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7章 遗嘱

    “我想见他一面!”

    “……”

    萧睿对安大庆这种人渣生理性反感,拧眉说,“你去见他干嘛?”

    “有些问题,我想当面问问他。”

    见萧睿一脸不赞同,她抿唇说,“他现在人都在警察局了,翻不起什么浪花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

    萧睿见她已经下定决心,也不再劝她,只说,“你想见他可以,不过要等一个人。”

    “谁?”

    萧睿没有立马回答她,转而问方伟,“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方伟看了安暖暖一眼,“找到了,知道安大庆进了警局,他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是谁?”

    “一个律师。”

    “哦!”

    安暖暖以为是萧睿请的律师,没放在心上,她在病房里等律师的到来,律师还没等到,等到了来查房的医生,医生检查了萧睿的伤势,看到他被掀起的病服,安暖暖有些吃惊。

    “怎么好这么快!”

    医生一愣,“快?”

    “是啊!”安暖暖也掀起他的病服,把他身上的外伤检查了一遍,越检查越惊讶,见医生眼神困惑,她连忙说,“昨天他身上外伤很严重,又是淤青又是淤紫的,看着特别吓人。这才过了一夜……感觉这些淤痕好像散开了,变淡了很多。”

    总之,看上去没有昨天晚上那么恐怖吓人了。

    医生问她,“昨天有用什么药吗?”

    “有有有!”

    安暖暖赶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支药膏,“昨天用这个药膏把外伤都擦了一遍。”

    药膏上什么字都没有,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

    见状。

    萧睿淡淡的开口,“这是我舅舅特制的药膏,外面买不到。”

    “您舅舅?”

    “你们医院的龙御天大夫。”

    主治医生肃然起敬,忙说,“那就难怪了,龙大夫很擅长研制各种药物,院长经常劝他把这些药批量生产,他嫌麻烦不肯……既然是龙大夫的药,那肯定没问题,有龙大夫在,萧先生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

    “……”

    出什么院!

    他受了伤,他爸妈都没留下照顾他,就是在给他创造机会。他又不傻,伤成这样才换来的独处机会,让他出院?

    想得美!

    医生走后,安暖暖还拿着药膏感慨,“你舅舅真厉害,还会药物研制,就是药量太少了,昨天一支药就用了一大半。”

    她问萧睿,“这药膏你舅舅那里还有吗?”

    当然有!

    萧睿面不改色的说,“你当是大白菜,随处都有?这药膏很珍贵,制作起来也很复杂,就这一支。”

    “那太可惜了。”

    萧睿憋着气,“可惜什么?可惜我不能尽快出院?这样你就不用照顾我了?安暖暖,昨天你自己说的,要对我负责。”他加重语气,“负责到底!”

    “……”

    安暖暖有些莫名奇妙。

    她又没说不负责!

    她只是想让他早点好起来,少遭点罪好吗!

    收起药膏,她小声嘀咕一句,“狗咬吕洞宾……”

    “什么?”

    “没什么!”

    萧睿确实没听清,但也知道她肯定说不出什么好听的,他再三提醒她,“说好了要照顾我到彻底恢复的。”

    “放心吧,管杀也管埋,肯定复杂到底。”

    “……”

    两人斗嘴,一旁的方伟都惊呆了。

    娘唉。

    跟了总裁六年,他第一次知道总裁话竟然这么多,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忍不住感慨。

    爱情啊,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

    一个小时后。

    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人到了病房,男人西装革履,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看上去温和儒雅。

    看到安暖暖,男人有些激动,抓着包包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你……你是暖暖吧?一定是!你跟你妈妈年轻的时候长的真像,比你妈妈年轻的时候长的更漂亮一点。”

    “……”

    安暖暖一愣,“您是?”

    “我是你妈妈的代理律师,我叫金瀚。”

    安暖暖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她和金瀚握了手,金瀚激动的说,“我还是在你小时候见过你,最后一次见你,你好像才三四岁,没想到,一眨眼,你都长这么大了。”

    “……”

    “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金瀚拿掉眼镜,擦了下眼角,他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分文件,递给安暖暖,“你看看。”

    “这是……”

    “你妈妈立的遗嘱。”

    “遗嘱?”

    金瀚点头,“准确的说,是十九年前,你妈妈立的遗嘱。”

    “……”

    安暖暖吸口气,“十九年前……我妈身体好好的,她为什么要立遗嘱?”

    “我也不知道。”金瀚说,“实际上,我父母和你外公外婆的关系很好,我和你妈妈从小就认识,后来她考上云大,我……去了国外留学学法律,等我学成归来,她已经和你爸爸结婚了。那时候我应聘了云城知名的律所,后来没多久,你外公外婆找到我。”

    “……”

    安暖暖有些紧张,她让金瀚坐在沙发上,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到他对面,认真听他说,“你外公外婆不喜欢你父亲,觉得他接近你妈妈目的性太强。他们怕你妈妈上当吃亏,所以找到我,他们立了遗嘱,等他们百年之后,把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你妈妈个人!”

    “这份遗嘱是瞒着你妈妈进行的,后来你外公外婆相继过世,我就拿着遗嘱去找你妈妈,把遗嘱的事情告诉她,你妈妈很吃惊,她那时候和你父亲感情好,觉得你外公外婆完全就是多此一举。她是个没有事业心的人,你外公外婆去世之后,公司就交给你父亲打理……她觉得夫妻一体,财产给她和给安大庆没有区别。”

    “……”

    安暖暖揪心,“之后呢?”

    “我跟她说,老人去世之前就担心她上当受骗,现在两个老人都没了,把所有的财产放到她名下是两个老人最后的遗愿……你妈妈除了跟你父亲结婚这件事之外,她一直是个孝顺的孩子,所以,在我的劝说下,她继承了你外公外婆所有的财产。”

    “……”

    “我原本想,他们会幸福的过一辈子,直到有一天,你妈妈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