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继续摸吧

    已经是凌晨一点。

    萧睿还没醒。

    睡着的他没有了往日的锐利,反而因为穿着病服,看上去有些羸弱。

    安暖暖伸手,抚平他的眉心。

    “救命之恩……这次真欠你天大的人情了,这种人情,你让我怎么还啊。”

    “……”

    睡着的萧睿当然不会回答她,安暖暖心里百感交集。看他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叹口气,拿了医院里发的盆,去卫生间接热水。

    端热水重新回到病房,萧睿还闭着眼躺着,安暖暖上前,解开他的病服的扣子,看到他身上的伤,安暖暖抽口凉气。

    他原本古铜色的皮肤上,此刻都是棍子抽打出来的淤青。

    现在淤青散开,看上去格外恐怖。

    安暖暖知道他受伤,却不知道他除了那个刀伤,身上还有这么多外伤。

    她拿着毛巾,几乎无处下手。

    对了!

    医生开的有外涂的药膏。

    安暖暖小心翼翼地用温毛巾在他身上擦了两下,她生怕弄疼了他,没敢用力,擦完之后赶紧打开药膏,看了一下说明之后,她就把药膏挤在指腹上,轻轻擦拭在他受伤的地方。

    肩膀。

    胸口。

    侧腰。

    她指尖温热,他皮肤微凉。

    安暖暖擦的认真,没发现指尖下,他绷紧的身体。

    “……”

    萧睿很想装睡,可根本不行。

    他睁开眼睛,幽幽的叹口气。

    “你醒了?”

    “我只是睡着了,又不是死人,你这么摸我,我怎么会不醒。”

    “……”

    摸?

    安暖暖脸上瞬间通红,“我是在给你擦药。”

    萧睿斜睨她,“你那动作跟摸我有什么区别?”

    “我……”

    “别害羞!”萧睿勾起嘴角,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脸好看,身材也好,你趁我睡着对我起歹念也正常,没事,我不介意。”

    “你闭嘴!”

    “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萧睿叹口气,闭上眼睛,“算了算了,谁让我喜欢你呢,我不跟你计较。你别害羞,就当我睡着了,继续摸吧。”

    继续?

    继续他个大头鬼!

    安暖暖脸上火辣辣的,很想把药膏砸他脸上,可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强撑的精神却透着明显的虚弱,她又默默的忍了。

    算了!

    人家为了她差点命都丢了。

    让他说两句,便宜便宜嘴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低头。

    默默的继续擦药。

    萧睿挑眉,“你竟然不反驳?”

    “谁让你是病人!”

    “呦,做病人还有这好处。”他笑道,“早知道这样,我就多病几次。”

    “……”

    安暖暖手一顿,她抬眼定定的看着他,“别拿自己的身体开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

    萧睿收住笑容。

    安暖暖看着他紫到发黑的伤痕,吸口气,小心翼翼地把药膏擦在上面,感觉到指尖下的皮肤陡然一紧,她赶紧停手,“疼吗?”

    “还行!”

    “……”

    明明就是疼,还嘴硬的不肯承认!

    安暖暖吸口气,动作更小心了,他胸膛处的伤痕不多,更多的在背后,安暖暖很快把胸前的伤抹完药,最后却犯了难。

    她问他,“能翻身吗?”

    “翻身干什么!”萧睿神色不变,调侃道,“前面比后面好看多了,前面有腹肌和人鱼线,后背什么都没有,没什么可看的。”

    “……”

    安暖暖抿唇,“那就是不行了?”

    萧睿眯眼,“安暖暖,给你个忠告,千万不要当着男人的面质疑他不行!”

    “……”

    安暖暖无语至极,“我指的又不是那方面!”

    “哪方面都不行!”

    “……”

    “否则,这个男人会想身体力行的告诉你,他到底行不行!”

    “……”

    安暖暖算发现了。

    他废话这么多,根本就是在转移她的注意力,不想让她去看他背后的伤。她不敢碰他受伤的侧腰,只能站在他脑袋旁边,伸手去拉他的肩膀。

    “干嘛?”

    “配合一下,侧个身。你后背需要擦药。”

    “动不了。”

    “……”

    安暖暖无奈,“萧睿,你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赶紧侧一下我要给你后背擦药,这样才能好的快一点。”

    “啧!无情的女人,就等着我赶紧好,然后不管我这个烂摊子了吧。”

    “……”

    “果然!”萧睿直挺挺的躺着,“我就不侧。”

    “……”

    受伤的他脾气比小孩子还难搞。

    安暖暖只好妥协,“我没有这么想,这样,你让我给你把药擦了,我保证,就算你好了,我也不会不管你,行吗?”

    萧睿看着她,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安暖暖面色诚恳,就差举手发誓了,见状,萧睿这才笑了一下,“我好了也要管我,你果然对我居心不良。”

    “……”

    她忍!

    安暖暖催促他,“赶紧的!”

    “知道了,急什么!”

    萧睿慢吞吞的侧身,他动作很慢,看上去有些艰难,安暖暖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尽管她帮忙,尽管这动作很简单,他还是出了一身汗。

    “……”

    果然是虚弱的行动不方便。

    他受了伤,又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很正常,真不知道他在嘴硬什么。

    “好了。”

    “哦!”

    安暖暖掀开他的病服,看到他的后背,她猛地吸口气。

    他的后背比前胸的伤势更厉害。

    整个后背一片青紫,几乎看不出皮肤原本的样子。

    一秒!

    两秒!

    五秒钟之后……

    萧睿半天等不到安暖暖的动作,正准备询问,突然有几滴灼热的水珠落在他后背,他一愣,下意识转头,头还没转过来,却被安暖暖按住了肩膀。

    “别动!”

    “……”

    片刻之后,药膏就凉凉的落在他的后背。

    萧睿侧躺在床上,神色复杂。

    “你哭了?”

    “没有!”

    “骗人,我刚才都感觉到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跟平常没有区别,“说没有就没有,你怎么这么啰嗦,你话这么多,你家里人不烦你吗!”

    “……”

    有人说他淡漠,有人说他霸道,也有人说他冷血无情。

    可……

    啰嗦?

    话多?

    长这么大,萧睿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吐槽他。

    活久见啊。

    看不到她的神色,萧睿只能安慰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你要真觉得愧疚,那就亲我一口,亲亲说不定就不疼了。”

    下一秒。

    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落在他肩膀。

    萧睿身体陡然僵住。