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等我们结婚的时候

    “……”

    安大庆禽兽不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安暖暖早就习以为常。

    她吸吸鼻子,“方特助,谢谢你。”

    “别别别!”方伟可不敢领功,他摆摆手,“是总裁让我去找金律师的。”

    “……”

    安暖暖这才感觉不对,她扭头问萧睿,“你怎么知道金叔叔的存在?还专门去找他?”

    “阿姨说的。”

    “什么?”

    萧睿靠在床头,对她招招手,安暖暖犹豫了一下,从凳子上起身,坐到床沿,刚坐下去,就被萧睿抓住了手,他掌心温热,把她整个手都包在手掌里,安暖暖一愣,心底仿佛也跟手一样,温暖了起来。

    萧睿这才开口,“阿姨醒过来之后没几天,就托我帮忙,让我找金律师。”他眸色微暗,“金律师在国外定居,我的人查了两天才找到他在国外的住址,等找过去之后才发现他已经回国。他太太说他是看到阿姨醒来的新闻回来的,我让人查了航班信息,确认他回了云城。知道他和阿姨是旧识,可能会去祭拜,就让方伟在阿姨墓地那边守着,果然守到他。本来昨天方伟就该带金律师来找我们的,昨天出了意外,就拖到今天。”

    “……”

    安暖暖心情有些复杂,“妈妈……她什么都不告诉我。”

    “她怕你有危险。”

    安暖暖鼻子泛酸,喉头发哽。

    妈妈……

    她一直在保护她啊。

    还有萧睿……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给她做了这么多事情,帮了她这么多忙。

    “萧睿……”

    “谢谢就不用说了。”萧睿摸摸她的头发,“阿姨我没办法帮你救回来,可阿姨留给你的东西,一定要帮你抢回来,安大庆……他不配!”

    ……

    四十分钟后。

    派出所。

    隔着长桌,安暖暖和安大庆再一次碰面了。

    短短几天不见,安大庆看上去像是变了个人,他穿着一身黄马甲,手上带着手铐,胡子拉碴,整个人看着十分憔悴。

    看到安暖暖,安大庆眼神阴冷,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安暖暖,算你命大!”

    “没能如你所愿的去死,真的太抱歉了。”安暖暖太了解安大庆了,这个时候她越是沉着冷静,安大庆就越气急败坏,果然,她话音刚落,安大庆的脸色就狰狞起来,他激动的起身,一旁的狱警见状,眼一横,冷声警告,“安大庆!!”

    “……”

    安大庆不甘的坐下来,他冷冷的盯着安暖暖,咬牙说,“你四岁那年,我就不该听雪莉的,找什么催眠师,当年我就该弄死你!”

    “后悔吧,可惜,后悔也晚了。”

    “……”

    安大庆脸色铁青,“昨天那些人怎么就没弄死你。”

    “让你失望了。”安暖暖笑着说,“我命大啊,狗急跳墙了也没能弄死我。”

    “……”

    安大庆阴着脸,“你找我就是为了来看我笑话的?”

    “是啊。”安暖暖捧着下巴,嘴角扯出笑,眼底却是冷的,“你好不容易落魄了,我当然要来痛打落水狗。”

    “我是你爹,我要是狗,你就是狗杂种。”

    安暖暖眼神微冷,“安大庆,落到现在这步田地,满意了吗?”

    “……”

    安大庆不说话。

    “真可怜,忙活了这大半辈子,你说你图什么,儿子儿子不是你的,女儿,一个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另外一个……你昨晚上被抓到现在,安思雨一次也没来看过你吧。安大庆,你说你活的多失败,青青绿草原在头上一顶就是十八九年,啊……对了,你不是安家的独苗吗,到现在你也没个儿子,按照你这种人的思想,安家算在你手里绝户了。这样的话,你到了地底下,也没脸见你祖宗十八代吧。”

    “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我说的都是事实,闭什么嘴。”安暖暖说,“我以后也不会来看你了,肯定要把所有的话一次性跟你说完啊。”

    “小畜生!”

    “你这种老畜生当然只能生出我这种小畜生。”

    “……”

    安大庆气急攻心,他恨不得冲上去把安暖暖的笑脸打变形,他厉声说,“你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我再不济也享受了几十年的荣华富贵,你呢?哈哈哈!你比我可怜多了,外公外婆死的早,你妈老早变植物人,从小爹不疼娘不在,好不容易老妈醒了吧,醒了没几天又嗝屁了!现在你亲爹也入狱了!哈哈哈,安暖暖,你说你多可怜,你简直是天煞孤星,你身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

    “啊!对了,还有那个萧睿!哈哈哈,听说他受了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安暖暖啊安暖暖,你相信我,萧睿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这人也是眼瞎,竟然看上你这么个倒霉蛋!你也别以为你傍上萧睿就能高枕无忧了,就你这种出身……萧家那种豪门你连门槛都跨不进去。最好的结果大概就是给人家当个见不得光的小三,以后萧睿结婚的时候,你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哈哈哈!”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安暖暖露出手腕上的玉镯,笑眯眯的在安大庆面前晃动。

    “什么鬼?”

    “见面礼!”

    “什么?”

    “萧睿他妈妈给的见面礼啊。”看他脸色大变,安暖暖痛快极了,故意刺激他说,“说来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昨天晚上派人刺杀,我还不知道萧睿能为我做到这个份上。逃走的那些人告诉你了吧,萧睿之所以受伤,是替我挡了刀子啊。”

    安大庆脸色难看。

    “以前我还怀疑他对我就是一时兴起,经过昨晚生死一线,我确定了,他是真的喜欢我,喜欢到愿意为我付出生命的地步。同样,也托你的福,昨天晚上在手术室门口,我见到了他父母,你说奇不奇怪,萧睿明明是因为我身受重伤,他父母竟然一点也不怪我。相反,他们还挺喜欢我,你看,这镯子就是他妈妈送给我的见面礼。”

    “你撒谎!”

    “骗你有意思?”安暖暖用袖子把镯子盖住,“这样吧,等将来我和萧睿结婚的时候,如果你还没被枪毙,到时候我会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

    “……”

    身后。

    方伟默默的把安暖暖的狂放发言录下来。

    点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