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喝着我的酒,打着我的人

    第1570章  喝着我的酒,打着我的人

    次日。

    清晨。

    安暖暖伸个懒腰,美美地从床上醒来。

    “唔……”

    这一觉睡得真香。

    她起床去洗漱,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微微一愣,身上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件衣服,昨天晚上她没洗澡?

    唔!

    好像是!

    她记得她在客厅和萧睿看恐怖片,看完了她也喝得晕晕乎乎了,然后……然后又被萧睿强行拉到他房间聊了会儿天,再然后……再然后她就回房睡觉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

    脑海里冒出几个画面,她努力去抓,那画面却跟入水的鱼尾一样,摆摆尾巴就消失不见了。

    做梦了吧。

    她摇摇头,不再多想。

    刷了牙又洗了个澡,大早上洗澡真舒服啊,脑袋立马就精神了,吹干头发,换好衣服打开房间,看到客厅里的人,安暖暖愣了一下。

    “方特助?”

    “是我!”方伟一脸郁色,他揉揉脸看着安暖暖的眼神无比复杂,“暖暖你醒了啊。”

    “嗯!”安暖暖看了眼时间,才早上七点,“你怎么来这么早,是有什么重要工作吗?”

    “我不是早上来的……”

    “嗯?”

    “昨天晚上十点来的,我一夜没走。”

    “啊?”

    方伟困到眼皮打架,没再解释。

    “萧睿呢?”

    方伟手指颤抖地指了指主卧,就在此时,主卧的房门被打开,萧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安暖暖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珠子差点脱眶而出。

    萧睿这一觉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两只眼跟被人揍了两拳似的,乌青乌青的,他鼻子好像也有点肿胀,脸也肿了,比平时看着大了一整圈。

    安暖暖吸气,“你昨天到底喝了多少水啊,怎么肿成这样……”

    “……”

    萧睿脚步猛然一顿,他抬头,面无表情地用一双熊猫眼看着她,安暖暖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恐怖,不敢上前了,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不知道?”

    “你怎么了我怎么会知道。”

    “……”

    萧睿深呼吸,“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忘了?”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

    萧睿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他指着自己的脸,“你把我打成这样,说忘就忘了?”

    “我,我打的?哈,啊哈哈,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萧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安暖暖的笑容逐渐僵硬,她舔舔嘴唇,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打的?”

    “是!”

    “你确定?”

    “呵!”

    “这,不可能吧。我记得昨天天没黑我就睡了啊……”

    “就不许大半夜的起来发酒疯把我暴打一顿?”

    “……”

    发酒疯?

    还暴打?

    安暖暖直觉地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干的事情,她很少喝酒,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酒品咋样。

    “提醒你一下,昨晚,女侠,小贼!”

    “……”

    嚯!

    安暖暖脑袋里的画面瞬间清晰起来,她记得她好像做了个梦,梦里她是劫富济贫的女侠,还碰到了采花贼,梦里她把采花贼暴打了一顿,然后……然后卖进了青楼。

    那……

    不是梦?

    OMG!

    “看来是想起来了!”萧睿绷着脸,“安暖暖,喝着我的酒,打着我的人,当世第一人,你行,你真行!”

    方伟趁机补刀,“暖暖,你怎么还有暴力倾向啊,你这一暴力不要紧,受苦受难的全是我,我昨晚十点就开车过来给总裁送药,我容易吗我。”

    “……”

    安暖暖心虚极了。

    她干笑着,一步步靠近萧睿,看他眼睛上的乌青,她心虚极了,亏她刚才还想说他眼睛像被人揍了两拳,结果竟然真的是揍的。

    还是她自己揍的。

    她舔舔嘴唇,“你,没事吧?”

    “……”

    萧睿淡淡扫她一眼,“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对,对不起啊!”

    “安暖暖,以后坚决不许喝酒!”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萧睿直接跟方伟说,“找个袋子,把家里但凡带酒精的东西饮料全都带走,包括冰箱里那两盒酒心巧克力!”

    “送我?”

    “全送你!”

    方伟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枉他熬了整整一夜,昨天晚上十点,他接到自家总裁的电话,电话里十万火急,让他赶紧来香溢紫郡这边,他还以为出了什么要紧事,火烧火燎地赶过来,结果就看到自家总裁满脸伤痕的样子,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他怀着无比同情的心给总裁上了药,然后他就准备离开,结果总裁也不知道发了什么晕,竟然让他在房间里汇报工作。

    工作整整汇报了两个小时,十二点的时候他想他终于可以走了吧,结果总裁竟然又跟他拉起家常。

    方伟简直惊悚了。

    他滔滔不绝在主卧里说了一整夜,基本上都是他在说,总裁在听,他说得口干舌燥嗓子冒烟,想去倒杯水喝总裁都不许。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的精神都快崩溃了,就在他撑不住想问总裁他是不是哪里得罪他的时候,总裁看了眼窗外的晨光,突然大发慈悲地让他去客厅睡一会儿。

    哦!

    还让他找块布把客厅的电视挡住。

    绕是方伟在萧睿身边待了五六年,都搞不清他这么做的缘由。

    还好。

    付出是有回报的,总裁家里的酒都是珍品啊,方伟精神一振,赶紧去厨房和酒柜搜索那些酒了!

    “……”

    安暖暖看着方伟把那些果酒一瓶瓶拿出来塞进袋子里,还有些舍不得,舔舔嘴唇小声说,“其实那果酒真的挺好喝的。”

    萧睿眼一瞪,“你还敢说?”

    “不说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认真认错的安暖暖眼睛一瞥,突然看到他手腕上多了个东西,她惊讶,“你手上那是什么……佛珠?”

    萧睿立马把手背到身后,安暖暖眨眨眼,“萧睿,你信佛啊?”

    “……”

    原本是不信的。

    这串檀木佛珠还是别人送他的,被他随手扔到抽屉里,昨天晚上他被安暖暖从房间里打出来,方伟还没到,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串佛珠,赶紧翻出来戴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戴上去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安心多了。

    萧睿看向客厅里的电视。

    电视被一块巨大的防尘布盖得严严实实,他顿时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