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我这人不太会说谎

    “……”

    看着看着,心肝的气突然就消了。

    她才忍不住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好像恨不得身边有困难的都伸手帮一把。

    真想维护世界和平啊。

    谢言住的是一个有些年代的旧小区,一共七层的楼梯房,她在楼道入口呆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楼梯上又有了动静,抬头一看,刚进家门没多久的谢言竟然又出来了。

    四目相对。

    心肝尴尬,谢言也有些愣,“萧小姐?”

    “啊……”

    “你跟着我来的?”

    “……”

    心肝更尴尬了,却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也不是故意跟着你,等我反应过来人就在这儿了。”

    谢言扬眉。

    他走到心肝身边站定,他个头高,尽管心肝穿着高跟鞋,也比她高了半个头,站在她面前,竟然还有些压迫感。

    心肝干笑一声,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她赶紧转移话题,“你不是夜班刚下班吗,不好好在家休息还要出门?”

    “嗯,上午有点事情要忙。”

    “哦。”

    心肝眼睛骨碌碌的转,想着找什么理由撤,冷不丁的,突然听到谢言开口,“萧小姐,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不是吗!”谢言说,“加上这次,我们一共见四次面,第一次你跟我要联系方式,第二次第三次都是给我送饭,现在这一次更是跟着我到家……我这人感情上有些迟钝,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想问清楚,萧小姐,你是不是在追我?”

    “……”

    心肝第一次碰到这么直白的人。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错。

    她是对谢言有好感,但是……但是按照她的预想,她要先给谢言释放信号,让谢言知道她对他有意思,然后主动来追求她。

    没办法。

    她就是这么作。

    “萧小姐?”

    心肝干脆破罐子破摔,她问他,“如果是呢?”

    “……”

    谢言似乎有些苦恼,他半天才说,“我这人其实挺没趣的。”

    “我觉得有趣。”

    “……”

    谢言挠挠头,“说实话,其实我碰到过不少追我的女孩子,但是在了解我之后,她们就自动放弃了,我对自己的认知挺清晰的,当朋友还不错,当男朋友的话……估计不太合格。”

    “合格不合格,总要试试才知道。”心肝被激起斗志,“说不定我就是你真命天女呢。”

    “……”

    “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见劝不动她,谢言摊摊手表示无奈,“那……随你吧。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反正已经捅破那张纸了,心肝干脆跟着他,“你不会是为了躲我,所以才故意说有事吧?”

    “那还不至于。”

    “……”

    心肝噎了一下,“你说话一直这么直白不拐弯吗?”

    “真诚对人是对别人起码的尊重。”

    “……”

    钢铁直男!

    出了小区,心肝还跟着他,见他上了一辆公交车,她赶紧也挤上去,她第一次坐公交车,压根不知道怎么操作,见他拿出什么东西在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上晃了一下,她皱眉,看谢言找了个位置坐下,她跟着坐在他旁边。

    司机还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逃票的,他扭头喊了一声,“小姑娘!小姑娘?”

    心肝指着自己,“叫我?”

    “就是你!”司机嚷嚷,“坐车怎么不投币也不刷公交卡?不能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坐免费车吧!”

    “要投币?”

    司机无语,“没坐过公交车吗?”

    心肝诚实的点头,“第一次。”

    司机更无语,“那你平时都是怎么出门的?”

    心肝依旧诚实,“要么家里司机接送,要么就自己开车。”

    “……”

    这回,一车子的人都无语了。

    司机都要气乐了,“小姑娘咱说话归说话,能不吹牛吗?”

    “我……”

    谢言知道她家的条件,也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见她还要说话,赶紧用眼神制止她,他起身又刷了一次公交卡,抱歉的跟全车人说,“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刚进城没见过世面,我替她付钱。”

    切!

    果然是吹牛。

    众人移开目光。

    “……”

    重新坐到心肝身边,见她怒目而视,谢言小声说,“群众普遍仇富,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心肝吸气。

    她忍!

    从第一站到最后一站,马路也从平整变的坑洼,足足坐了一个多小时,心肝自认自己从来不娇气,也不像别的富二代那样养尊处优。可……她从来没坐过公交车,再加上坐的位置比较靠后,一路颠簸下来,她差点把早饭全倒出来。

    下车的时候她脸色发白,两条腿都是软的。

    “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胃里不停翻滚,心肝看了眼周围荒凉的景象,忍着难受问他,“这是哪儿,你来这儿干嘛?”

    “……”

    谢言没说话,默默的走到她面前蹲下。

    “干嘛?”

    “上来,我背你。”

    “……”

    见她没动静,谢言扭头看她,“距离我要去的地方还有一点路程,你不跟我一起去也行,要么你再坐车回去?”

    “不!”

    心肝当即拒绝。

    开玩笑。

    让她再颠一个多小时,她宁可原地爆炸。

    她果断的伏在谢言背上,谢言背着她往前走,路有些崎岖,谢言却好像很熟悉,不需要导航就直接往前走。

    他走的很稳。

    心肝有些惊讶。

    谢言看着瘦,肩膀却比看上去宽阔,而且他体力很好,背着她走了十多分钟,竟然脸不红气不喘。

    她勾住他的脖子,“我很轻吧?”

    “不轻!”他再次实话实说,“有点小重,不过没事儿,我经常锻炼,有劲儿。”

    “……”

    心肝磨牙,“你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我又说错话了?不好意思,我这人不太会说谎。”

    “……”

    心肝想给他的嘴缝上拉链。

    “你怎么不说话,胃里还难受?”

    “不!”心肝翻个白眼,“我是无语凝噎。”

    “抱歉,好多人都说我不太会聊天。”

    何止啊。

    心肝摇摇头,果断不接话了,谢言大概也知道自己说话不讨喜,也不开口了,他背着心肝又走了几分钟,荒凉的地方终于出现了一套大院。

    安暖暖抬头一看。

    谢言竟然把她带到了福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