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撩人于无形

    第1576章  撩人于无形

    “你脸色不太好看。”

    话音落下,谢言发现心肝脸色更难看了,他摸摸鼻子,“我又说错话了?你吃东西吧,我保证在护工来之前一句话也不说了。”

    心肝抓起杯子灌了口水,这才压下心里的邪火,她把杯子重重放到小桌上,无语地看着谢言,“你到现在都没交过女朋友,固然是你自己不想找,应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

    心肝评价,“不!解!风!情!”

    谢言不吭声。

    心肝吸气,“怎么不说话?”

    谢言实话实说,“怕不小心又说错话惹你生气。”

    “……”

    “不过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谢言挠挠头说,“我老师也经常说我,说我这性格如果不改改,什么时候也找不到女朋友。”

    “你老师?”

    “宋院长!”

    “我宋叔叔真明察秋毫。”

    “……”

    心肝气到不想跟他说话,可不说话吧,又怕他会尴尬,她绞尽脑汁想话题,低头扒拉着米线,像是想到什么,看到床头边放着的洗漱用品和晚饭,她抬头问他,“你给我买的东西多少钱,我转给你。”

    “不……”

    “不用了?你很有钱吗!”心肝直接掏出手机,瞪他一眼,“自己穷得天天开水泡米饭,对别人倒是大方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有钱呢,其实就是穷大方。”

    “……”

    “反正我是理解不了你这种行为,简直有自虐倾向。算了,你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我三言两语也改变不了你,干脆就不浪费口舌了。别人接受你的好意是别人的事儿,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钱,更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到底多少钱赶紧说,我现在就转给你。”

    “……”

    谢言摸摸鼻子,“那个,你误会了。”

    “哈?”

    “我说不用了,不是说不让你给钱!其实我也不是同情心泛滥,看到什么人都帮的,我帮的基本都是生活窘迫……不,其实谈不上是生活,顶多算是生存。都是努力生存的那些人。”谢言实话实说,“我知道你有钱,所以可以帮你忙,但是不会帮你垫钱,有人比你更需要这笔钱。”

    心肝捏着手机,狠狠吸气,“所以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我想说,不止是洗漱用品,还有住院押金,你一起给我吧。”谢言看着小桌上的饭菜,“外卖是我自作主张给你订的,这个钱就不用给了。”

    “……”

    心肝气到心梗。

    她觉得再听他说下去,她恐怕要去看心脏!

    她闭着眼打断他,“一共多少钱!”

    谢言说了个数。

    心肝废话不说,直接掏出手机,翻出微信,然后看着谢言,谢言一愣,“怎么?”

    “手机!你不把手机拿来,我怎么给你转账!”

    谢言默默掏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老年机。

    心肝,“……”

    谢言也有些尴尬,他挠挠头,“有现金吗?”

    “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谁出门还会带现金!”

    “我!”

    “……”

    心肝被气到失语。

    这男人肯定是老天爷专门派来气她的。

    “号码!”

    “啊?”

    心肝冷笑,“放心,记你号码不是为了接近你,我没有带现金的习惯,你号码告诉我,我明天让朋友送点现金过来,到时候给你打电话你过来拿。”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言笑的尴尬,见心肝压根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他报出手机号码,心肝把他的手机号记下来,保存,她挥挥手,“你赶紧走吧。”

    “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待着起码不会把自己气到心脏病突发。”

    “……”

    谢言迟疑了一下,看心肝脸色不好,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肇事者的名片,犹豫了一下,“需要我帮你处理一下吗?”

    “不用,我自己能行!”

    “哦!”

    谢言把名片放到床头柜上,“那我先回去,有事儿你给我打电话。”

    “给你打电话干嘛,真有事儿你还能赶过来?”

    “能的!”

    “……”

    谢言说,“你知道我家住哪,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能帮的忙我都会帮的。”

    看着他诚挚的脸,心肝的火气没由来地就散了。

    她跟他生哪门子的气。

    他直男的性格又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他又不是针对她,而且还帮了她的忙,给她垫钱她本来就应该还。

    她生气,无非是因为她喜欢他,他却跟个木头似的,没有特殊对待她。

    可事实上。

    他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就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谢言凭什么特殊对她?

    心肝一下子就蔫了。

    她态度好转了一些,“我知道了,谢谢。”

    “不用谢。”谢言说,“那我走了?”

    “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任何人碰到这种事情,都会帮忙的。”

    心肝抬眼看他,“那围观的人这么多,怎么没见别人冲上去。”

    “……”

    她摆摆手,“走吧!”

    谢言点点头,这次他没有停留,离开了病房。他一走,病房里立马空了下来,她一颗心也变得空落落的,心肝叹口气。

    她低头,看着小桌上的饭菜,默默地扒拉着吃了起来,她吃得很慢,但是没有浪费,把一整碗米线全都吃光才停下筷子。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萧家的掌上明珠,都以为她难伺候,其实她挺好养活的,她能吃高档餐厅,也能吃路边摊。

    吃完饭不到五分钟,有人敲门,心肝以为是护工来了,让人进来,结果进来的人是不是护工,是刚才给她扎针的护士。

    心肝看了眼吊瓶,吊瓶里还有大半瓶水。

    “我不是来拔针的。”护士指了指她床上的小桌,对她笑笑,“谢医生说你腿上有伤不方便,请让我等你吃完,帮你把餐后垃圾收拾一下。”

    “……”心肝待了两秒,“谢谢。”

    护士笑笑没说话。

    她上前把小桌上的餐后垃圾收拾干净扔进垃圾桶,还把床上的小桌收起来放进柜子,走的时候还帮她把垃圾桶里的垃圾提出去,顺便给她换了一个干净的垃圾袋。

    护士走后。

    心肝还有些失神,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

    “我错了,我收回他是钢铁直男的话……撩人于无形,分明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