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一无所有

    “我不滚!”

    安思雨跳脚,大怒道,“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是我家,你凭什么让我滚!我不会走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的。”

    见状。

    刘雪莉眼神有些悲哀,“思雨,别挣扎了,跟我走。”

    “我不!”安思雨抱住沙发,“这就是我家,谁也别想让我离开,谁也没权力让我离开!”

    “果然,人不要脸,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安暖暖冷笑一声,“可惜,就算你脸皮再厚,也要从我家滚出去。你是安大庆的女儿不假,但是你大概忘了,这里……”

    她指着脚下的土地,“是我外公外婆买的房子,现在房产证上还是他们的名字,你是安大庆和刘雪莉的女儿,没有资格继承我外公外婆的房产!”

    “我不管,这就是我家!”

    “呵呵……不到黄河心不死。”安暖暖直接把两份遗嘱摆在她面前,“看完再说这里是不是你家。”

    “……”

    安思雨飞快地看了一眼,看到上面说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安暖暖之后,她双目赤红,抓起遗嘱就撕了个粉碎。

    安暖暖一点也不意外她的举动,只嘲讽说,“不愧是安大庆的女儿,反应跟他一模一样!你以为我会蠢到把原件拿给你?你撕的是复印件,我还有很多。”

    她直接从包包里拿出厚厚一沓的复印件,“你尽管撕,想撕多少撕多少。”

    “我不承认,你这遗嘱是假造的。”

    “是不是假的,会有专业人士坚定,轮不到你质疑。”安暖暖冷冷的看着她,然后目光转到刘雪莉身上,“我外公外婆和我妈妈……他们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警方会调查清楚。但是在此之前,我要求你和你女儿从我家搬出去不过分吧?”

    “……”

    刘雪莉抿着嘴唇,一语不发。

    在安暖暖的眼神下,她直接去了主卧,不到一分钟,她就推出一个行李箱,见状,安暖暖眉头轻轻一挑。

    这么快就拿出了箱子,显然是早就收拾好了的。

    看来刘雪莉比安思雨识时务的多。

    “妈!你干嘛!”安思雨按住行李箱的扶手,大叫起来,“我们不能走,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离开这里,我们就什么都没了。”

    “……”

    刘雪莉却没管她,她弯腰,直接把箱子打开,然后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又把所有的夹层都打开让安暖暖看仔细,等做完这些,她才重新把衣服放进箱子,把拉链拉起来,“我只拿了一些日常换洗的衣服,别的东西都没拿。”

    说着。

    她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到安暖暖面前,见她不动,她解释说,“这是书房里的保险箱钥匙,你爸……他谁都不信,一直把钥匙藏在自己身上,不过我太了解他了,知道他把钥匙藏哪儿。箱子里都是他这些年收藏的值钱东西,他这人挺有危机感,爱收藏一些能保值的东西。他不懂古董,也不会附庸风雅,就收藏了一些金条和珠宝首饰的东西。”

    “……”

    安暖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诧异。

    她回家的次数太少,根本不知道安大庆还有一个保险箱。

    而且……

    看刘雪莉的样子,她显然早就知道事情不妙,打算走人,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偷偷把这些东西带走。

    反正她又不知道。

    显然。

    安思雨也想到了这一层,她当即就疯了,伸手就去抢那把钥匙,“妈!你疯了吗,你这是干嘛,有钱给我不行吗,为什么要把东西给安暖暖,啊?!”

    刘雪莉猜到她会抢,手一缩,就避开了她的动作,她拉住安暖暖的手,把钥匙塞进她手里,安思雨还要去抢,方伟立马挡在她面前,安思雨整个人都崩溃了,红着眼对方伟拳打脚踢,方伟哪会惯着她,眼睛一眯,单手握住她一只手的手腕,用了个巧劲一折,安思雨就成了背对着他的姿势,他又抓住她另一只手,反剪住她的手。

    “啊——放开我,放开我!”

    几个人都没搭理她,刘雪莉也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和安暖暖说,“我知道,在你心里,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承认,我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不管你信不信,当年……是我和安大庆先认识,我们先摆酒结婚的,我赚钱养他,供他上学,我尽心伺候他妈到百年……后来,我也是到了云城之后才知道他和你妈谈恋爱了。我曾经怨恨你妈,觉得是她拆散了我和安大庆,也是她把安大庆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

    “……”

    她似乎想起当年,神色有些伤感,顿了顿,她苦笑一声,“可后来我才想明白,不是她的原因,是安大庆他自己的欲望和野心作祟,所以,就算不是你妈,也还会有别人。你妈……跟我一样,都是他野心的受害人。不管你信不信,这些年来,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没有当着你妈的面揭穿他的真面目。”

    “……”

    “不瞒你,我是过过苦日子的,曾经一度,我也被钱迷住眼过,万幸,我没有变成安大庆那样丧心病狂。保险箱里的东西,是安大庆用你外公外婆的钱买来收藏的,不是我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

    说完。

    她身上的枷锁仿佛瞬间消失,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她握住行李箱的扶手,“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走了。”

    “……”

    安暖暖想起四岁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那天。

    她躲在柜子里被安大庆发现,当时安大庆是动了杀心的,是刘雪莉说她认识一个催眠师,能篡改人的记忆,安大庆才心一软,放过了她。

    不管怎样。

    算她欠她一次。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站在她的立场来看,她的确也是受害者,可……她依旧是事件中的受益人,她绝对不会原谅她。

    安暖暖没拦她。

    她说了。

    刘雪莉是不是共犯,自有警方去调查,她相信法律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坏人。

    “妈!”

    “……”

    刘雪莉脚步顿住,转头看安思雨,“现在妈妈一无所有,你要不要跟妈一起走?”

    “不!”

    刘雪莉眼底闪过失望,她再不犹豫,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