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给未来儿媳妇的信物

    “……”

    那柔软的触觉像一片羽毛,轻轻扫过他的皮肤,轻柔中带着小心翼翼,有些软,有些痒……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那触感就消失了。

    他本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安暖暖竟然真的亲他了。

    这一刻。

    萧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跳停了半拍。

    像是过了一秒钟,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他听到她的声音,“还疼吗?”

    他下意识地说,“不疼了。”

    说完就开始懊恼。

    该死。

    这么好的机会,他应该跟她说疼,全身都疼啊。

    他喘口气,“能给个机会重新说吗?”

    “我听到了,你说不疼了。”

    “其实还疼。”

    “哪儿疼?”

    “哪儿都疼!”

    “……”

    安暖暖哭笑不得,她擦掉眼泪,故意说,“你这是身体有毛病,得找医生,我让医生给你打止疼针?”

    萧睿噎了一下,“那还是算了。”

    “你怕打针啊?”

    “没有!”

    “看来是真怕。”安暖暖忍着笑说,“你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还怕打针啊,你不会还怕吃药吧?”

    “……”

    “你真怕吃药啊?”

    “闭嘴!”

    安暖暖惊奇不已,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萧睿的弱点,原来他这样的人也有怕的东西啊,而且还是怕打针吃药。

    啧啧啧!

    她突然发现这么个高高在上的大总裁一下子就跌入凡尘了。

    别说。

    有弱点的他还挺可爱的。

    她一边给他擦药,一边转移他的注意力继续问,“你为什么怕打针吃药啊?”

    “都说了我不怕!”

    嘴硬!

    安暖暖好笑,“好吧,那我换个说法,你为什么讨厌打针吃药?”

    他反问,“你喜欢?”

    “我当然不喜欢!不过如果真的生病了,也不排斥,打针吃药是为了让我们恢复健康嘛。”

    “不打针不吃药一样能恢复。”

    “那样速度慢一点嘛。”

    “呵——”

    安暖暖不看也知道他现在肯定是不屑到不行的表情,她手下动作不停,笑着说,“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排斥呢。”

    萧睿沉默。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萧睿突然开口了,“小时候身体不好。”

    “啊?”

    一开口,后面的话就没那么难出口了,萧睿背对着安暖暖,沉声说,“小时候有白血病,挺严重的,身上不能受伤,擦破皮都可能感染,只要受伤,我妈就很紧张……我四岁之前都是跟我妈生活,不知道我爸是谁,那时候我们在M国生活。因为我身体原因,常年离不开药,只要受伤我妈就赶紧送我去医院治疗。”

    “……”

    安暖暖没想到他小时候还有这种经历,她记得她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萧氏集团的小太子了。

    动作微微一顿,就听到他继续说,“就是再小心,也难免会磕磕碰碰,所以住院治疗对我来说是常态。严重的时候我手背上扎的都是针孔,药都是一把一把的往嘴里送。后来为了给我找合适的骨髓移植,我妈才带我从M国回来,然后认识我爸,最后知道心肝跟我是龙凤胎,做了骨髓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也没有排斥,又用了几年时间调养,我身体彻底康复。”

    “……”

    这是萧睿第一次跟人说他过去的经历。

    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以启齿。

    相反。

    他还有点小高兴。

    毕竟。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碰到愿意敞开心扉的人。

    “小时候我和心肝经历了几场绑架,我爸为了让我们俩有自保的本领,也为了让我们强身健体,就跟我舅舅……就是你今天晚上看到的那个满头银发,坐在轮椅里的那个男人。我舅舅的家族……挺古老,医术和武术都很厉害,我爸找他身边的人教我们学功夫,后来我就很少生病了,只是对药物和治疗这种东西,还是生理性的排斥。”

    “……”

    安暖暖舔舔嘴唇,“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让你更了解我。”

    “……”

    擦完药,萧睿重新平躺回来,一番折腾,他又出了一头汗,看她呆呆愣愣的样子,他挑眉,“放心,我不会挟恩求报,你不用担心。”

    “……”

    一盒药膏已经用光,安暖暖把盒子扔进垃圾桶,转移话题,“你做手术的时候,你爸妈和心肝都来了,还有宋院长他们。”

    萧睿身体骤然绷紧。

    没想到……

    他爸妈和安暖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他顿时有些懊恼。

    “我妈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奇怪的话?”

    “没有。”

    “真没有?”

    安暖暖仔细想想,还是摇头,“叔叔阿姨都很好,知道你是因为我受伤,也没有责怪我,相反,他们对我还挺友好的。”

    那当然。

    他太了解他老妈了。

    他好不容易有喜欢的人,这人又是个女孩子,她不知道有多高兴,看到安暖暖,发现她长的这么好看,她肯定更满意。

    没办法。

    她妈就是对美人没有抵抗力。

    至于他爸?

    老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压根不会有别的意见,在老爸看来,他有没有喜欢的人,结不结婚,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是成年人,只要不犯法,可以选择任何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说好听点是尊重他,说直白点,就是懒得管他。

    只要他别妨碍他和老妈秀恩爱撒狗粮就行。

    他不担心他们不喜欢安暖暖,是担心老妈太热情,把人给吓跑了。

    “啊……对了!阿姨给了我一个东西!”

    “什么?”

    安暖暖赶紧把玉镯拿出来,塞进萧睿的手心,看到玉镯,萧睿眼神有些闪烁,“这是我妈给你的?”

    “对!”把东西还给他,安暖暖如释重负,“是阿姨给的,说你们萧家长辈见到晚辈要给见面礼,就把这东西给我了。我看着这镯子应该挺值钱的,没收。阿姨硬是戴在我手上,说我要不收就是不给她面子……还说我真不想要,就把东西还给你,现在还给你。”

    萧睿强忍着掀起嘴角的冲动。

    什么见面礼。

    这玉镯是萧家传给儿媳妇的信物。

    第一次见面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她,老妈这是告诉他,她对安暖暖相当满意。

    萧睿面色如常地把镯子戴在她手腕上。

    “你干嘛?”

    “我妈给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戴着玩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