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我现在不敢一个人

    第1568章  我现在不敢一个人

    “……”

    萧睿就眼睁睁地看着安暖暖当着他的面,用力甩上了房门。他跨起的脚硬生生地僵在半空,只差那么一小步,门板就能撞歪他的鼻子。

    他回头。

    客厅里那台硕大的电视正对着他,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什么从漆黑的屏幕里爬出来!

    萧睿豁然转头。

    他抱紧怀里的枕头,用力敲门。

    “咚咚咚!”

    “咚咚咚!”他背对着电视,只觉得阴风阵阵,仿佛有一双眼睛正从背后死死盯着他,萧睿完全不敢回头,更加用力地敲门,“安暖暖!安暖暖你赶紧开门!”

    “……”

    房间里丝毫没有动静。

    萧睿脸色惨白,试图扭断门把冲进去,谁知道,他的手刚刚按下。

    “咔——”

    房门开了!

    房间里,安暖暖衣服都没换,八爪章鱼似的趴在床上,睡得香甜……顾不上多想,萧睿飞快地关上了房门。

    客房不大,不过正因为空间小,再加上房间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终于有了一些安全感。

    萧睿想都不想,抱着枕头就挤到了床上。

    “唔……”

    感觉到身边有动静,安暖暖掀开眼皮看了一眼,就看到萧睿放大的脸,就算是在醉酒状态,她也迅速反应,“刷”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警惕地瞪着萧睿,大着舌头问他,“你干嘛,跑,我房间来?”

    萧睿看她脸颊泛红,眼神涣散,眼睛一转,“谁说这是你房间,这是我房间!”

    “你房间?”

    “没错!”

    “……”

    安暖暖茫然地环顾四周,然后气势汹汹的吼他,“胡说,这明明是我房间,你房间,嗝!在隔壁呢!”

    “……”

    不是喝醉了吗!

    怎么一点也不好忽悠。

    安暖暖指着房门,“回你房间去!”

    “……”

    萧睿想到房门一打开就会看到那黑漆漆的屏幕,他狠狠一哆嗦,他抱紧枕头,坚决摇头,“不!安暖暖我跟你说,今天你就是说出一百个花样,我也不可能从这个房间出去。”

    “你不走?”

    “坚决不走!”

    “那我走!”安暖暖脑袋很迷糊,只是紧绷的一根神经告诉她,不能和萧睿共处一室,她学着萧睿的样子,也抱了个枕头,摇摇晃晃地从床上下来,就要往外走。

    “……”

    她一走,他不是又要一个人待在一个空间里?

    萧睿一把抓住她,“不许走!”

    “为毛?”

    萧睿嘴硬,“反正不许走!”

    “……”

    安暖暖歪着头看他,突然她把枕头一扔,双手叉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我知道了,萧睿你在害怕……哈哈,你竟然在害怕啊!嗝……你怕什么?怕鬼?哇哇哇,脸变了,你真的怕鬼啊!艾玛,笑死我了,那电影拍的都是假的啊。嗝!你妈妈是演员啊,你堂哥姬野火嗝……也是演员啊,都是编剧编的,你竟然怕这个……哈哈哈,我终于,终于发现你的弱点了。哈哈!”

    “……”

    萧睿脸色僵硬,他吸口气,干脆痛痛快快的承认,“没错,我就是怕鬼……”

    “哪有鬼啊,这个世界上都是人在装神弄鬼,嗝……没有真正的鬼啊,鬼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人啊!”

    “……”

    萧睿跟她解释不了。

    他固执地拉住她,“反正你不许走,今天晚上必须跟我待在一个房间里,我,我现在一个人不敢睡。”

    安暖暖挠头,“那怎么办?”

    “跟我一起睡。”

    安暖暖喝醉了也知道这个提议不妥当,她瞪大眼,“一起睡?”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萧睿堂堂萧氏集团总裁,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做事,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绝对不会趁你之危的。”

    安暖暖没说话,可那表情摆明了信不过他。

    萧睿有些恼,“我都用人品跟你保证了,你还信不过我?”

    “人品?嗝,你有那玩意儿吗!”

    “你……”

    喝醉的安暖暖胆子也变肥了一些,她把萧睿往外推,“出去,出去……”

    “不走,坚决不走!”

    “你……”

    “今天你就是说破天,我也要跟着你。”

    “……”

    安暖暖推了半天,奈何她手臂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萧睿又人高马大,推了半天人家纹丝不动,反而把她累得够呛。

    她气喘如牛,“累死了……”

    “别挣扎了,赶紧睡吧。”

    “你发誓不会干坏事儿?”

    “你放心,今天晚上就算有贼心也没贼胆!”

    “……’

    安暖暖将信将疑地看着他,看了半天自己脑袋都看晕乎了,她实在太困了,转身又折回了大床,含糊不清的说,“我,就信一次你的人品……”

    说着。

    她腿一软就歪在了大床上,抱了个枕头不到一分钟就进入梦乡,安暖暖睡着的时候很安静,整个人陷在大床里,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于是。

    房间里只剩下萧睿这么一个意识清醒的。

    他不敢关灯,躺在安暖暖身边,却睡不着,一闭眼,脑袋里全都是恐怖画面,他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那画面就越清晰。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任何细微的动静都收入耳中。

    萧睿闭上眼,大脑却控制不住的联想,联想……

    “刷。”

    玻璃没关严实,窗帘被吹得微微动荡,发出细微的声响,萧睿头皮一炸,他迅速睁开眼睛,眼睛在房间里四处搜索了一下,见是窗边的动静,他也不敢去关上玻璃。

    夜幕降临。

    那块玻璃反着光,跟那个电视机屏幕……不!他不要再想那个电视机屏幕了!

    萧睿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恐惧依旧没有任何消退,他的目光落在床上熟睡的安暖暖身上,气不打一处来。

    这死女人拉着他看恐怖片,还给他讲恐怖故事,把他吓得不敢闭眼,她自己倒是睡得香甜!

    萧睿心里极度失衡。

    他躺在她身边,用力把她抱在怀里,她身上暖融融的,抱在怀里莫名就有了些安全感,萧更加用力的抱住她。

    他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安暖暖身上。

    距离太近。

    他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夹杂着果酒的气息,形成了一种特有的香味,她眼睛闭着,纤长卷翘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微微颤动。

    萧睿目光下移。

    她今天穿着一件V领的T恤,露出半截精致的锁骨……萧睿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这会儿他不怕了,就是突然……

    有点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