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是你害死了你妈

    安大庆果然被气的够呛。

    想到他以后可能在监狱里蹲一辈子,而安暖暖将来一步登天,直接变成豪门富太太,他心里瞬间不平衡了。

    该死的。

    要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他肯定从一开始就好好伺候她,跟她打好关系,这样将来也能混个豪门老丈人当当。

    不过……

    如果他一开始没有让安暖暖去陪男人,没带她去帝宫,她也不能够和萧睿再重逢。

    安大庆越想越恨。

    只要想到安暖暖是因为他的推动,才能和萧睿在一起,他就恨不得掐死她,这个女儿,肯定跟他八字不合,要不然生下来就是来跟他作对的。

    呼吸渐渐不顺畅。

    安大庆阴恻恻的看着她,“你来就是为了刺激我?”

    “当然不是!”

    “呵!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安暖暖神色逐渐冷凝,“我妈……你怎么害死她的!”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安大庆状若疯癫,拍着桌子狂笑起来,“想知道?我就不告诉你。哈哈,除了我没人知道,警方怀疑又怎么样,还不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安暖暖面无表情,“你承认是你害死我妈?”

    “有区别吗!”安大庆冷笑着说,“买凶杀人……故意杀人罪这一项就够我蹲一辈子监狱了吧,如果我没猜错,萧睿肯定会找最好的律师对付我。既然这样,我承认不承认又如何,区别大概就是蹲五十年和蹲一百年!已经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反正破罐子破摔了。”

    安暖暖捏紧拳头。

    “哈哈哈,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受刺激,她是受刺激了。”安大庆果然破罐子破摔,根本不怕别人听到,狂笑着大声说,“我专门找了公共电话亭,录了音,找人拨打你妈的手机,然后把录音放给她听,果然,她一听就受不了了,哈哈,直接就给气死了。”

    “……”

    “你气势汹汹的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死了,哈哈,只有她死了,你才会发疯似地找我报仇啊。哈哈哈,你知不知道我录音的内容是什么?”

    安暖暖眼珠子泛红。

    见状。

    身后的方伟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走过来,“暖暖,他是故意激怒你,你别上他的当,他买凶杀人已经证据确凿,我们没必要跟他浪费口舌,我们走!”

    安暖暖没动。

    “暖暖!”

    “我要听!”安暖暖执拗的坐在那里,背脊挺直,“我要知道我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安大庆生怕她会走似的,倒豆子一样快速说了起来,“其实我也没说什么,哈哈,我就是告诉她,从小到大,我是怎么忽略你,你在这个家是多不受重视。告诉她你从小就住校,同学骂你是没爸妈的孩子,你和同学打架,我知道之后去学校让你跟同学道歉,还让你回家面壁思过。哈哈哈,我还告诉她,你上高中的时候,老师找到我,说你性格孤僻,怀疑你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方伟登时僵住。

    他虽然调查过安暖暖,可没有查到这么细的细节。

    他手一顿,就听到安大庆疯癫的声音,“哈哈哈,你妈不是最在乎你嘛,那我就拼命往她心里捅刀子。我告诉她你小时候在家里过的猪狗不如,你上高中之后我就让你辍学,你不肯,自己跑去打工赚钱挣学费。白天去学校上课,放学之后就去餐厅给人端盘子,因为长的好看,从小到大一直被男同学骚扰。”

    “……”

    “哈哈,这些还只是开胃小菜,我还告诉她,她爸妈也是被我气死的,还有她爸妈留下的公司已经被我造的差不多了,为了拉生意,我让你陪老男人喝酒上床,你不肯。我就用她的医药费威胁你,这一招果然很灵,你老老实实地就去陪酒了,哈哈哈,我还告诉她你陪了好几个不同的老男人,这些事情萧睿还不知情,所以他才把你当宝贝一样供着,如果他知道你这么脏,肯定把你一脚踹了。”

    “……”

    方伟面色微变。

    他去看安暖暖的表情,却见她浑身绷紧,拳头紧握,一副愤怒到极致的样子。

    方伟暗暗心惊。

    “哈哈哈!你妈听到这个,果然就受不了了,我雇的那个人告诉我,她听到这消息之后,呼吸跟牛一样粗重,哈哈,然后不到一分钟,就没动静了。哈哈哈,你说说她,好不容易捡条命,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了,我才刺激她一下,她竟然就挂了,太弱了!哈哈!”

    “……”

    安暖暖忍无可忍。

    她站起来,直冲到安大庆面前,提起拳头,对着他的嘴,一拳头狠狠砸下去,安大庆的嘴立马见了血,安暖暖的手也是一阵剧痛,她仿佛察觉不到,提起他的领子,一拳又一拳,“畜生!人渣!我打死你,打死你!”

    狱警和方伟赶紧拉开她。

    安暖暖疯了一样用脚去踹,安大庆看她发疯,笑的更疯癫了,“哈哈哈,安暖暖,你说是我害死了你妈,其实仔细算算,她是因为你才死的啊。你才是害死你妈的罪魁祸首!哈哈,以后只要你想起你妈,只要你去给她扫墓,你就会想起是你害死了她。安暖暖,你用一辈子忏悔去吧,哈哈哈哈!”

    方伟一个旁观者都忍不住了,他一脚踹中安大庆的心窝,“神经病,你他娘的闭嘴!”

    “……”

    安大庆捂着心口,看着安暖暖,还在哈哈大笑。

    而安暖暖却奇异的冷静了下来。

    “安大庆,最终还是你输了。”

    “输?不!我没输!我赢了!我一个穷小子,享受了几十年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泼天富贵,这些年我锦衣玉食,我花的都是的你们老齐家的钱!我进监狱了又怎样,财产我给我女儿了,有这些财产,我的思雨后半辈子也能衣食无忧,哈哈哈,还是我赢了!”

    “抱歉的很,安思雨……她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你放屁!”

    “不信?”安暖暖冷笑,“金叔叔你进来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