    安暖暖只觉得一张脸都快燃烧起来,她狠狠瞪他一眼,不说话。

    “你别这么瞪我,要不然出事儿了你负责!”

    “……”

    安暖暖赶紧闭上眼睛。

    “你闭上眼是想让我继续吗?”

    “……”

    安暖暖捂着脸,“你能不能不说话!”

    “不能,不说话转移一下注意力,我容易冲动。嗯,虽然有些对不起,但是我必须实话实说,就……还挺开心的,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把我推开了。”

    安暖暖磨牙,“听你语气还挺遗憾的?”

    萧睿摊手,“是挺遗憾的。”

    安暖暖想瞪他,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又改为恶狠狠地看他一眼,“不然等着你把我衣服撕烂吗,你知不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败家子!”

    “……”

    萧睿不敢置信,“你推开我……是因为衣服贵?”

    她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萧睿眼睛一亮,立马凑上来,再次把她咚在门板上,他压低声音暧昧地说,“衣服我赔你,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