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特殊对待

    第1575章  特殊对待

    医生让住院观察二十四小时,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谢言帮心肝办了住院手续。

    康华医院是私立医院,私立医院意味着环境好,但是价格也死贵,心肝不缺钱,她从小就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对居住环境也很挑剔。本来她想定个套间病房,想想只需要观察二十四小时,就退而求其次选了单人间。

    办好手续,谢言把她抱进病房,护士很快就来给她挂上消炎针。

    “好了,你回去吧。”

    “不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照顾你吗?”

    “不用,他们都没时间。我妈去外地拍戏了,我爸也跟着她进剧组了。萧睿最近光顾着谈恋爱了,他不谈恋爱也没时间照顾我,自己的伤还没好彻底呢。我妹妹跟着专家去考古了,这次又不知道去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呃,你不用管我。对了,你们医院不是有合作的护理公司吗,等会儿你给我个电话,我自己联系个护工来照顾就行了。”

    “……”

    听着怎么这么可怜!

    “你真不用管我,赶紧走吧。”

    “……”

    谢言脚步怎么也迈不开,他叹口气,问她,“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没事儿,我等会儿自己点外卖。”

    逛了一下午街,这会儿心肝后知后觉有点累了,她靠在床头的软靠背上,闭上眼睛,房间里半天都没有动静,她以为谢言已经走了,睁开眼,却看到他还在床边站着,他拿着手机一同操作,也不知道在干嘛。

    心肝一愣,“你还不回去吗?”

    “等等吧!”谢言收了手机,“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儿,我帮你联系了一个护工,不过赶过来需要一点时间,我还帮你点了一份外卖。”

    他看了眼输液瓶,“我刚才问了护士,你今天晚上需要输两瓶消炎药,这一瓶大概要输半个多小时,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我下楼去给你买一些洗漱用品。”

    “……”

    心肝心情复杂。

    好吧。

    她承认,她故意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就是为了让谢言同情她,可……他真这么细心周到吧,她心里又不是滋味。

    就好像看到一条漂亮的裙子,她喜欢得不得了,但是裙子是限定款,而且已经被人买走了,她再有钱也只能看看,永远也不会属于她。

    “……”

    谢言下楼去了,心肝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手机,谢言很快就回来了,他给心肝买了洗漱用品,回来的时候把外卖也提回来了。

    “医生说要忌辣,我给你点了一份猪脚汤,还有一份鸡丁米线,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你尝尝?”

    “嗯!”

    谢言把洗漱用品放一边,然后把她扶起来,又把小桌子支起来放到床上,把鱼汤和米线都端出来摆在小桌上,“能自己吃吗?”

    “能!”心肝翻个白眼,“我受伤的是脚又不是手。”

    谢言也不生气,笑着把筷子递给她,心肝看了眼猪脚汤,嘴角微微一抽,“你想让我以形补形啊。”她戳戳猪脚,猪脚炖得很烂,筷子一戳就碎开了。她不爱喝猪脚汤,因为猪脚再怎么炖,都很油,不过这是谢言买的。

    谢言第一次给她买吃的,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心肝非常给面子地尝了一口。

    “好喝吗?”

    “还行!”

    她没说谎,味道确实还行,她又尝了口米线,米线很Q弹,上面铺了一层鸡丁,还有很多配菜,有生菜,榨菜,油炸的花生……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心肝又吃了两口。

    谢言不着痕迹地松口气。

    他知道心肝的身份,也知道她从小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本来还担心她吃不惯这些寻常人家吃的东西,见她没挑剔,他又给她倒了杯水推过去,笑着说,“这家米线开在医院门口,生意特别好,我经常看到有人在门口排队。”

    心肝一愣,“你没吃过?”

    “我很少在外面吃饭。”

    “……”

    分明就是为了省钱!

    心肝想起福利院的那些小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些孩子还好吗?”

    “没什么好不好的,还是老样子。”

    “哦!”

    心肝安安静静的吃饭,她平时话很多,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真的安静的时候,倒让人挺不习惯的,谢言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主动跟她说话,“你今天来医院有事儿?”

    “没事,路过。”

    “……”

    谢言挑眉。

    她家住主城区,康华医院在外围,这样也能路过?

    不过她看心肝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多问。

    心肝停下筷子,见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开口问他,“你还不回家吗?”

    “等护工来了我再走。”

    “哦!”心肝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她干脆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他,“谢言,如果今天是一个陌生人,你是不是也会这样?”

    谢言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不会!”

    “……”

    心肝一愣,陡然抬头看他,谢言挠挠头,不紧不慢地说,“如果是陌生人,我会帮忙办住院手续,然后打电话联系她家人来照顾她。不会买洗漱用品和晚饭,也不会待在这里陪着。”

    “……”

    心肝眼底陡然冒起一束光亮,“那,你为什么对我特殊对待?”

    问完。

    她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

    几秒后,她就听到谢言的声音,“因为你给我送过饭,咱们见过好几面,而且还一起去过福利院,不能算陌生人吧。”

    心肝吸口气,只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仅此而已?”

    谢言诚实地点点头。

    “……”

    心肝眼里的那道光还没来得及亮起来,就“刷”的一下被人碾灭了,她觉得刚才吸的那口凉气一直从嗓子灌到五脏六腑,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

    可同时,又有一股子火从背脊一直顶到脑门,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行把火压下去,然后颤抖着手指着病房的门,“走!”

    “什么?”

    “我怕再跟你说话,能把自己气死!”

    “……”

    谢言有点懵,不知道哪句话惹到她了,他想了想他刚才的话,没发现哪里不对,只好虚心地问她,“我哪句话惹你生气了吗?”

    “……”

    如果不是知道谢言是钢铁直男,心肝几乎要怀疑他是故意的!

    好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