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6章 毕竟咱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医院里。

    安暖暖托腮看着窗外的大雨,有些失神。

    之前。

    她下定决心给妈妈报仇,现在,安大庆入狱了,妈妈的仇也算报了,她却突然没有目标了,甚至不知道之后该做什么。

    “安暖暖?安暖暖!”

    “嗯?”

    “我要喝水!”萧睿不满,“叫了你好多遍了,你要把我渴死?”

    “……”

    安暖暖瞬间回神,赶紧给他倒了杯温水。

    “给!”

    萧睿没动,“我是伤患,喂我喝。”

    “……”

    安暖暖无语,“你伤的是腰又不是手。”

    萧睿立马撸起袖子,暴露出胳膊上的青紫瘀伤,安暖暖噎了一下,认命的坐到床沿,她靠近萧睿,轻轻把水杯凑到他唇边。

    萧睿慢条斯理的喝了两口。

    “好了。”

    “就喝这两口?”

    “我嗓子干,润润喉就行了。”萧睿眉头一挑,“不耐烦?”

    “……”

    安暖暖哪敢不耐烦啊。

    她转身把杯子放到床头,调整了一下他的输液管,重新坐在凳子上发呆。

    “喂!”

    “干嘛?”

    “陪我说说话。”

    安暖暖提不起劲,“说什么?”

    “你心情不好?”

    “没有!”安暖暖垂下眼睛,“就是……突然有些空落落的。”

    “……”

    “萧睿!”

    “说!”

    “我跟你商量个事情。”

    “不行!”

    “……”

    安暖暖无语,“我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不行?”

    萧睿靠在床头轻哼一声,“你脑袋瓜里在想什么,我一眼就能看穿,根本不需要你说出来。”

    “……”

    安暖暖来了兴趣,她转头过来,“行啊,那你说我在想什么。”

    “猜对有奖励?”

    安暖暖不上当,“你先说说看。”

    “你想辞职!”

    “……”

    还真猜对了!

    安暖暖眨眨眼,“不行吗?”

    “不行!”

    “我可以走正常流程。”

    “不行!”

    “其实我总共也没上几天班,请假的时间都快比上班时间多了,你要我这样的秘书也没啥用,与其这样,还不如我辞职,你找个工作能力强的,能给公司创造更多价值。”

    “工作能力强的好找,让我心情愉快的就你一个。”

    “……”

    安暖暖没想到他说的这么直白,脸上微微一红,别开视线小声说,“我只是辞职,又不是跑路。”

    萧睿幽幽叹息,“现实的女人啊,现在不缺钱了,工作也可有可无了。”

    “……”

    安暖暖顿时心虚。

    金律师正在帮她整理财产,她很快就能继承外公外婆和妈妈给她留下的财产了。然而,要不是萧睿,事情进展的也不会这么迅速。

    她这边刚有钱,就提辞职……好像确实不够意思。

    不过,她有自己的想法。

    “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能好好回公司工作。”安暖暖看着他说,“你放心,就算辞职了我肯定也把你照顾到身体恢复。”

    萧睿听出她言外之意,他瞬间绷紧了身体,“你要走?”

    “嗯!”

    他眉眼锋利起来,“去哪儿?”

    “四处走走看看。”安暖暖没注意到他的变化,声音轻的仿佛一吹就散,“这些年来,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去旅行过,等你好了,我打算去趟云南……然后把国内的风景都看一遍。”

    “……”

    萧睿想着齐青的遗愿,嘴唇微微抿起。

    一扭头。

    安暖暖就看到萧睿不悦的脸,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呃……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想法,还没有落实,我肯定要等你伤势完全恢复了才走的。”

    她要完成齐青的遗愿,他根本没有理由阻止。

    只是……

    想到以后他上班再也看不到她,他心里就不爽。

    萧睿吸口气,转移话题,“你家里和公司是怎么打算的?”

    “没什么好打算的。”安暖暖说,“金律师把家里的财产都清点了一遍,安大庆……他确实不是做生意的人,家里能动的财产都被他败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动不了的不动产。除了市里还有两间门面,最值钱的就是我们家那套别墅,我打算把别墅卖了。”

    “卖了?”

    “嗯!”安暖暖说,“这套别墅是外公外婆给我妈的陪嫁房,但其实我妈住的时间并不长,这套房子也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与其在那里放着让人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还不如卖了,眼不见为净。”

    “……”

    “公司方面……我不懂经营公司,室内装修这一块也一窍不通,不过公司是外公外婆留下的,能经营这么多年,全靠他们的心血。我打算接手公司,不过得从头开始学。”

    “我身边有专业人士,到时候让他们教你。”

    “谢谢!”

    安暖暖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毕竟公司是外公外婆辛辛苦苦创立的,她完全没有经验,怕会让外公外婆的心血付之东流。

    “行,我同意你辞职了。”

    “……”

    安暖暖惊讶的看着他。

    他刚才不还坚决反对吗。

    萧睿目光微闪。

    他刚才反对是担心这死女人现在有钱了,而且云城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担心她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他们家的装修公司总部就在云城,也就是说,她的根还在这里,只要公司在,她就不可能跑远了。

    “你……”

    “咳!之前安大庆经营公司的时候,我给他弄了点小麻烦,等会儿让方伟去处理一下,到时候你接管公司的时候也能轻松点。”

    “萧睿,谢谢你。”

    “谢什么,应该的,毕竟咱们是马上就要结婚的人。”

    “啊?”

    萧睿笑眯眯的拿出手机,点了一段音频,手机里立马就传出安暖暖的声音,“这样吧,等将来我和萧睿结婚的时候,如果你还没被枪毙,到时候我会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

    “……”

    这是……

    她今天在看守所故意刺激安大庆时候说的话。

    安暖暖看着萧睿似笑非笑的样子,一张脸“蹭”的一下红透了,“我,我我可以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萧睿笑眯眯的收了手机,“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你说你,迫不及待你就告诉我啊,结婚就领个证的事儿,多简单,等会儿我就陪你去民政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