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这恋爱的酸臭味

    第1573章  这恋爱的酸臭味

    狗!

    她这个弟弟是真狗!

    虽然不甘心,可她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心肝一边磨牙,一边把之前拍摄的照片全都发给萧睿,这次萧睿半天才回复,【完了?】

    【完了!】

    【你们现在在哪儿?】

    心肝废话不说,直接给他发了个定位,她这边才发完消息,就听到柜姐赞叹的声音,“这件衣服太适合您了,我一个女人都移不开眼睛,太美了!”

    安暖暖赶紧把手机收了,一抬头,看到面前的安暖暖,她呼吸微微一紧,安暖暖穿着柜姐给她挑的一条暗红色的长裙。大V领,腰身收紧。裙摆一直长到脚踝,看似包裹得严严实实,可暗藏心机,裙子从侧面开叉,不动的时候看不出来,每走动一步,她白皙修长的美腿就若隐若现,性感又撩人。

    心肝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看着安暖暖,小声喃喃,“丫的,还是萧睿那臭小子眼光毒辣啊,从小就预定了这么个美人胚子。”

    “……”

    镜子前。

    安暖暖不自在极了。

    她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捂着大腿,红着脸就要冲进试衣间把衣服换下来,她才一动,就看到心肝出现在镜子里。

    “暖暖,我跟你说,刚才试的那几件衣服都能不买,就这件一定要拿下。”

    “好看吗?”

    “何止是好看!这么跟你说吧,长这么大,论颜值我就没服过谁,但今天你穿这个衣服,绝对把我艳压了。”

    “……”安暖暖的手不敢挪开,红着脸小声说,“太露了。”

    “哪儿?”

    安暖暖指着胸口和大腿。

    “……”

    心肝无语极了,“就露这么点也算露?再说了,身材这么好不展示出来,那不是白瞎老天爷给你这么好的身材吗!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又不是原始社会。把手拿下来,对!你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多美啊。”

    心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大V领,安暖暖皮肤很白,是那种柔和如珍珠光泽的白,暗红的颜色更是衬得她肤色赛雪,她还有一对漂亮的锁骨,总之,怎么看怎么好看。

    心肝抬起手,又强制性地缩回来,不着痕迹地吞了口口水,“擦……我一个女的都想把你扑倒!”

    “什么?”她没听清。

    “没。”心肝几乎移不开眼睛,她吸口气,赶紧从货架上找了件纯白色的大衣给她披上,这一披,遮住了身上大部分的红,那偶尔露出来的一点,像是雪地里绽放了一朵朵红梅,又带上了些凌冽的美。

    “……”

    心肝还是移不开眼睛,“暖暖,我现在十分庆幸自己是个女的。”

    “啊?”

    “实不相瞒,作为龙凤胎,我和萧睿那厮的审美还是挺接近的,如果我是男的……呵呵哒,那我们俩肯定是情敌。”心肝眼睛一转,来了兴趣,她问她,“暖暖,如果我和萧睿是双胞胎,我是男的,跟他长得一样,身材也一样,我们俩同时喜欢你,你选谁?”

    安暖暖捂脸,“你这问题有点超纲啊……”

    “所以说是假设嘛,你认真想一下嘛。”

    “你!”

    “真的?”

    安暖暖点头。

    心肝像是赢了全世界,叉腰哈哈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我萧心肝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哈哈。”

    “骗你的。”

    心肝笑容一僵,“哈?”

    安暖暖怕她打她,一溜烟躲到货架后,“我选萧睿!”

    “为毛,姐哪儿比不上他了。”

    安暖暖从货架后探出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眼神有些闪躲,或许不是在萧睿面前,她终于第一次表白心迹,“我喜欢的是他那个人,跟别的又没关系。就算你跟他长得一样,我也还是喜欢他。”

    “……”心肝揉揉胳膊,“你这话千万别让萧睿听到。”

    “呃?”

    “我怕他会尾巴会翘到天上,更怕他……脑袋一热,直接把你生吞活剥了。”

    “……”

    就在此时,专柜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听到了!”

    “……”

    两人同时转头,就看到萧睿出现在专柜门口,他缓步走过来,经过心肝身边的时候直接把她当空气,他看着安暖暖,平时深邃暗沉的眸子这会儿像着了火,眼里的温度几乎能把人融化。安暖暖被他看得十分不自在,她想到自己的穿着,整个人又往货架后缩了缩,“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上班吗?”

    “去公司拿文件,恰好路过,知道你们在这里逛街,就进来看看。”萧睿对她伸出手,“过来!”

    “……”

    安暖暖没敢动。

    心肝在旁边说,“暖暖,你千万别出来,萧睿看到你那一身,肯定会兽性大发的。”

    “……”

    安暖暖用大衣把自己紧紧裹住,闻言更不敢出去了。

    “萧心肝!”

    “乖弟弟,叫姐!”

    “……”萧睿凉凉地看她一眼,他大步走到安暖暖身边,把她从货架后方扯出来,“以后别跟萧心肝一起出门,尤其是别跟她一起买衣服,她变态。”

    “哈?”

    “你刚才去试衣间换衣服,她有没有偷窥你?”

    “没,没有啊。”

    “有没有试图对你上下其手?”

    “也没……”

    萧睿不顾脸色难看,松口气说,“那她今天当了个人。”

    安暖暖看了眼心肝,看她不停地深呼吸,似乎在压制怒火,赶紧扯扯萧睿的袖子,低声说,“你别胡说了。”

    “我没胡说!”萧睿吩咐柜姐,让柜姐把安暖暖刚才试穿过的衣服全都包起来,继续和安暖暖说,“她的女性朋友都不敢跟她出来买衣服,会被看光。”

    “……”

    心肝忍无可忍,“萧!睿!”

    萧睿仿佛这才注意到她,皱着眉头看她,“你怎么还不走?”

    “啥?!”

    萧睿搂着安暖暖的腰,见心肝要气炸了,他还火上浇油,挑眉笑道,“你不觉得自己很多余吗?电!灯!泡?”

    “擦!萧睿你简直……你这混蛋卸磨杀驴!”

    “怎么还把自己给骂上了!”

    “……”

    心肝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激动之下骂自己是驴。

    丫的。

    她敢肯定,萧睿这厮就是故意报复她,她再待下去非被他气疯不可!

    心肝深呼吸,转身就走。

    走出专柜,不经意回首,就看到那俩人亲亲密密搂搂抱抱……心肝这只单身狗瞬间就酸了。

    这恋爱的酸臭味啊。

    她驾车离开。

    不知不觉,竟然把车开到了康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