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勾引

    萧睿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他和安暖暖已经培养了默契,白天的时候他在沙发上开视频会议工作,她就窝在沙发另一端,拿平板研究那些装修材料。

    小到涂料,大到瓷砖,她拿着一个笔记本认真地把品牌的特点记下来,然后再一个个品牌地做对比。

    偶尔他侧首看她一眼,发现她比他还认真。

    有时候她一忙就是一个上午,等从平板电脑中抬头,转动又疼又酸的脖子时,他还有些心疼,好几次想跟她说,“别这么辛苦了,以后他负责赚钱养家,她负责貌美如花就行”,可每次话到嘴边,看到她那股认真劲,他就又把话吞了回去。

    她从小就独立惯了,说白了不习惯依赖任何人,真让她什么都不干,她肯定不习惯,她也需要一份工作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这一天。

    到了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安暖暖特意起了个大早,陪萧睿去医院复查,萧睿很不想去,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太清楚检查完之后要面临什么。

    不出所料。

    一系列的检查做完之后,主治医生看着检查结果,就准备开口,萧睿不停地给他使眼色,可惜主治医生跟他心灵不相同,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萧先生,你眼睛不太好吗?”

    “……”

    萧睿吸气,“不,我很好!”

    “哦!”医生没当回事,开口说,“伤口恢复得挺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萧睿不死心,“真没事了?要不医生你再瞧瞧?”

    “……”

    医生以为有钱人比较惜命,配合地看了一下伤口,伤口缝了针,这会儿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医生用手捻了捻伤口,问他,“还疼吗?”

    “不疼,但是痒……”

    “痒是很正常的,说明神经在愈合。”医生松手说,“要多吃点高蛋白的食物,忌辛辣,否则伤口愈合不好的话,以后阴天下雨都会痒。”

    闻言,安暖暖比萧睿还紧张,“以后都会这样?”

    “不一定,这个也看个人体质的,总之回去之后伤口还是要多用碘伏消毒,不要动手抓,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谢谢医生!”

    ……

    回去的路上,萧睿伸手时不时地在侧腰上挠两下,安暖暖拍掉他的手,“医生说了,不要动手抓。”

    “他说得好听,痒的人又不是他。”萧睿靠在驾驶座的椅背上,叹气,“安暖暖啊安暖暖,我要留一辈子的后遗症了啊。”

    “……”

    安暖暖听得十分愧疚。

    萧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轻咳一声说,“你也看到了,虽然医生说伤口恢复得挺好,但现在这么个情况,显然还是需要人照顾的。”

    安暖暖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她无语半晌,“我又没说现在就搬走。”

    “嗯,你有继续照顾我的觉悟就好。”

    “……”

    安暖暖顿时怀疑地看着他,“萧睿,你该不会是……”

    萧睿先发制人,“你怀疑我骗你?”

    “……”

    “我看上去有这么无聊?”

    “……”

    “安暖暖你过分了啊,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也是有底线的,为了留住你搞这些小动作,这不是我的作风。你怀疑我,还是怀疑我的人品,我不管,你赶紧跟我道歉!”

    “……”

    安暖暖狐疑地盯着他半晌,见他不依不饶,才打消了怀疑的念头,“好了好了,算我错了。”

    “什么叫算你错了,就是你错了。”

    “行,我错了,我冤枉你了,对不起大哥,行了吗?”

    萧睿冷哼,“这还差不多!”

    “……”

    萧睿发动引擎,驾车回香溢紫郡。

    到家之后,换上鞋子,萧睿就靠在沙发上装柔弱。

    “你咋了?”

    “痒!”

    “别抓!”安暖暖找出药箱,“我给你擦点碘伏。”

    “嗯!”

    萧睿非常配合,侧躺在沙发上,撩起上衣的下摆,露出精壮的侧腰,他皮肤很白,因此侧腰上那一道伤痕就显得格外刺眼。

    安暖暖本来还怀疑他是装的成分居多,看到这伤口,想起当时他毫不犹豫转身把她护在怀里的样子,当即就心软了。

    她拿出棉签和碘伏,小心翼翼地涂抹在他的伤痕处,“好些吗?”

    “嗯!”

    萧睿不着痕迹地把衣服又往上撩了撩,露出他引以为傲的腹肌,他由侧躺改成平躺,方便某人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腹肌,“你多擦两遍。”

    “知道了,你别乱动。”

    “……”

    不解风情的死女人!

    擦好碘伏,上面有一层黄色的药水,安暖暖怕药水把他的衣服弄脏,低头在药水上轻轻吹了两口,让药水干得更快一点。

    萧睿猝不及防,浑身一阵颤栗。

    “你怎么了?”

    “……”

    萧睿吸口气,刚才湿热,痒痒的触觉还在大脑里散不去,萧睿倒抽一口凉气,咬牙说,“安暖暖,你这女人简直……简直要人命!”

    “……”

    安暖暖手里还拿着面前,表情十分无辜。

    萧睿本来想勾引人,结果反被勾引,身体里一股火直冲脑门,他深呼吸好几次才把那股邪火压下去。

    丫的。

    他简直自讨苦吃。

    萧睿不敢再撩,赶紧把衣服下摆拉下来,他拉得严严实实,一点也不敢露了。

    “不擦药了?”

    “不擦了!”他翻个身趴在沙发上,小声嘀咕,“再擦真的要命了。”

    “什么?”

    他声音太小,安暖暖没听到。

    “没事!”萧睿清清嗓子,“我想喝水,去冰箱里给我拿瓶水喝。”

    “哦!”

    萧睿家里常年不做饭,冰箱里全都是各种水,安暖暖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自己拿了一个粉粉的瓶子,瓶子是法文,她一个字也看不懂。她把矿泉水递给萧睿,问他,“这个是什么?”

    “酒!”

    “酒?”安暖暖拿着酒瓶研究,“瓶子挺好看的。”

    萧睿打开瓶子喝了几口冰水,见安暖暖还在研究那瓶酒,他突然来了恶趣味,眉头一挑,笑着说,“这瓶酒可不只是瓶子好看,酒也好喝。”

    “是吗?”

    “果酒,桃子味的,酒精度和啤酒差不多,口感很好,心肝喜欢喝这个,就买了很多放我冰箱一部分。”

    安暖暖被勾起兴趣,“我能不能尝尝?”

    “你会喝酒吗?”

    “看不起谁呢!”

    安暖暖直接找开瓶器打开了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