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除非你亲我一口

    “……”

    安暖暖还是第一次看到把占便宜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人。

    她想都不想,当即拒绝,“不用了!”

    “喂……”

    “你好吵!”安暖暖蒙上眼,直接说,“大哥,现在是凌晨一点半,平时这个点儿,咱们是不是该睡了!”

    “你这话说的,咱们什么时候一起睡过。”

    “……”

    安暖暖忍不住想起那个搞笑的小品,她翻个白眼,“能不曲解我的意思吗?”

    “累了?”

    “废话!身心俱疲。”

    萧睿果然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整个病房就安静了下来,安暖暖身体很累,大脑却很清醒,她发现就算萧睿不吵她,她也睡不着。

    许久。

    她翻了个身。

    “还没睡?”

    “……”

    安暖暖惊讶,“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你是伤患,要多休息。”

    “孤枕难眠。”

    安暖暖无语,“需要我给你找个陪睡的吗?”

    黑暗中,他似乎轻笑了一声,“有现成的干嘛找别人。”

    “抱歉,我卖艺不卖身。”

    “在想什么?”

    安暖暖又翻个身,“没什么。”

    “骗人!”

    “……”

    “想安大庆?”

    “……”

    安暖暖抿唇,沉默下来,萧睿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叹气说,“别难过。”

    “早就猜到了,有什么好难过的。”她冷笑一声,“就是觉得我妈太瞎了,因为一段婚姻,因为一个男人,赔上自己一辈子就算了,还祸及父母女儿,她应该悔的肠子都青了吧。结婚有风险,恋爱需谨慎……这话一点也不错。”

    萧睿觉得她这个想法很危险。

    他沉声说,“你说阿姨眼神不好,我承认。但是你不能以偏概全,像你们家这么极端的现象,毕竟只是极少数,婚姻幸福,爱情美满的多了去了,别的不说,我身边的好多长辈都挺恩爱的。我爸妈从结婚到现在,还跟热恋一样,有时候我都觉得我和心肝还有小星星都是捡来的。还有我二叔二婶,两个人也是经历了很多才走到一起,两个人现在也过的特别幸福。还有我堂哥姬野火,他以前也是个浪子,碰到我堂嫂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两人天天蜜里调油的。”

    安暖暖认真听完,点头说,“挺难得。”

    “哦?”

    “你认识的人应该都挺有钱,有钱还能不花心,很难得。”

    这话萧睿就不爱听了。

    他强撑着翻了个身,面对着安暖暖,“你思想有问题……有钱人也是人,有钱人就不配有真心了?你一直拒绝我,该不会是因为我有钱吧?”

    “我仇富!”

    “……”

    萧睿觉得有必要好好跟她掰扯掰扯,他继续说,“我承认,有钱人比普通人面对的诱惑更多,可是否被诱惑,纯看个人的意志力坚不坚定,这就要看你选人的眼光了。生活中的普通夫妻,你觉得他们平平淡淡就是真,实际上呢?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所以只能将就。没有选择性情况下的忠贞不叫忠贞,选择很多,还只要她(他)一个人,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安暖暖被怼的无话可说。

    她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是非分明,她当即跟他道歉,“对不起!”

    “嗯?”

    “因为你有钱对你有偏见,是我不对。”

    “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不算无药可救。”

    安暖暖躺平,眼睛看着黑暗的天花板,“你身边的人都挺好,三观都挺正的。我身边的人……安大庆有挺多生意伙伴,我见过的也不少。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白手起家,穷的时候妻子不嫌弃,跟他一起打拼,可等有钱了,他们却抛弃糟糠之妻。”

    她幽幽的说,“能和平协议离婚,财产对半分的算有良心的。有一些极恶劣的男人,想离婚又不想把财产分给妻子,要么卑劣的用孩子的抚养权威胁,要么故意把小三小四往家里带,更有甚的,还有人专门找男人勾引自己老婆,然后弄出对方的出轨证据,要挟对方净身出户的……”

    萧睿很快听不下去了,拧眉说,“物以类聚,安大庆自己就不是什么好鸟,他那些所谓的朋友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试图把安暖暖的偏见拉回来,低声说,“你说的那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的水平都是半瓶水。”

    “嗯?”

    “真正的有钱人都注重自身和下一代的教养,你说的那种人是有点小钱,但是又挤不进真正的上流社会,这些人俗称为半瓶水,半瓶水才会乱晃。”

    “……”

    这个说法,也算恰当。

    安暖暖心情莫名好很多,她转身看向萧睿的方向,调侃道,“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比你们家更有钱的人了,你刚才那番话算不算给自己戴高帽?”

    他声音有些弱,“唔……你非要这么说也不是不行。”

    “……”

    安暖暖敏锐的发现他的不对,她翻身坐起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萧睿没说话。

    安暖暖赶紧从床上跳下来,顾不上穿鞋就打开灯,她来到床边,就看到萧睿古铜色的脸颊带着不正常的暗红,就连呼吸也粗重很多。

    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嘶!

    好烫!

    “你发烧了。”

    “哦!”萧睿不舒服的哼哼,“怪不得全身疼呢。”

    “……”

    安暖暖又气又急,“不舒服怎么不早说,你这人……”

    他刚做完手术,发烧有可能是伤口发炎,安暖暖不敢耽搁,赶紧按了护士铃,护士很快赶到,知道萧睿发烧,赶紧去找值班医生。

    值班医生给开了消炎退烧的点滴,护士要扎针,萧睿却不配合,他把手缩进被窝里,“不用输液,很快就能好。”

    “不行,必须赶紧退烧。”

    “……”

    萧睿闭着眼,不动。

    所以……

    他不只是排斥打针吃药,连输液也排斥?

    护士急的不行,又不敢说什么。

    “萧睿!”

    “不扎!”萧睿面无表情,“坚决不扎!”

    “你这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睡一觉就能退烧。”

    “……”

    安暖暖吸气,“最后问你一遍,你扎不扎?”

    “不扎!除非……”

    “除非什么?”

    萧睿这才睁开眼睛,他明明精神不济,却还强撑着精神打趣她,像是料定她不敢一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除非你亲我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