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一见钟情了

    “……”

    安暖暖脸色涨红,“我……”

    “我明白!”

    萧睿再次打断她,笑眯眯的说,“你脸皮薄,不好意思当面跟我说,是我不对,结婚这种事情确实应该由我提出来。”

    “你……”

    “你什么都不用管,哪天抽个时间把证件带上,准备好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

    再说下去,他可能现在就下床带她去领证了,安暖暖捂着通红的脸,在他开口之前赶紧说,“我那是故意刺激安大庆的。”

    “我跟你保证,咱们现在领了证,你拿着结婚证去看他,他受的刺激更大。”萧睿挑眉,“要不要试试?”

    安暖暖无奈,“萧睿啊……”

    “就知道你怂!”萧睿本来就是故意逗她,见状耸肩说,“你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萧太太这个位置不知道多少女人虎视眈眈,我拱手把这个位置送给你,你还不屑一顾。身份地位不论,就单凭我这张脸,这个身材,就有无数女人想嫁给我吧。”

    “呵呵——”

    “你冷笑几个意思!”萧睿不爽。

    “没有没有,我是觉得您对您的自我认知特清晰,真的。”

    萧睿毫不留情的揭穿她,“每次你称呼我为‘您’的时候,说的都是场面话。”

    安暖暖装傻,“有吗?”

    “非常有!”

    安暖暖讪笑一声,没说话,内心却松了口气。

    不管咋样。

    不谈感情就好。

    ……

    大雨天最适合睡觉,安暖暖昨天夜里照顾萧睿到半夜,今天又跑了整整一天,下午的时候实在没撑住,睡了一觉。

    她是被饿醒的。

    从陪护的长椅上坐起来,外面的天还在下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咕噜——”

    “饿了?”

    “嗯!”

    萧睿拍拍床头柜上的保温盒,“洗把脸过来吃东西。”

    “……”

    看到饭盒上的饭店名字,安暖暖顿时十分不好意思。

    说好的是她照顾萧睿,结果还要让萧睿给她叫外卖,她赶紧下来把长椅折叠起来,去卫生间洗把脸,等从卫生间走出来,她精神已经恢复了。

    她支起小桌子架在床上,一边把饭盒里的饭菜摆出来,一边和萧睿说,“下次你饿了,不用管我在干什么,想吃什么直接让我出去买,不用自己点外卖。”

    “不是外卖。”萧睿腰上有伤不能起身,安暖暖就把床头摇起来,让他靠的舒服一些,“心肝送来的。”

    “呃?”

    “心肝平生有两大爱好,一个美食,一个美人。”提起心肝,萧睿脸上是难得的温和,“我们十八岁生日之后,我接管了公司,我爸也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她从小就钻研美食,小时候就想开美食店,有了资金之后,她说干就干,接连挖了挺多厨师,开各种各样的美食店。别说,她在这方面真的挺有天赋,从十八岁到现在,林林总总开了二十多家餐馆,很少有赔钱的,单单这些餐厅的收益,她就是个小富婆了。”

    安暖暖表示十分羡慕。

    倒不是羡慕心肝多有钱,是羡慕她能把自己的爱好当事业。

    一个人,只有对一个事物足够热爱,才会在上面下功夫,用心钻研,自然而然,也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了。

    桌子上的菜还冒着热气,而且都是适合病人吃的,比较清淡好消化,安暖暖盛了碗鸡丝粥喂萧睿,萧睿却把勺子接过来,“我自己吃。”

    “你手上不是有伤吗?”

    “这会儿不那么疼了。”萧睿自己喝粥,然后催促她,“你吃你的。”

    “……”

    这是知道她肚子饿,所以才不让她帮忙吧。

    安暖暖心情有些复杂,她不让自己多想,马上转移话题,“饭菜还热着,心肝是刚来不久吗?”

    “嗯,刚走五分钟。”

    “菜还挺多的,她怎么没留下一起吃。”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她生平两大爱好,一是美食,二是美人!”

    “呃……”安暖暖茫然,“所以呢?”

    “找美人去了。”

    “啊?”

    萧睿慢条斯理的喝粥,头也不抬,淡淡的说,“说是对妇产科的一个男医生一见钟情了,带了两个饭盒,现在给人家送温暖去了。”

    妇产科医生!

    谢言?!

    “一见钟情?”

    “她一见钟情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她兴趣来的快,去的也快,经常跟人家一接触,发现别人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就热情消减了,不用搭理她。”

    “……”

    ……

    同一时间。

    心肝出现在产科住院部的医生办公室,谢言虽然年轻,业务能力却很强。康华医院招聘医生从来不看年龄,只看业务能力,所以,谢言虽然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

    心肝敲门的时候,谢言正在吃晚饭。

    听到敲门声,他还以为是哪个产妇的家属,立马扬声,“进来。”

    他的声音清隽有力,和他的人一样。

    唔……

    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心肝笑眯眯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谢医生!”

    “……”

    看到心肝,谢言愣了一下,“你是……”

    “……”

    心肝笑容僵住。

    这才多久?

    二十四小时不到,就把她忘了?

    她摸摸自己的脸,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我长得很大众化?”

    “没有!”谢言已经想起来了,“萧小姐!”

    心肝立马扬起笑容,“是我!”

    “这里是产科住院部,萧小姐来这里干什么?”

    “我弟弟在内科住院,我来给他送晚饭,想着到了饭点,就顺便给你也送一份。”心肝拉了把椅子坐到他对面,刚把保温盒放到他面前,就看到他面前的盒饭,她一愣,“你就吃这个?”

    不能怪她太惊讶。

    因为。

    谢言吃的实在是太寒碜,他面前所谓的盒饭就是一份白米饭,米饭里兑了开水,就变成了一份汤泡饭,饭盒里没有肉就算了,甚至连一根青菜都看不到!

    纯粹的汤泡饭!

    心肝惊了。

    联想到谢言那部老年机,她看他的眼神登时充满了怜爱。

    呜呜呜!

    这孩子太可怜了,怎么能穷成这样。

    心肝当即决定。

    她要拯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