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中央空调

    第1574章  中央空调

    “……”

    见鬼了!

    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自从上次跟谢言去过福利院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跟他见过面了。

    心肝在车里坐了一会儿,这会儿天已经快黑了,门诊部也已经临近下班,所以很难得,医院门口没有多少人。

    她趴在方向盘上,待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不就是个男人嘛,你说说你,这些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那个谢言不就是长得好看点,你至于念念不忘这么长时间嘛,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肯定是被萧睿那个臭小子刺激到了,所以才跑这儿来的。”她自嘲地笑笑,“萧心肝啊萧心肝,人家压根不喜欢你,生怕你会喜欢上他,还特地给你打了预防针,你要是识趣呢,就应该离他远远的,这样以后碰面了,还能点点头打个招呼。”

    她像是在说服自己,“肯定是因为这么多年,你没碰到过这种一上来就拒绝你的,所以自尊心受损,才会这样念念不忘的,没错,就是这样!”

    “……”

    说服自己。

    她倒车,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

    一辆车失控一样横冲直撞地往这边冲了上来,心肝下意识的倒车闪躲,可根本来不及。

    “砰!”

    车头重重撞到驾驶位的车门。

    “嘶——”

    车速太快,驾驶座的车门被生生撞得变形,心肝脑袋重重磕在玻璃上,疼得她当场眼前发黑,她只觉得半边身子发麻,紧接着剧痛袭来。

    额头有液体滑下。

    她伸手一摸,一手的血。

    擦!

    她今天是倒了什么血霉!

    心肝神智还是清醒的,她看到肇事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男人似乎也被眼前的情况吓坏了,慌忙上前来检查她的情况,“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

    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心肝忍着骂人的冲动,她试着动手推开车门,变形的车门却根本推不开。

    “……”

    因为在医院门口,这边的事故很快引起路人的注意,两辆车旁边围满了路人,心肝脑袋越来越疼,她伸手想掏出手机给舅舅打电话求助,手机还没摸到,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人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然后绕到前面,解开她的安全带,把她从前面的位置上抱出来。

    心肝闭着眼,她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身体僵硬,肢体也有些抗拒。

    “是你?”

    “……”

    这声音熟悉到让人心颤。

    心肝一睁眼,果然看到谢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她呼吸微微一窒,下一秒,她就觉得丢脸,什么时候碰面不好,非要是她这么狼狈的时候。

    她撑着要从他怀里跳下来。

    “别动!”谢言按住她,“你在流血,我带你去医院。”

    “……”

    肇事车司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媳妇儿要生了,我太紧张,不小心把刹车当油门……真的很对不起。这是我的名片,后续赔偿和医药费我会负责的。但是我媳妇儿现在情况紧急,我必须先送她去医院……小姐,名片给你,问题咱们后续再进行协商。”

    他又转向谢言,“先生,麻烦你送她去处理一下伤口,等我媳妇儿生了,我再去赔礼道歉。”

    “……”

    谢言没替她做主,低头看向心肝,“萧小姐,你看?”

    “让他走!”

    谢言这才让男人离开,男人如蒙大赦,赶紧去车里把他媳妇儿抱出来,匆匆往医院里跑。

    ……

    谢言带心肝去医院检查。

    血流的吓人,但是伤势并不严重,她脑门上是被东西刮了一下,所以才会血流不止,比较严重的是左腿,左腿被撞了一下,有轻微的骨裂,需要用夹板固定。

    谢言抱着她,陪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又给她清理了一下伤口。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

    “头晕不晕?”

    心肝避开他的眼睛,淡淡地回答,“刚才有点,现在没有。”

    “不放心的话可以再做个脑部CT。”

    “不用了。”顿了顿,她客气地补充,“今天谢谢你了。”

    “不客气!”

    心肝自嘲的笑笑,“也对!就算车里坐的人不是我,你也会这么做,不过还是谢谢你,毕竟你这次帮的人是我。”

    她的话有些生硬别扭,心肝自己也意识到了,她有些懊恼,吸口气道歉,“对不起!我心情不好,态度也不太好。”

    谢言好脾气的笑笑,“没事,我理解。”

    “……”

    你理解才有鬼了。

    心肝心里默默吐槽,她摸摸头上包扎的纱布,觉得自己这会儿肯定丑的一批,她目光躲闪,不看谢言,“麻烦你了,你走吧。”

    谢言一愣,“走?去哪儿?”

    心肝终于抬头看他,“你下班了,不是该回家吗,或者……去福利院?我没事儿,就骨裂嘛,小伤,我自己可以搞定。”

    谢言挑眉,“你怎么搞定?”

    “买副拐杖呗。”

    “……”

    谢言这人没别的特点,就是看不得别人受苦受累,听心肝这样说,他想了一下她拄着拐杖一个人去办住院手续,莫名觉得她挺可怜的。

    他想了想,“我去帮你办住院吧。”

    “……”心肝眼睛一闪,没有拒绝,“会不会耽误你的事儿?”

    “不耽误,今天本来也没有事情。”

    “那……麻烦你了。”

    “别客气,你之前还给我送过几顿饭呢。”谢言脾气很好,耐心也很足,他抱着心肝,拿着手里医生开的住院条,带心肝去住院部办理住院手续。

    心肝今天穿的是一条及膝裙,被谢言这么打横抱起,裙摆下垂,她担心会走光,谢言却比她更先注意到这一点,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然后才抱起心肝,最后用外套遮住她的腿。

    “……”

    心肝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这么细心周到……如果是对她一个人,该有多好啊。

    心肝重重叹气。

    “很疼吗?”

    “疼!”

    心疼!

    长这么大,她撩过的男人不少,但真心想进一步发展的就这么一个,结果……人家只想做温暖所有人的中央空调。

    偏偏,她还没理由骂他是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