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恐怖片

    第1566章  恐怖片

    实际上,除了之前被安大庆逼着陪酒,安暖暖真没喝过酒。

    她看这酒漂亮,特意去厨房拿了个透明的玻璃杯,粉红色的酒液倒进去,非常漂亮,她拿着杯子晃了晃,然后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香甜的桃子味,夹杂着丝丝酒气,很香。

    “尝尝看!”

    “……”

    安暖暖凑到唇边尝了一口,酒味很淡,口感是淡淡的苦涩酒味和香甜白桃气味的融合,很奇异的口感。

    “好喝吗?”

    “甜甜的,不像酒。”

    萧睿又喝了口矿泉水,“可惜我现在不能喝酒,要不然倒是能陪着你喝点儿。”

    “你还是忌口吧。”

    “……”

    安暖暖盘腿坐在沙发上,靠在沙发靠背,打开电视找电影看,萧睿家的电视太高档,她操作半天也没找到,萧睿把遥控拿过来,问她,“想看什么,我帮你找。”

    “电影,唔……恐怖片你看不看?”

    “……”

    萧睿挑眉。

    恐怖片好啊,万一她害怕说不定会往他怀里钻,萧睿当即就找出一大堆恐怖片,“想看哪个?”

    安暖暖随意扫了一眼,“午夜凶铃吧。”

    “行!”

    为了让观影效果更好,萧睿按了自动窗帘的按钮,客厅里的窗帘立马紧紧闭合上,整个空间都幽暗了下来。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跟安暖暖肩并肩,方便她害怕的时候依偎,然后他就点了播放。

    安暖暖一点也不怕。

    她学的就是护理,解剖学是她们的必修课,刚开始没接触过尸体,想想都害怕,为了壮胆,她们同宿舍的几个女孩就干脆看恐怖片壮胆。

    这么说吧。

    但凡评价高的恐怖片,她几乎都看过。

    刚开始也害怕,后来直接麻木了,最后她们几个女孩甚至能一边吃零食一边讨论剧情哪里不合理。

    午夜凶铃是她们宿舍播放率最高的,她也是想起另外三个室友了,才随口说看这个。

    她一边小口小口地喝果酒,一边看电影,不知不觉一瓶果酒就见了底。

    安暖暖砸吧砸吧嘴。

    还挺好喝的。

    她穿鞋起身。

    “你干嘛?”她一动,旁边的萧睿突然厉喝一声,吓了安暖暖一跳,“怎么了?”

    “……”

    萧睿家的电视机很大,这会儿电影正播放着恐怖的音效,光线也很阴暗,安暖暖看不清萧睿的脸色,只感觉他好像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才平静的说,“没事,你突然动干嘛?”

    安暖暖晃晃手里的果酒瓶,“空了,再去拿一瓶。”

    “哦!”

    萧睿接着说,“再帮我那瓶水。”

    “哦!”

    安暖暖去厨房拿了东西过来,把矿泉水递给萧睿,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赫然发现他的手凉得跟冰块一样,她一愣,“你冷吗?”

    “空调开太低了。”

    “我去调高点。”

    “别!”萧睿拉住她,“你别动来动去了,赶紧坐下看电影。”

    “哦!”

    安暖暖重新坐到沙发上,这次她换了葡萄味的果酒,紫色的液体倒在玻璃杯里也很好看,她眯着眼尝了一口。

    唔……

    葡萄味的也好好喝。

    “咕嘟咕嘟——”

    旁边是萧睿喝水的声音,安暖暖听着他不停地喝水,有些疑惑,“萧睿,你很渴吗?”

    “我不渴……不对,我是说我很渴。”

    他的声音绷得有些紧,安暖暖靠近他,发现他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她恍然大悟,“萧睿,你,你该不会是在害怕吧?”

    “……”

    萧睿身体僵硬了一秒,嘴硬道,“哈!你胡说什么,就这么普通的电影我会害怕?说白了,电影都是人拍出来的,里面的剧情什么的,全都是假的。明知道是假的有什么好怕的。”

    “嗯,你这样想就对了。”

    “你,不怕?”

    安暖暖摊手,“你都说了,是假的嘛,假的有什么好怕的。”

    “……”

    安暖暖靠在沙发上,喝着酒点评,“其实咱们拍的笔仙也挺好看的,就是咱们不许传扬鬼怪什么的,所以拍摄起来有限制,弄到最后全都是幻想出来的。如果咱们国家放开了拍的话,也能出挺多经典的恐怖片。”

    萧睿呼乱点头,大脑一片空白,压根不知道安暖暖在说什么。

    不知不觉,又是一瓶酒下肚。

    安暖暖有些微醺,她眯眼靠在沙发上,感觉整个人好像飘起来了,四肢无力,浑身都软软的,她本来是正坐着的,慢慢地变成了侧躺,半阖着眼,有些昏昏欲睡。

    “喂!安暖暖你干嘛?”

    “困!”

    萧睿推了她一把,“不许睡!”

    “为什么?”

    “……”

    总不能说是他害怕吧,萧睿看了眼电视屏幕,头一次后悔买尺寸这么大的电视,因为电视屏幕太大,电视里的人物也跟着放大,好像在他面前演绎一样,萧睿的恐惧也跟着无限放大。

    这会儿电影已经接近尾声。

    出现了全剧里最恐怖的画面,只见一个浑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从用指甲抠着水井,慢慢地从井里爬了出来。

    女人的头发很长,遮住整张脸,看不到她的五官,她似乎已经丧失了行走的能力,从水井里爬出来之后,直直地往电视的方向爬来,最后直接穿过电视,扭曲着爬到了电影里的男主人公面前。

    男主角吓得魂飞魄散。

    萧睿也吓得魂飞魄散!

    他听着那恐怖的音效,脸色惨白,非常憎恨自己为什么眼贱非要多看那一眼,他一眼也不敢再看,身体僵硬着闭上眼睛。

    “安暖暖!安暖暖?”

    “唔……”

    萧睿紧紧抓着她的手,感觉她手心温热,他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着她的手不放开,他又晃了两下,“不许睡,听到没有!”

    “好困啊。”

    “是你让我陪你看恐怖片,现在还没看完,你自己先睡了,哪有你这样的,你赶紧起来。”

    “……”

    好像也是哦。

    安暖暖强撑着身体坐起来,她转向电视,电视里已经在播电影的片尾了,她眨眨眼,有些茫然,“这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结束了?

    萧睿睁开眼,看到电影果然已经结束,他白着脸,第一时间冲到按钮旁边,打开了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