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你的报应来了

    金瀚一直在外面。

    听到安大庆的话,他早就气的浑身发抖,听到安暖暖喊他,他立马冲进来,拎起瘫软在地上的安大庆,一拳就挥了过去。

    “王八蛋!”

    “……”

    安大庆被打的有点懵,他眯眼看着金瀚,觉得有些眼熟,半天终于认了出来,“金瀚?”

    “是我!”金瀚双目通红,“畜生不如的东西,我打死你!”

    金瀚又打了他几拳,狱警才冲过来制止,狱警什么形形色色的罪犯没接触过,但是还是被安大庆刷新了下限,看他嘴角冒血了,他才拉住金瀚,“先生,冷静点!”

    “……”

    对!

    冷静!

    他要冷静!

    他要替安暖暖把属于她的东西,统统夺回来。

    “哈哈!金瀚!你回国了啊,你不是移民国外了嘛!”安大庆又疯癫起来,“哈哈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齐青是吧。当年齐家两个老不死的不就是看中你,想让你和齐青结婚嘛。你们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果呢,齐青只把你当哥哥,对你压根没有男女之情,哈哈,我记得当年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还偷偷去酒吧买醉吧。哈哈哈,安暖暖你说我是输了?你看我输了吗!我赢了!赢了你,赢了金瀚,也赢了人生!”

    “你闭嘴!”

    “我不!哈哈哈,笑死我了,当年你移民国外,你那是移民吗?分明是看我和齐青两个人如胶似漆,你受不了了,所以才灰溜溜的跑了嘛。”

    “我让你闭嘴!”

    “你说齐青落到今天这地步,她怪谁?怪她自己眼瞎,有你这么喜欢她的青梅竹马她不要,非要我这个人渣,哈哈哈,她自己蠢,肯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啊。”

    金瀚忍无可忍。

    他冲上去又去揍安大庆,安大庆手上带着手铐,根本没办法反抗,被动的挨了好几下,狱警再次冲过来拉住他,警告说,“先生,你再这样的话,就只能请你出去了。”

    “……”

    金瀚双目赤红。

    他恨哪。

    当年他就不该出国,如果他不走,早点看清安大庆的真面目,也许齐青就不会惨死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两分钟后。

    双方重新落座。

    安大庆一直嘲讽的看着安暖暖和金瀚,他虽然没说话,可眼神分明在讥讽两人是失败者,直到金瀚拿出遗嘱扔到他面前。

    “什么东西?”

    “齐伯父和伯母的遗嘱。”

    一说话嘴角就疼,安大庆擦掉嘴角的血,“跟我有什么关系。”

    “无关也不会给你看,原本也不需要给你看,是暖暖让我拿过来,我现在明白她的用意了,我们不但要把东西抢回来,还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

    抢?

    安大庆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看到遗嘱之后,他再次破口大骂,“这两个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他们从来没把我当一家人过,从我跟齐青谈恋爱就开始防着我,死了还要摆我一道。哈哈,他们俩立遗嘱有什么用!把财产都给齐青,可惜齐青死了,我是她丈夫,她的遗产还不是我的!我告诉你们,齐家的钱早就改姓安了,你们谁也别想把我们家的钱抢走!”

    金瀚冷笑一声,再次扔出一份遗嘱,“看清楚那些钱改姓了没!”

    “……”

    安大庆看了一眼,脸色微变,他猛地站起来,“放屁!这份遗嘱哪来的,你们弄虚作假!”看到遗嘱上的时间,他咬紧牙关,“不可能,这个时间我们俩感情还好,她怎么可能立遗嘱。”

    “枕边人变不变心,你以为她感觉不到吗?”

    “……”

    安大庆面色狰狞,“刺啦”“刺啦”把所有的遗嘱都撕掉,“假的,全是假的,你们别想抢我东西!”

    金瀚十分冷静,“你撕的是复印件,原件还在我那里,公正过,有法律效应!安大庆,当初齐青在没有意识间,你弄了个所谓的离婚协议,离婚协议书上虽然有她的手印,却没有她的签名。我这里有医院方面开的证明,证明你们离婚期间,她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有意识,只要我把证据提交上去,你那份财产分割协议自然不算数。”

    “……”

    “也就是说,你现在拥有的一切,依旧还是齐家的,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住的那套别墅,写的也是齐伯父和伯母的名字,还有其他的一些不动产……因为没有人配合你过户,所以你才没办法售卖,是吧!”

    “……”

    安大庆双目通红,“休想,你们休想抢走我的钱!”

    安暖暖给了他最后一个暴击,“安思雨解约的违约金还没付吧,我记得是好几百万……安大庆,你妄想侵占齐家的财产让你女儿衣食无忧的过下半辈子?呵呵!想都别想。等会儿我离开就去别墅把她赶出来。从此以后,安思雨不但身无分文,还没有住处,啊……还额外有几百万的违约金,如果支付不起,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安暖暖!”

    见他落于下风,安暖暖终于痛快一些,她知道安大庆的痛处是什么,专门揪着他的痛处说事,“从小疼到大的女儿要凄凄惨惨戚戚了,你以后到地底下就更没脸见祖宗十八代了。你不是最要面子吗,这些年一直给自己立成功人士,痴情的人设……过两天我就找报社,把你的真实面目一五一十的刊登出来……你这种人,就该受人唾弃,被人辱骂!你也别想着你在监狱看不到,你放心,到时候我会托人把报纸带进来让你看个清楚的。”

    “……”

    “还有你老家那边,你那些亲戚朋友不是都以你为荣吗,我会让人把消息传过去,让他们从此以后以你为耻,让你的家族因你蒙羞!”

    “……”

    这行为对安大庆来说堪比剥皮抽筋!

    他终于绷不住怒吼起来,“安暖暖!!”

    “……”

    安暖暖从容的从椅子上起身,她双手撑在桌子上,伏身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厌恶的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安大庆,现在你的报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