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4章 上来,一起睡

    不值钱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

    她就算再不懂行也看出这玉镯成色非常不过,再说了……堂堂前萧氏集团总裁的太太,大满贯影后,她贴身戴的首饰,会不值钱?

    安暖暖不信!

    她伸手就去摘镯子,却被萧睿按住手,“不行,跟值不值钱没关系,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收,你松手。”

    “你这人怎么这么轴呢。”

    “反正我不能收。”

    萧睿松开手,叹气,“东西是我妈给你的,你不想收可以,改天亲自还给她。”

    “你……”

    “反正我不要。”

    安暖暖头疼,“还给你还给阿姨,不是一回事吗。”

    “差远了。”萧睿说,“我们虽然是母子,但是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她给你东西是你们两个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两个的事儿,让我参合进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

    听着挺有道理,但都是歪理。

    安暖暖还是把镯子褪了下来,见状,萧睿干脆直接闭上眼睛,“你别给我,要不然我不小心摔了,或者不小心弄碎了,那就是你的责任了。”

    “……”

    安暖暖果然顿住,“萧睿,我和阿姨本来就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你就帮帮忙,帮我把东西还回去……”

    “啧!好办!”

    安暖暖以为他同意了,刚要道谢,就听到他说,“等我好了,安排个饭局,到时候你再当面还给她。”

    “……”

    见她不吭声,萧睿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是吧,你不想见我妈?我妈好歹是国民影后,粉丝很多的,多少人想见她一面都没机会,我安排你们见面,你还不乐意啊?”

    “你别胡说。”

    她本人还是林绾绾的粉丝,天知道今天在医院看到她本人她有多激动,要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跟她要签名和合照。

    “那就这么说定了。”

    “……”

    安暖暖算发现了,萧睿就是铁了心的不愿意帮忙。

    她狠狠瞪他一眼,重新把镯子收起来,不搭理他了。

    “喂,你去哪儿?”

    “睡觉!”

    “扣子!”

    “自己扣!”

    “我自己能动就好了。”萧睿眉头一挑,安暖暖直觉他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果然,两秒后就听到他笑眯眯的说,“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身材好不是我的错,想偷看也不是你的错。不过偷看什么的,没有必要。只要你想看,跟我说我一声,别说是腹肌人鱼线……你想看的咱都有。”

    “……”

    忍忍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

    安暖暖深吸一口气,她重新折回来,气的脸色发青,弯腰给他扣上扣子,又报复性的用被子盖到他脖子处。

    “你要闷死我吗,不能因为我说了实话就想杀人灭口吧。”

    安暖暖忍无可忍,“萧睿!”

    “干嘛?”

    “你能不能闭嘴!能不能!”

    萧睿第一次体会到话痨的好处,他微笑,“人长嘴就是为了吃饭说话,我又不是哑巴,你不让我说话,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

    安暖暖黑着脸,转身就走。

    “去哪儿啊,你不会不管我了吧?”

    “……”

    如果可以,她真不想管他了!

    安暖暖当然不会走,她把折叠椅子拖过来,放到床沿展开,然后去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关灯躺在了上面。

    病房里顿时一片漆黑。

    “宝儿?”

    “别叫我小名。”

    “小气。”他小声嘀咕,说是小声,却足以让安暖暖听到,“取名字就是为了让人喊的,怎么还怕人叫名字。觉得自己亏了?你也可以叫我小名,我小名就叫睿睿,你叫句我听听?”

    “……”

    安暖暖干脆不搭理他。

    “宝儿?”

    “……”

    “宝儿?”

    “……”

    “哎呦!”

    安暖暖瞬间弹坐起来,“你怎么了?”

    “好像拉扯到伤口了……”

    “……”

    安暖暖顿时紧张起来,她赶紧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掀开被子对着萧睿缠满纱布的腰上看去,纱布还是那样,她又用手电筒照他的脸,就看到他对她微微一笑,根本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样子。

    安暖暖吸口气,关掉手电筒,重新躺下。

    病房里又陷入黑暗。

    下一秒。

    他勾魂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宝儿?暖暖?安暖暖?小乖乖?”

    “……”

    安暖暖额头青筋暴起,她捏紧拳头,“你能不能闭嘴!”

    “不能。”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无聊,你陪我说说话。”

    “你是病人,需要休息。”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需要人陪聊。”

    “……”

    黑暗中,安暖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半晌,她不知道响起什么,终究还是忍了,“你要聊什么。”

    “我都这么努力了,你什么时候能喜欢我?”

    “……”

    “说话,别装作没听到。”

    “……”

    “不知道。”

    “你前男友就这么好,分手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我这么个极品男人在你身边,还对你这么好,你竟然都不为所动!”

    “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还护着他。”

    “……”

    简直不讲道理!

    安暖暖翻身背对着他,懒得跟他说。

    “喂,说话。”

    “不想说。”

    萧睿侧脸,借着外面的光看她,见她脑袋枕着手臂,就那么蜷缩着躺着,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的,他皱眉,“你就这么睡?被子呢,枕头呢?”

    安暖暖无力吐槽,“这是在医院,又不是酒店,哪能要什么有什么,将就着睡吧。”

    “空调开的低,你要这么睡一夜,明天也不用照顾我了……你生病了我还得找人照顾你。”

    “不会的,从小到大,我身体一直很好。”

    萧睿不乐意了,“你这话我听着怎么那么像在内涵我?”

    “你想多了。”

    “我不管,我是因为你才受伤住院的,你自己也说要对我负责,所以,接下来,在我出院之前,都必须是你亲自照顾我。”

    “所以呢?”

    萧睿拍拍旁边的位置,“上来,一起睡!”

    “什么?”

    “为了防止你冻感冒,我大方的分你一半床和一半被子,不用太感谢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