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伪装的太好了

    “你外公外婆相继去世的两年后,她突然找到我,说她要立遗嘱。”

    “……”

    “我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说,只说要立遗嘱,把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转到你名下,那时候我意识到她和你父亲的婚姻可能出了问题,可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肯说。她一直都是这样,很骄傲的一个人,尤其是你父亲是她自己选的,所以,就算真的感情不和,她也只会把所有的玻璃渣子往自己肚子里吞。”

    “……”

    “遗嘱立完,公正好了之后,她好像松了一口气。我怕她会想不开,那段时间经常跟她见面……结果,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你们母女俩车祸的消息。听到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联合你妈妈立的遗嘱,我就怀疑这个车祸是不是人为的。我赶到现场的时候,你父亲抱着你妈妈哭的很伤心,交警也认定车祸是意外。”

    “……”

    回忆起往事,金瀚顿了顿,他吸口气,情绪平静下来之后才继续说,“我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你父亲,事发后也暗中调查他,可他平时伪装的太好了,问了你们邻居好友,都说你爸妈是模范夫妻,两个人很少吵架,就是红脸的时候都很少。什么都查不到……再加上,他表现得一点破绽都没有。”

    “……”

    “你和你妈妈车祸之后,我和他在医院里照顾过你们母女几天,他表现的完全像一个失去挚爱的痴情丈夫,知道你妈妈变成植物人,而且一辈子都可能不会醒过来,他也不肯放弃治疗,花重金给她找最好的医生……那几天他吃不下东西,连水都很少喝,几天下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一大圈。包括后来你醒过来之后,他喜极而泣……他的种种表现都太符合常理,我又没找到他的犯罪动机和犯罪证据,逐渐的,我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

    安暖暖捏紧拳头,眼圈泛红,“他一向这么善于伪装。”

    “是啊。”金瀚苦笑一声,“虎毒不食子,你是他唯一的孩子,我心想,当时你也在车上,他就是再怎么狠心,也不可能是他策划了车祸。到底……还是我把他想的太善良了。”

    “他配不上这样美好的词!”

    金瀚把遗嘱递给安暖暖,继续说,“当年……我到底是留了个心眼,没有把你妈立遗嘱的事情告诉他,当时你才四岁,就算说了,他作为你的监护人,那些财产一样落到他手里。万一他知道你妈妈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我担心你会遭遇不测。我心想,等你十八岁之后,我再来公开遗嘱,到时候你也成年了,那些财产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

    “……”

    金瀚又是一声苦笑,“计划赶不上变化,我爸妈移民到了国外,后来他们身体不好,我只能跟着过去照顾他们,再后来……我在国外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然后因为种种原因,我们一家人都移民到了国外。你十八岁的时候,我曾经回来过一次。”

    安暖暖一愣,“我没有见过您。”

    “是的,因为我没有出现在你面前。”金瀚揉揉脸,“我四处打听你们家的情况,知道你爸爸在你妈妈变成植物人不久就又结了婚,组成了新的家庭。当时我很愤怒,你妈妈只是生病,又不是去世,就算是去世,他找新人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我去医院看了你妈妈,她还昏睡着没有醒来,虽然是昏睡状态,但是她被照顾的很好,你爸请了专业的护工,全天二十四小时照顾她。”

    “……”

    “我就想……他还是有些良心的。我又打听了你的情况,知道你在一所重点高中念书,知道你过的很好,我就放心了一些。再后来,我自己也想通了,不能以要求圣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你妈妈昏迷不醒,咱也不能要求他守着她一辈子。找新人……时间早一些或者晚一些,又有什么区别?他结了婚,还愿意支付你妈妈的巨额医药费,已经很难得了。”

    安暖暖冷笑,“他确实用心良苦,一直在营造自己好男人好丈夫的形象,他哪是对我妈情深不寿,分明就是怕我妈没了,我就能理所当然的继承她部分财产了。他花一笔小钱,既维持了自己的人设,又拿到了切实的利益。”

    “是啊……”金瀚苦涩的说,“可惜我当时没有想那么远。当年我父母年纪已经很大了,我回国没几天,就接到我母亲身体急转直下的消息,我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去了国外。我妈被抢救回来,可身体还是很差,需要时刻有人陪在身边,可半年后,她还是过世了。我母亲过世之后,我爸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后来,在我母亲过世后大半年,我父亲也跟着离世了。”

    “……”

    “那两年我的生活一团糟,也没有再回国。”金瀚愧疚的看着安暖暖,“暖暖,叔叔真的很抱歉,叔叔不知道你爸这么丧心病狂……”

    安暖暖捏着遗嘱。

    就算十八岁的时候,金瀚公开了遗嘱又怎么样呢,那时候她才十八,和安大庆的关系如履薄冰,如果安大庆知道有这么一份遗嘱,一定会想办法让她消失的人不知鬼不觉。

    “时间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我原本想,你妈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谁知道,前两天,我在国外,突然接到你妈妈醒来的消息!”

    “……”

    “我很激动,当天就订了回国的机票,可等我回国,你妈妈……她已经不在了。”

    “……”

    相隔太远。

    他消息会滞后再正常不过。

    “我去你妈妈的墓地祭拜,在那里碰到方特助,他确认我身份之后,把我带到附近的酒店,把你们家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我,我这才知道你这些年受了这么多委屈……安大庆这个人渣,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狠下心动手,他连畜生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