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你可以把我当女的

    “……”

    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占便宜!

    安暖暖呵呵冷笑了一声,直接抽了张纸巾放在床头桌上,又把胶囊放到纸巾上面,“你爱吃不吃。”

    “你果然不关心我。”

    “你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关心,还指望别人关心你?想太多!”

    “你……”

    “反正吃药和不吃药的区别是多住两天院和少住两天院的区别,你不怕多输两次液,就别吃了,随你。”

    “……”

    萧睿脸很臭,“心肝能亲,为什么我不能。”

    “她是女的。”

    “你搞性别歧视?”

    “……”

    安暖暖差点喷了,“你别无理取闹行吗?”

    “你可以把我当女的。”

    “……”

    他还真说的出口。

    安暖暖呵呵冷笑,“如果你现在挥刀自宫,我能考虑把你当姐妹。”

    萧睿抽口凉气,“你真敢说。”

    “承让承让。”

    “我发现你最近牙尖嘴利很多。”

    安暖暖哼笑,“近墨者黑。”

    “……”

    萧睿果断不说话了。

    他本身就不爱吃药,安暖暖又不肯哄他,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不吃,安暖暖看的头疼又不愿意妥协让他占便宜。

    她算是搞明白了。

    萧睿这个人就是典型的得寸进尺,她今天如果松口让他亲一下,明天他就能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可……

    不吃药也不是个办法。

    安暖暖用一夜时间想了个好办法。

    第二天。

    在谢言下班之前,七点钟,心肝准时准点的出现在病房,虽然是奔着追男人的态度来的,但心肝也没忘了萧睿,给他和安暖暖都带了一份丰盛的早餐。

    两份甜豆浆,还有两屉灌汤包。

    趁萧睿拿毛巾擦脸的功夫,安暖暖用背挡住他的视线,悄悄把提前准备好的胶囊打开,然后把里面的颗粒倒进豆浆,又快速用吸管搅匀。

    “安暖暖!”

    “来了!”

    安暖暖呼吸一紧,赶紧把胶囊的外壳扔进垃圾桶,消灭犯罪证据,一转身,就看到萧睿不满的喊她,“给我刷牙。”

    “知道了!”

    萧睿腰部受伤,暂时不能下床,这两天他洗漱都是安暖暖帮忙,一开始安暖暖也质疑他胳膊是不是真不能动,每当这个时候,萧睿就直接撸起袖子,露出青紫遍布的伤痕,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这种时候,安暖暖都会干笑一声,识趣的闭嘴。

    细心的给萧睿刷了牙,让他漱了口,安暖暖又用湿毛巾把他嘴边的泡沫擦掉,顺便给他用毛巾把脸和手擦了。把洗漱用品收起来之后,她就摇起病床,支起小桌子,把早餐摆到他面前。

    喝了口豆浆,他眉头死死皱起。

    “怎么了?”

    “味道怪怪的。”

    “……”

    嘴巴真叼!

    这么一大份豆浆里只放了两个胶囊的药丸,他竟然也能尝出来,安暖暖眨眨眼,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怪?”

    “好像有点苦。”

    “不能吧。”安暖暖喝了口自己的豆浆,“没有怪味啊,是不是你最近几天输液输的嘴巴苦,所以吃什么都带着苦味?”

    “……”

    萧睿半信半疑。

    他拿起灌汤包尝了一口,“不对!汤包就不苦。”

    “……”

    他眯眼看着安暖暖,“该不会是你动的手脚吧。”

    “呵呵哒。”

    萧睿眼神越发狐疑,他抬抬下巴,“你那杯豆浆拿来我尝尝。”

    “喂,过分了啊,我能往你豆浆里动什么手脚。你该不会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吧。还有啊,我都喝过了,你恶不恶心啊。”

    “我不嫌弃你。”

    “大哥,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喝一口之后我就没办法喝了,是我嫌弃您啊喂!”

    “……”

    萧睿怒,“少废话,赶紧拿来!”

    安暖暖无奈,只好把自己的杯子递过去,萧睿就着她的吸管尝了一口,跟他的一样,微微带着苦味。

    “怎么样,一样的味道吧?”

    “……”

    还真是一样。

    真是他味觉出问题了?

    萧睿把杯子还给她,狐疑的又尝了一口自己的,还是那味儿,他边喝边皱眉,最后实在是嫌弃这个味儿,喝了一半就怎么也不肯喝了。

    安暖暖吃着汤包,暗暗憋笑。

    哈哈!

    还好她聪明,早知道萧睿不好糊弄,特意给自己豆浆里也放了药,唔……虽然只喝了一半,总归聊胜于无吧。

    ……

    另一边。

    心肝到产科把爱心早餐送给谢言,谢言表示感谢之后,又把早餐送给了昨天那个产妇,产妇感动的不行。

    “谢医生,您真是菩萨心肠。您的女朋友跟您一样也是好心人,你们两个站一起真般配,祝你们白头偕老。”

    这话把心肝说的眉开眼笑,连带着对谢言把她的东西送别人也没有怨言了。

    送完饭,谢言就赶人了。

    上了一夜班,谢言的精神头却还不错,他看了眼时间,开始赶人,“萧小姐,我们马上要开始交接工作了。”

    心肝脸一黑,“又赶我走?”

    谢言挠挠头,诚恳的说,“萧小姐,其实你不用来给我送饭,劳神伤财的,而且医院里细菌挺多的,能不来尽量还是别往医院跑了。”

    “……”

    心肝心凉了半截,“你要跟我划清界限?”

    谢言有点懵,“咱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啊。”

    “……”

    擦!

    她真是头一次碰到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为了给他送早饭,她连今天早上的睡眠都牺牲了,他到底知不知道好歹?他这是变相的拒绝她,还是更高级的欲擒故纵?

    心肝有些糟心。

    “萧小姐……”

    “知道了,这就走!”

    本来没睡好就有起床气,心肝不满谢言的态度,直接转身,负气离开。

    她没去萧睿病房,怕萧睿知道情况笑话她。

    离开住院部,在医院门口晃悠着,晃着晃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看到谢言脱掉白大褂,换了一身简单的白衬衣黑长裤。

    他没看到心肝,背着双肩包往外走,应该是下班回家。

    鬼使神差的。

    心肝悄悄跟上他。

    然后……

    心肝就对谢言的“热心肠”有了深刻的认知。

    他确实很热心肠。

    从医院到他租的房子正常走路大概也就十几分钟的距离,而他硬生生的走了半个多小时。

    为什么?

    帮人发了一摞传单。

    扶了两个过马路的老太太。

    经过小区门口花店的时候,还顺道帮老板换了个灯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