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我卖艺不卖身

    “除非你亲我一口!”

    “……”

    安暖暖忍住暴揍他一顿的冲动,耐着性子说,“我说了,我卖艺不卖身!”

    “那就没办法了。”

    “谁说没办法了!”话音落下,安暖暖直接掀开被子,把他的手从被窝里拉出来按在床沿,然后她扭头和护士说,“皮筋!”

    护士一愣,下意识地把皮筋递给她,安暖暖用皮筋绑住萧睿的手腕,迫使他的手握成拳头,头也不回的和护士说,“棉签!”

    “……”

    护士把沾了碘伏的棉签递给她,安暖暖找准位置,三下两下的消了毒,这一次护士不用她说,已经把一次性针头拆封递给她,她调整了针头,快准狠的扎在他手背的静脉上。

    “嘶……”

    “别乱动!”安暖暖瞪他一眼,“乱动鼓包还要扎第二次,你自己看着办吧。”

    “……”

    萧睿咬牙,“狠心的女人!”

    安暖暖用白色医用胶带给他固定针头,闻言头也不抬,冷冷的说,“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

    忘了她是学护理的了!

    失算!

    萧睿没有自虐倾向,既然已经扎上了,他也不动弹了,躺在那儿任凭安暖暖给他调整点滴的速度,一旁的护士如释重负。

    “你先回去吧。”安暖暖跟护士说,“输液进度我盯着,有问题我再按铃。”

    “好的。”

    护士离开病房,安暖暖怕自己睡着,干脆不睡了,她搬了个凳子坐在床沿,低头玩手机,时不时的看一眼输液瓶。

    “喂!”

    “……”

    安暖暖当没听到,不理他。

    “跟你说话呢,怎么不搭理人呢。”

    “你现在需要休息。”

    “头疼,睡不着。”

    “……”

    “宝儿,陪我说说话。”

    安暖暖眼睛都没从手机上挪开,淡淡的说,“我前男友长的超帅,他是标准的白马王子,每个女孩子的梦中情人,翩翩公子温润如玉说的就是他,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明恋暗恋他……也不止女孩子,挺多男孩子也很喜欢他……”

    萧睿脸一黑,“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安暖暖面无表情的看他,“不是你要我陪你说话?”

    “……”

    他不吭声了,安暖暖目光一闪,继续说,“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性格也好的没话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记住我所有的喜好,他知道我爱喝奶茶,每次跟他逛街他都会买我喜欢的口味。我有时候会痛经,他会跟我的舍友打听我的经期,每次那几天前后,他都会用保温杯给我准备一杯姜汁红糖水……”

    “安暖暖!”

    安暖暖眼底笑意一闪,她扬眉,像是挑衅,“还聊吗?”

    萧睿气闷的扭头,“睡觉!”

    “早点睡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安暖暖替他盖好被子,“赶紧睡吧,我守着你。”

    “你不困?”

    “托你的福,你这么一通折腾下来,我现在精神的能去打虎。”

    “……”

    萧睿果断的闭嘴睡觉。

    见状,安暖暖关了房间里的大灯,打开床头的一盏昏黄小灯,让他睡的能舒服一些。萧睿嘴上说不困,身体却很诚实,毕竟刚做完手术身体很虚,再加上身边有让他安心的人,他闭上眼睛躺着,呼吸很快就均匀下来。

    等确定他睡着,安暖暖才放下手机,她把被子拉开一些,免得影响他身体散热,又去打了热水,本来想给他擦身子,想想他身上那么多伤还是不折腾了,最后把毛巾投了几遍,拧的半干,放在他额头上物理降温。

    点滴打了大半瓶的时候,他身上出了一层汗,烫人的体温终于恢复正常。

    安暖暖松口气。

    等两瓶点滴打完,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房间里温度有点低,安暖暖把空调调高了两度,为了防止屋子里太干,又端了两盆水放到空调口。

    做完这些,她眼皮也快睁不开了。

    她打个哈欠,蜷缩在折叠床上睡一会儿……她脑袋里始终绷着一根弦,所以房间里有动静的时候,她马上就醒了过来。

    “吵到你了?”

    “没……”

    安暖暖迷糊了一下,她下意识地翻身坐起来,折叠床太窄,她睡的时间也短,睡眠质量更是谈不上,一觉醒来浑身肌肉都疼,她坐起来揉揉肩膀,看萧睿精神状态不错,她伸手就往他头上探过去,感觉他温度正常才松口气。

    “退烧了。”

    “嗯!”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无比自然,把一旁的方伟都看愣了。

    唔……

    总裁和暖暖看上去好和谐,看来以后真的要多个老板娘了!

    安暖暖这才发现床边站着的方伟,她拢拢头发,不自在的解释,“我……”

    “我知道!”方伟笑眯眯的说,“我听总裁说了,你们遇袭,总裁救了你,所以你才在这里照顾他的,你放心,我没有误会。”

    “呵呵……”

    安暖暖掀被子起身。

    被子?

    她愣了一下,抬头就看到床上萧睿身上的被子还在,看出她的疑惑,萧睿翻个白眼,“我找护士要的,你脑袋大概不够用的,睡觉不知道找床被子?”

    “我是陪护人员,被子枕头是提供给病人的。”

    “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

    安暖暖是受益人,她领他的情,她没跟他顶嘴,默默把被子折好,放到柜子里。

    “暖暖,洗漱用品。”

    “……”

    安暖暖接过袋子看了一眼,发现里面不但有牙膏牙刷毛巾之类的,竟然还有两套崭新的衣服,连内衣都有。

    她脸上倏然一红,“方特助,这些都是你买的?”

    “我哪会买这些!”方伟连忙解释,“是总裁让李米买的,我给总裁送衣服和洗漱用品,就顺带一起送来了。”

    安暖暖吸口气问萧睿,“你跟李米说是买给我的吗?”

    “不然她怎么确定尺寸!”

    “……”

    完了!

    安暖暖扶额。

    李米肯定误会了!

    她拿着袋子,生无可恋的去卫生间洗漱,等从卫生间走出来,就听到方伟和萧睿说,“昨晚保安把那些人送到警局,他们已经招了,是安大庆指使他们去谋害暖暖的,昨天夜里安大庆就被警方带走了,买凶杀人……单这一条,我们的律师就能让他坐穿牢底。”

    “……”

    安暖暖捏紧拳头,她大步走过来,“我想见他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