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从我家滚出去

    “我现在不想谈感情。”

    “……”

    方伟想到她妈妈刚刚过世,安大庆这边也还有一堆事儿没有解决干净,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忍不住替萧睿说话,“等你什么时候想谈恋爱了,第一个想到的人一定要是总裁啊。我不是替总裁说话,总之,这个世界上,应该再也找不出比总裁对你更好的人了。”

    安暖暖沉默。

    脑海中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她强迫自己不去想。

    萧睿……

    有钱人都惜命,尤其是他这种顶级豪门,他又这么年轻……却替她挡刀……

    她抿了抿唇,心情复杂。

    ……

    安家别墅。

    车子停下的时候,安暖暖抽离的思绪立马被拉了回来,她打开车门下车,方伟怕她吃亏,也跟着下了车。

    别墅里,人心惶惶。

    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时候安大庆被警察带走,谁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儿。

    安暖暖进去的时候,刘婶马上迎了上来。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家里出大事了。”

    “我知道!”

    这个家,刘婶是唯一给过安暖暖温情的人,安暖暖脚步顿住,“刘婶,您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吧。”

    刘婶一愣,“离开?”

    “嗯!”安暖暖跟她说,“您放心,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会牵连到你们身上的,不过……以后这里不会有人住了,也不需要人伺候了。您和其他人说一声,大家都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吧,工资我会给你们结清的。”

    “……”

    刘婶面色复杂,半天没说话,见状,安暖暖边往里走,边问她,“刘雪莉和安思雨在吗?”

    “在的。”刘婶叹气,“现在就在客厅里呢。”

    ……

    安暖暖进客厅的时候,安思雨正慌乱的抱着刘雪莉哭,“妈!我爸怎么会突然被警方带走,是不是……是不是他害齐青的事情被警方发现了?妈!这件事是他一个人做的,我们俩根本不知情,所以不会连累到我们身上,是不是?”

    “……”

    刘雪莉目光复杂,“思雨,那是你爸!就算从小到大他更疼安一鸣,可不能否认,他对你也疼爱有加。现在他被警察带走,你不说去警局看看他就算了,还担心他会不会连累你!思雨,你有没有良心!”

    “……”

    安思雨被刘雪莉说的满脸涨红,她眼神闪躲,靠在刘雪莉的膝盖上,委屈道,“我担心他有什么用,担心了他也回不来啊。”

    刘雪莉有些失望,她苦笑说,“我还以为你和一鸣不一样……是我错了。我和你爸果然都是失败者,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

    “妈!”

    “对你爸都能这么冷血,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

    安思雨恼羞成怒,她“蹭”的一下从她腿边站起来,怒声说,“妈!您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是!我不孝!我生怕我爸会连累到我们。您呢?您又比我高尚到哪儿去,您给我爸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跟他有夫妻情分?现在您跟我谈良心……这玩意儿您有吗!”

    刘雪莉一直都表现的很冷静,这会儿却被安思雨气的浑身发抖,“原来……一直以来,你是这么想的。”

    “我这么想有错吗!”

    “啪——”

    刘雪莉猛地给了她一巴掌,红着眼怒道,“我告诉你,你可以说我对不起任何人,就是不能说我对不起安大庆。我这辈子全都毁在他手上了,我怎么对他,都是他活该,是他罪有应得!”

    “……”

    安思雨的脸被打的偏过去,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刘雪莉。

    “是!我是对不住他,那也是他先对不起我在先的。你能质疑我们的感情,不能质疑我没有良心!我要是没良心,当年也不会带着你这个拖油瓶,日子最难过的时候也没想过放弃你。我要是没良心,你也不会做这么多年的富贵小姐。什么好处都让你占完了,你现在说我没良心?”

    “……”

    刘雪莉从来没对安思雨发过这么大脾气,安思雨有些害怕,更后悔刚才用那么不堪的词说她,她掩面痛哭,“妈……对不起,我就是太害怕了。”

    刘雪莉似乎有些无力,更多的是失望,“你放心吧,你爸爸做的那些事情,牵连不到你身上。”

    不等安思雨松口气,刘雪莉就继续说,“不过你也别指望以后再过什么富贵生活了。”

    “……”

    安思雨一愣,“什么意思?”

    “你爸的财产怎么来的,我不说你也清楚,现在他被警方带走,你觉得这些财产还能落到咱们母女头上?”

    “怎么不行,凭什么不行!”安思雨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登时尖叫起来,“我爸说了,以后安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家里的房子公司财产全都是留给我的。安暖暖她别想跟我争,她凭什么?”

    “就凭这些财产原本就是齐家的。”

    看了半天戏,安暖暖终于从外面走了进来,安思雨看到她脸色顿时大变,“你来干什么!安暖暖,你就是个扫把星,只要你来,家里一定没有好事!来人,刘婶!刘婶?赶紧把她给我赶出去!”

    刘婶没来。

    所有的佣人都没来。

    “人呢,都死了吗?”

    安暖暖缓步走到她面前,看她慌乱的模样,笑了,“安思雨,这是我家,你想把我赶到哪儿去。”

    “放屁,这是我家,我家!”

    “鸠占鹊巢,占久了就觉得是你的了?你可笑不可笑!”

    “爸爸说了,他的财产都给我……”

    “他自身都难保了,你还指望他保住身外之物?”

    “……”

    安思雨心慌,她知道这次跟以往每次都不一样,她语气软了一些,“我们两个都姓安,都是爸爸的女儿,就算爸爸进了监狱,家里的财产也该有我们两个人平分。安暖暖,我可以大度的分你一半,你现在赶紧从我家滚出去!”

    “呵呵……”

    安思雨恼怒,“你笑什么,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我愿意分你一半已经不错了,按照爸爸的意思,他一个钢镚都不会分给你。”

    “我笑,当然是因为你可笑!”安暖暖眉眼弯弯,“安思雨,你怎么还没认清现实呢,现在这个家里……你们说的都不算,我的话才管用啊。”

    “……”

    “现在,我要求,你和你妈,立马从我家……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